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去不复返的三年

2020年一月上旬,已经放了寒假的我和朋友在超市里兼职赚些零花钱,当时在上网浏览中,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这几个字眼,起初并没有很在意这个事情,我还与我的父母说起,而他们也只是一笑带过的说到,哪有这么可怕,别害怕,离我们远着呢,又过了几天,渐渐地发现很多来超市购物的人都戴起了口罩,我收到了很多朋友发来的消息,提到新冠疫情的事情,此时督导也通知我们工作时必须佩戴口罩,这个时候我的心开始慌了起来,事情好像很严重。
  一月二十三日,武汉宣布封城,全国各地的人民好像都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春节当前,大家好像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气当中,看着春晚,吃着团圆饭,喜气洋洋过大年的氛围。当我们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时,却有一架又一架的飞机飞往武汉,这是继2008年汶川地震后全国最大的一次灾难救援行动。看着新闻上播报的逐日递增的确诊人数,死亡病例,让我第一次感受人类的渺小,在病毒的感染下,逝去了无数的生命……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不仅让我感受到了危险离我们很近,也让我感受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之处,让我感受到了活在当下是一种多么幸福的体验。短短几天建立起来的“雷神山,火神山”,有着亿万中国人“云监工”,见证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二月,受新冠疫情影响,乌鲁木齐也封了,这是我第一次放这么长的寒假,也是我第一次上网课,在家中感受时光流逝的感觉真的不好受,看着日益增长的确诊人数,我的内心有害怕也有一丝不适宜的开心,我的脑海闪过一个问题,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会不会一直不用去学校上课了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之下,武汉过关了,第一波的高潮到此为止了,我们也迎来了开学,一切似乎恢复了正轨,但是我们脸上多了口罩,在学校上课需要戴口罩,在外面需要戴口罩,口罩成为了我们生活的必需品,大家都从不适应慢慢变得适应了,不能聚集,不能趁着放假去外面玩了,我们的生活好像上了枷锁。
  时间流逝,在我高中生涯的后两年,持续不断的疫情,出门戴口罩,做核酸,行程码健康码,也成了出行的必备,2021年7月,《中国医生》上映了,我和我的好朋友们去看了这个电影,又让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当时严峻的场景,人民的慌乱,国家的保护,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尤其是在影片结尾钟南山爷爷说的,“武汉本来就是座英雄城市”,让我感触更深,这一切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结束呢。
  2022年6月,疫情的第三年,我也迎来了人生第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高考。高考结束过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也变得迷茫了很多,本来想着能和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我们好像被困在疫情当中,这个假期,能做的事情好像并不多,好景不长,乌鲁木齐又受疫情的影响开始封城,8月,9月这次封锁的时间格外的长,我连去学校的机会都没有,开始在家上网课,10月,11月,乌鲁木齐封了百天,比当初武汉要久很多,网上流传了很多负面新闻,因为封锁得不到药物,因为封锁长时间的居家,因为封锁而造成的火灾,就在乌鲁木齐,生命被大火带走,足足好几个小时才把火灭了,关于网上的言论我不做评价,受疫情影响人们的生活陷入了沼泽之中。
  12月,乌鲁木齐迎来了久违的解封,生活好像恢复了正常,我在外地上学的朋友已经忙碌了3个月,我也在家中上了3个月网课。
  2022年12月7日,国务院下发通知,取消全域的核酸检测,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核酸报告以及行程码,也不再开展落地检。13号,国务院又下发通知,行程卡将关闭,我在外地的朋友也一路无阻的回到了家乡,长达三年的疫情好像在这一刻宣布结束了,我们真的自由了吗?我好像愣住了,可能是因为我的青春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看到网上各种各样的评论,或许以后的大学生活是自由的,想飞哪就去了,疫情期间的非必要不出校,非必要不出省,在这一刻宣布结束,或许我能随时去见我想见的人,又或许现在我也没有了想见的人,想去的地方。
  一疫三年,浪费了很多时光,疫情就像乌云遮住了天,但阳光终究会透过云层照亮温暖我们。疫情让我明白要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哪怕是平平淡淡的过着,简单而幸福。阳光那么好,何必自寻烦恼。
  致一去不复返的三年。
“疫”去不复返的三年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