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燃烧的碳核

燃烧的碳核


   岁月如烟时光老去,一件一件的事随着发生,又慢慢淡去,一代一代的人,也从生老病死中交替。世间万物,都遵循着同样的规律,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只有记忆,会深刻脑海,如同岁月的痕迹,滞留永远。
  一个小炉子,一盆捡来的煤核,让寒冷远离。小炉子熊熊燃烧,映红父亲沧桑的脸,照亮整个简陋的小屋,温暖母亲那被缝衣针扎得伤痕累累的手。
  八十年代初期,我们这里还非常贫穷,生活是很苦的,物资匮乏,日子过得紧巴。我平时穿的衣服,是哥哥穿过的,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件新衣服。蔬菜都是自家菜园里种的,不打药不上化肥,真是纯绿色食品。至于肉类食品,那就很奢侈了,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尝到一点,也从来没有敞开肚子吃过。
  那时候,我们村能够烧得起煤炭的人家,只有三户。支书家,因为他在村里说一不二,全村的人,都怕他,因为和村支书关系不咋的,很多事情就办不了,孩子上学,当兵,油田招工等。王老二在县物资局做炊事员,干了一辈子,最后儿子王老五接班。王老五人特别机灵,人勤快又会说话,被领导赏识,从伙房调到办公室打杂。后来竟然升为物资局材料科主任。王老五家境在全村数一数二的,家里炒肉的香味儿,常常飘满整个村庄。他也是第一个在村里骑自行车的人,支书去公社开会,就会借王老五的自行车,很是威风。
  另一个是万福祥,他从小就喜欢木工活。七六年,供销社修盖营业房。万福祥给支书送去一包烟,结果他就成了一名脱产的木工,跟着师傅给供销社打家具门窗。那时候他才十六七岁,师傅就让他经常去办公室去倒水,问领导一些施工的事情。一来二去,被领导相中,营业房竣工后,万福祥被留在供销社,成为供销社的营业员。再后来,他一路飙升,成为供销社主任。九十年代国有企业转民营的时候,万福祥大发横财,把供销社的物资,场地,营业楼全部卖出,国家的财产被装进他个人腰包。
  村里,再也找不出第四户能够有钱买煤的人。大家都烧庄稼秸秆,或者去盐碱滩砍蒿子,碱蓬棵当做燃料,做饭取暖。遇到烟囱灌风,满屋子都是浓烟,呛得人眼泪鼻涕直流。夏天能将就,做做饭,烧壶开水,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烧不了多少柴禾。但是到了冬天,取暖就不行了,那些柴禾太萱,烧不了多久,柴禾也没有那么多,人们是舍不得敞开烧的。
  胜利油田地调队,在村东安营扎寨后,又成立了农场。平时男人们在油田搞地质勘查,家属们就在农场干活。他们都住在一排排的小平房里,房子前边都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说是小院,其实也就二十多平米。勤快利索的人家,收拾得井井有条,还会有多出来的一小块地种上蔬菜。
  那些大大咧咧的人家,小院里放满乱七八糟的东西,只留出一条过道。那些油田农场的职工,每年冬天就会分到一堆煤炭,供他们取暖。他们自己盘的土砖炉子,烟筒伸出墙外。那些原始的土法制作的煤炉,燃烧不是很充分,所以就会有很多燃烧不好的煤渣。他们是不要的,都倒在小院的门口。我们小孩子就是去捡那些煤渣,回到家里,用玉米芯做引火,点燃那些煤渣取暖。
  
   二
  每天早晨天不亮,我们几个就去农场。因为那里原来就是我们村的土地,因为那里地势低洼,冬天一片白茫茫的盐碱,夏天一片水汪汪的大水洼。在我们万家坊的东边,所以我们都习惯叫那里为东洼。后来低调农场开垦治理,把盐碱滩改造成丰产田。他们那些红砖垒起的砖瓦平房,在我们四周还都是土墙烂屋的村庄前,显得是那么的高档明亮,整齐划一。我们的商河县城,在当时不过如此。我们还是习惯叫那里是东洼,一直延续到今。
  我们去的太早了,天还没有亮,人家都没有起来,我们就坐在那里的幼儿园的转椅上玩。自从低调农场成立后,经过多年的发展,最繁盛的时期,那里拥有三千多人。他们有自己的学校,小医院,商场,甚至后来还修建了电影院。我们就是在那里的幼儿园里玩。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好玩的东西,木马,转椅,小楼梯等。我和海梁胜全都坐在转椅上,小江锁子用力推,那转椅越转越快,然后小江锁子一下就跳上去。我们都很兴奋,只是不敢喊出声。
  只转了一会儿,我就觉得天旋地转,脑子嗡嗡作响,眼睛不敢睁开,胸口发烫,要不是我拼命憋着,肯定会吐出来。我一下从转椅上跌落下来,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因为我觉得大地在旋转,天空也在旋转,我的脑子也在旋转。等了很久,他们几个都拉我起来,可是我还是腿脚不稳,起来接着跌到,如此三番,我才像醉汉,踉踉跄跄向着那些平房走去。
  此时天已大亮,那些工人都陆陆续续打开门,往外倒那些碳灰煤渣和垃圾。我们都抢着去挑拣。那些余烬带着火花。我们用铁丝造成的钩子,扒拉着灰烬中的煤渣。用手指捡起还有热度的煤渣,放进袋子里。海梁太能抢。结果有几块还在燃烧的煤块,点燃了他的袋子。我们都嘻嘻哈哈地笑着,继续捡拾。然后再跑向下一家。一早晨的时间,我们运气好的话,可以捡拾到十多斤煤渣,少的话也能捡四五斤。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家,村距离农场只有一里地,我们很快就能到家。
  村子和农场之间,还有一片盐碱地,长满红色的黄荆菜。我们夏天可以在这里捡到很多鸟蛋。冬天就会在这里玩藏瞎。等我们玩够了,才背着提着那些煤渣回家。
  回到村里,要路过那三家富裕的人家,他们家的烟筒里都冒着浓烟,炉子里呼呼燃烧着炉火,他们有的是煤炭,从来不会为煤炭担心。他们的孩子和我们差不多大。都穿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一次我们路过王老五家,见到王老五的孩子王小八,王小八跑过来和我们说话。这时,他的妈妈走出来,喊他过去,嘴里训着:别离他们太近,才给你买的新衣服,弄脏了看我不打你!
  我们都没有说话,低着头,默默地走回家。我看看自己的衣服,又脏又破,这还是哥哥穿小了的衣服,母亲给我修改的,我穿着很合身。我平时没有觉得自己穿得不好,母亲经常给我洗得很干净。只是冬天衣服不容易干,没有办法。因为那时候都穷,村里大部分孩子都是这样。现在我们的心,被王小八妈妈的话刺伤了,她们瞧不起穷孩子。从此我们再也不和那个孩子玩。
  父亲用一个破铁桶,做了一个小炉子。他用十多根铁条,在铁通下半部穿透,就做成了一个铁篦子。再拿一个大肚子的农药瓶子,放在铁桶中间的篦子上,然后那簸箕盛了攉湿的灰土,倒进瓶子的周围,再用锤子砸实,用小刀仔细地把那些棱角刮平。一个漂亮实用的土制炉子就做成了。父亲拿玉米皮点燃,再放上玉米芯,等火烧旺了,抓一把煤渣放进去,不一会儿屋里便暖和起来。这些煤渣都被烧过,没有了烟,是很好的焦炭。我们的小炉子很节省,白天不真冷不点,点燃烧一晚上,也不过四五斤煤渣。所以我们早晨捡的煤渣,可以供得上家里烧。
  农场的人都很好,他们大部分都是从农村来的,也很节俭。他们有的人家,也会把没有燃烧透的煤炭再过一遍筛子,把石头和杂质捡出来。我们遇到这样的人家,就会很失望,从碳灰中扒拉一番,却只得到几块煤矸石,我们一边骂这家人的小气,一边跑向另一家的灰堆。捡到煤核后,立刻眉开眼笑,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我们的手上黑漆漆的,手指就像五根黑色的小黑棍。我们的脸上也是黑的,一笑就露俩白眼珠。我们互相嘲笑着,打闹着,不知道什么是烦恼,没有艰难困苦的念头。
  
   三
  农场年轻人居多,他们平时很是劳累,晚上就喜欢喝酒打牌。喝醉了就会闹事。有一次,我们几个捡完了煤核,正往回走,到那片盐碱地时,有几个小伙子向我们追来。我们都是小孩,本身就胆小,看到他们边喊边快速跑向我们,吓得我们撒丫子就蹽。可是我们毕竟太小,很快就被他们追上,并抓住我们。把海量都吓哭了。我们战战兢兢地望着他们,不敢说话。有一个小胡子冲我们大喊大叫,问我们跑啥?我说你们追我们就跑。他说看看我们是不是偷东西了。一把夺过我们脏兮兮的化肥袋子,打开看了看,然后捂着鼻子说,太臭了,真让人扫兴!丢下袋子,呼啸一下,带着那几个人扬长而去。
  我们上学后,就再也没有去捡过煤核,我们的日子也逐渐好转,都能买得起煤炭。但我们有时候还会去那个幼儿园玩,那个幼儿园已经扩建成了小学。我们和农场里的几个孩子都成了好朋友。直到现在还联系。他们没有因为我们穷而看不起我们,给我们讲他们老家的山山水水,还有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故事。我们也教会了他们制作弹弓,能打火柴棍的洋火枪,还有比麻杆制作的水枪。我们都玩得昏天黑地的,直到他们的父母喊他们回家吃饭为止。
  九十年代后期,村支书被撤掉,由于以前他平时在村里作威作福,耀武扬威,村民们都敢怒不敢言,现在他下来了,村民们都不愿搭理他。村支书很失落,一个人走哪里,哪里就人去场空,他很郁闷,不久就死了。
  王老五生活质量太高,当了局长后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邀请不断。喝得大肚便便,脑满肠肥。每天醉醺醺,走路晃满整个大街。王老五的头总是扬得很高,眼睛不看地面。结果掉进一个正维修的下水道里,摔破了头,植物人了几年死了。但他儿子王小八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大了也吊儿郎当,成了村里有名的懒汉。
  万福祥在新世纪,官运达到顶峰,坐上了局长的位置。但不久就被双规,成为商河县第一批被打的苍蝇。随着万福祥的被抓,万家访三大家族无一幸免,都逐渐没落。而我们原来贫穷落后的人家,经过艰苦奋斗,不断的努力,都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很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农场和那些油田职工,都早已搬走,不知道去了天南海北。农场里那一排排的砖瓦房,也早已变成了高楼林立的商业区和职业中专校区。农场的地,还有那大片的盐碱滩,也都成了一座座大型的工厂区。再没有以前的一点影子。
  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的生活不断提高,生活的节奏也越来越快,家乡的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那时虽然贫穷落后,可那时候的人们却可以苦中作乐,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在不断进取中,在艰苦耐劳的奋斗下,才会有今天的富足和幸福生活!
   但小时候那段捡煤核的经历,还有童年那些快乐的时光,却时常出现在脑海里。燃烧的炉火,温暖了房屋,温暖了我们的小屋,也温暖着我们的心,让我们永远都会记住,贫穷不可怕,只要坚定信念,不断进取!
燃烧的碳核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回老家,骑行在春风里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