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阵阵,街巷人稀首发

过了秋天,又是冬天。眼下的景致,已至初冬,寒冬。这个冬天,无论多少寒凉,可生活还得继续,还得前行。如此冬天,已有一年、两年,一如三年前的今天,都是疫情闹的。冬雪纷纷冬雪寒,唯有杨柳依岸边。无论封控,还是如今放开,每到冬天,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寒风阵阵,街巷人稀”感。前几天,我到大润发购物,说到购物,也都是些米面粮油,生活必须品的琐事。或许,居家久了,心理烦了,就会徒生一种“想往外走走又怕感染”的情愫。是啊,如之冬日,已然飘了两场白雪,虽然都没有留下积存,但或早已和雨而水,早已不知影踪。正如这阵阵寒意,却仍然徘徊于心。正所谓:“天也寒风,地也寒冬”。我们,时值2022年又一个初冬。
  再过几天就要冬至了。俗语说:“吃了冬至饭,一天长一线”。可是,冬天陷得越深,我就越思念。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没能回上老家。家中还有一个单住的老母亲,她老人家身体还好么?她一个人单过,如果遇到了水、电欠费,没能及时通知我,又找谁可以依靠呢?如果没有及时交上费,是不是寒冷的冬天,会更加寒冷,寒冷的夜会更加漫长。这个不经意的冬天,疫情又一次猛窜,虽然对于年轻体健者影响不大,可对于上了年纪的老者,是不是危险系数更大呢?想到这,我不由得心生恐惧和担心,禁不住又埋怨起这不休不止的疫情来。疫情啊,疫情。人们付出过很多的努力,却仍在艰难前行。努力地把它根除,它却时不时地出来打扰一翻人们的安宁。
  说到疫情,老家那边的疫情还是比较厉害。家属小时候的闺蜜,今天来电话说,她“阳”了,症状比较特殊,浑身酸痛,心里像四个孩子在打架,翻江倒海地难受,差点过去。我也有个打小玩得不错的朋友,这几年因为自己的生意不好,心情上有些落差。而住在他家的外甥也不太懂事,有一次出门办事回来,不小心把车停在了人家的车库位,人家找上门让挪下车,我这朋友就让外甥赶快下去办,还再三叮嘱外甥跟人家道歉。没想到,孩子下去了。到了吃饭点,却还没有回家。我这朋友只好打电话,让孩子赶快回来吃饭。你猜这孩子怎么说?——“管我干啥!”。做舅舅的气不过,就打电话找妹夫好好管教孩子。妹夫把孩子领回家,准备“施家法”管教一翻,可还没碰着孩子,孩子却大声嚷嚷——“邻居们啊,都来看啊!他爹要打他儿啦!”瞧瞧,这都是什么节奏?难道这也是疫情给闹的。还是,孩子还小,得提早加强教育了呢?
  是啊!世上本无事,只是事事都随人。如果,心中无事,那就是地寒人闲。如果心中有事,那就是天寒地冻。居家久了,心中除了惦念远方的亲人。还有自己暂时上不了班,手头的活忙个不停。近几天,人们虽然非必要的邀约,暂缓。有必要的亲情远聚,也因疫情尽其所能暂停。眼下,虽然有些人有些事会心乱如麻,左右难逢圆。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要全力以赴地去完成朋友委托的事情。一个在他看来他的公司马上就能能派上用场的有关某些历史资料的搜集和整理。最近,他新盘下来一家民宿馆急于改造,前后院加起来纵深也有30余亩地。各个房间,房前屋后,如果都要装饰一翻,再衬托以挂墙图识,环境美化等方面,恐怕也是个不小的工程。为了一切美好,这些如果能够居家为之的工作,真值得努力一试。无它,就加点班而已。权作自我充实一下,尽快去做了也罢。
  每当居家久了,工作累了,手头的活忙得小告一段落的时候,甚或中途或深夜稍事休息的时候,我踱着步,也许只是方寸之间,也不由得向窗外的冬天多看几眼。望了望远方,总有希望。有时候,近看皆是斗寸,就连寒冷中忽明忽暗或隐或陷的灯光,也是十分寒冷,透着诡异。但,转念一想,还有远方,还有寒灯射向远方每个角落的温度。每一个家,每一个人,还都有幸福沐浴着的各自远方。守望相助,寒不如初。虽有当下,春将自来。
  前两天,或许有人也会经历一些“因约中断”的往来,比如:有着计划而被更改的事由,有着手头没有完结却在继续的方案设计。的确,一股脑儿袭来,真有一种“外边寒,心中烦”的心情。这种心情是复杂的,无以言表的,让人有一种压抑而又想办法挣脱的冲动。还有一种力量,在萌发,在崩发。但,如果此时,你想发火,想发泄,周围的人也许不会理解。从根本上,这种坏情绪传染,于人于己,没有什么益处。想发无处发,想泄没处泄,这就是憋在心中的结。这些情结,还是自我消化了也罢。
  朋友邀约事,只需记心间。因为对疫情传染的忌惮,没能如期而果的,没能达成心愿的,暂时有挫败的,心理难抑反映到情绪上的。如此种种,建议大家多理解,多宽慰。人与人,谁又知道,他前一秒曾经发生过什么。本来冬天已经寒风割面,莫要再让挫败补刀。否则,会更加锥心骨疼。但,我们只要出于温暖人心一念,就会让周围不经意间温暖融化。世事虽无成,也莫太在意。心有所愿,才会恪守;意有宽慰,才会心宽。
  说到这个冬天的寒冷,我身边仍然充溢着“对疫情初次放开,内心不太适应”的氛围。比如:不放开,有人会埋怨少了自由。放开了,有人又会不理解万一疫情泛滥了,岂不让寒冷的冬天更寒冷。我的理解,这就是人心的复杂性。本来,很难做到“适合到每一个人”的。但是,正是这么一个仍然充斥着疫情的冬天,而我却大声地说,我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有温度的温暖。比如:我大学刚毕业的外甥女,由于她爸妈在新疆工作,孩子一直暂住我家,又因为她去年考研因两分之差,与东北大学失之交臂。今年,她全力以赴复习备考。可正当准备了一年时间,眼看要临考了。就碰上这突如其来的疫情,回家回不了,担心这担心那,好一阵“纠结难受”。当时,原计划由我陪孩子回老家户籍所在地考试的,这样既能看望一下老母亲,也能把孩子的试考了。可是,后来有一个“异地考情”的摸排,孩子不经意给错过了。当时,所报考的地市到老家县城不通车。因此,就只能在报考所在地市租宾馆,花高价进行为期7天的集中隔离。两个人的路费、集中隔离费、日常生活开销等,说实话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且,孩子考毕,也没办法回老家看望一下老母亲。越想越不划算。情急之下,像我这样性格比较温和的人,当时又由于朋友所托之事,还没有眉目,进行得不顺利。心理上就没有压住火,就不自觉向孩子发埋怨——好一番责怪孩子在上边摸排时,没有重视起来,错失了借考机会。当时,真有一种左右为难的味道。既担心旅途中疫情感染,也担心影响孩子考研心情。可是,正当我们犹豫不决、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个朋友,说是上边出了政策,可以在居住地“借考”。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我赶紧让孩子从网上查找实情,当即申请,三四天时间就批下来了。考场,就安排在咱们盘锦田家学校。这下子,真是“省事而又减少风险,省钱而又有利于考研”。感觉特别划算,感觉特别幸福。
  天虽有寒意,心却更温暖。是啊,国家的摊子太大了,可能也会遇到一时照顾不过来的边角。但此次对于考研生“借考”的政策,确实让我佩服得很,国家连这么细的细节,都想到了,精准服务啊!真可谓,“想尽办法,办法想尽”让每一孩子应考尽考,太不容易了。我和孩子打心眼里,真高兴。这寒冷的冬天,疫情虽然无情,人间却温暖如初,温情犹在。国家的体恤和关怀,正是我们的温暖,正是我们的幸福。
  想到这,甭管如意的,不如意的。寒冷的冬天也罢,街巷上的人稀也罢,有些实体店暂时的停歇也罢,有些个体的经营暂时不顺心也罢。凡此种种,我们坚信,在不远的将来,总会有一个美好的期待,总会有一个不期而至的春暖花开。近待花会开,冬至春再来。大疫不过三,清清平复还。这不也是一次历史,已经印证了嘛!
  临末,我满心情致地一下子涌上来,就心情不错地问外甥女一些关于“文学”的问题。比如:“散文诗”和“散文”有什么区别呢?“小小说”跟“小说”又有什么不同呢?再比如:此文的标题,是用“寒冬阵阵,街巷人稀”,还是“寒风阵阵,街巷人稀”呢?或许,外甥女看到我情致不错,她自己也实现了就近考研愿望,心情也不错。她的回答,让我看到了阳光灿烂。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阳光正好,还有如此美好。
寒风阵阵,街巷人稀首发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雪的记忆
下一篇:燕子的春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