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下的一缕碧波

万道霞光,从巍峨的城门上洒落下来,照耀在河面上,河水碧波荡漾,泛着五彩的波光。波光中倒映着城门、石桥、高楼,还有岸边的树木。一只白天鹅,翘首在波光中嬉水,一艘小船,在波光中漂泊着。
  我站在堤岸上,沐浴在霞光中,沉浸在旖旎的风光里,享受着闲适的恬淡,心情格外舒畅。一年多来,我天天面对着悠悠的河水,在护城河堤岸上晨练。
  晨练结束,我沿河堤拾阶而上,左边是满目苍翠,鲜花绽放的环城公园。右边是西门,就是安定门,灰色的古砖古瓦,高大的城门,在霞光中巍然挺立着。城门前的白石桥,是安定桥。行人与车辆,走过安定桥,从两侧的城门洞里穿梭而过。
  走出城门,就走进了城里。在城墙里住的人,就是城里人,我住在城墙外面,自然就是城外人了。小时候,父母带我们坐8路公交车,过安定桥,从西门出城到钟楼、到东大街闲逛,或是去住在东窑坊的姑妈家,我们城外的人,把这称为进城。
  那时的护城河,河水干涸浑浊,下雨天涨水,河水像黄泥汤似的浑浊。夏天坐公交车时,能嗅到刺鼻的臭气,我从没有去过城河边。父母说,城河边有水怪呢,也听到街坊吓唬孩子,再不听话,就把你扔到城河边,让水怪吃了去。还听他们议论,谁到城河边掉河里淹死了,谁跳城河了,每每听到这些,我都心生恐惧。
  恐惧归恐惧,我还是对护城河充满了好奇,想到河边看水怪,却苦于没有机会,进城都是坐车,护城河总是在窗外的桥下一闪而过。
  十一岁那年,暑假的一天,我对父亲说,想一个人去看姑妈。父亲开始是不同意的,架不住我的软磨硬磨,当他问过我到姑妈家如何坐车,坐几站,在哪儿倒车,在哪儿下车后,就对母亲说,让她去,也锻炼锻炼。
  那晚我很兴奋,一夜都没怎么睡。第二天清晨,我坐8路公交车,经过护城河出西门来到钟楼,在钟楼倒车后,顺利走进了姑妈家。姑妈很惊奇,拉着我的手说,芳芳长大了,竟敢一个人来看姑妈了,真了不起。然后放开我的手,去端吃的喝的给我,又忙着去做中午饭。
  下午三点,我告别姑妈,乘公交车到钟楼。在钟楼下车后,我没去坐8路车,而是步行回家,想趁机去看护城河。
  我边走边看,两个小时才到西门。走出城门,我激动地来到安定桥上,举目向下望去,浑浊的河水,在汩汩地流淌。我又绕到桥下,想到河边去,可河堤上拉着铁丝网,无法走过去。倾斜的河沿上布满了杂草,杂草间的铁管正哗哗地向河里排污水,哪有水怪啊?
  那晚天黑才到家,一进门,妈妈劈头盖脸就训我,这么晚回来,让人着急不?你爹爹往车站跑了好几趟去接你,现在还在车站呢!说着扬起手要打我。这时候父亲走进门说,别打孩子!回来就行了。然后问我,怎么没见你下车?我低着头说,从钟楼走回来的。父亲说,你这个傻孩子,那么远走回来,累不累啊?你看,你看,衣服都湿透了!
  妈妈又过来问,你走回来的?去城河边了吗?我在河堤上看了看,拉着铁丝网,就走不到城河边。妈妈揪着我的耳朵说,你可真胆大啊!从那以后,父母再不让我进城,我也再没去过护城河。
  护城河的前身是壕沟,是唐朝末年,为保护皇城,沿城墙挖的一圈壕沟。挖好壕沟,在城门处建一活动吊桥,可供人马出入。敌人攻城时,关闭城门,把吊桥拉起来,弓箭手上到城墙上,阻止敌人的进攻。进攻者冲过壕沟,才能到达城墙边上,搭上长梯爬上城墙,才能进入到城里。残忍的厮杀,往往一场战斗下来,壕沟里死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宋朝大中祥符七年,为解决城里人的吃水,知府陈尧咨上奏朝廷,凿通了龙首渠的西渠,把浐河水引进壕沟,供百姓饮用,使护城壕沟变成了护城河。
  朱元璋建明朝时,深知长安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将次子朱樉封为秦王,让他重新筑城。秦王用了八年时间,加固长安城墙,拓宽护城河。六百多年来,无论朝代如何更迭,护城河却一直保持着它的原貌。
  新中国成立后,护城河担负起西安的防洪与雨水调配任务。可随着河道老化,树木老化,河堤下移,护城河走入了暮年。
  我结婚以后,一到节假日,就和夫君进城去逛街,坐车过护城河出西门,到钟楼下车,然后步行去东大东街、北大街、南大街挨个地逛。儿子出生后,我们把他抱上或扛上去逛街。那时候,个体小厂遍地都是,一些小造纸厂、小电镀厂都将污水排入护城河中,严重污染了河水,车过安定桥时,臭味直冲鼻翼,路人都掩鼻而过。桥下汩汩流淌的河水,像一位耄耋老人,一声接一声地叹息,人老了,不中用了,也遭人嫌弃了。
  护城河的哀叹,仿佛政府听到了似的,决定对其清淤。古老的城墙下,红旗在堤岸上飘扬,生龙活虎的解放军战士们,站在齐腰的淤泥里,忍受着熏人的臭气在铲淤泥、推小车送淤泥,脸上,手上都沾着淤泥,像花脸猫似的。秋风瑟瑟,我穿着薄棉衣还感觉冷,他们身着单衣,头上还冒着热气。
  三次清淤,拓宽了河道,改善了护城河的水质,使河水变得清澈明亮,臭味消失了。可到了下雨天,雨水把河堤上的泥水冲进河道,河水又变浑浊了。
  为了彻底解决问题,政府下大力气,制定方案,对朱雀门至西门的护城河河堤、河岸与河道进行了改造。改造以后,雨水不再流入护城河,还修建了环城公园,河堤上绿树葱茏,花团锦簇,河岸上人来人往,跑步的,遛弯的,还有在河里划船的,造就了一幅古老城墙下碧水绿岸的奇特美景。
  这幅美景,虽比不上江南小桥流水的秀雅,却也是巍峨雄浑的大美。
  一年前,我开始到西门晨练。每日清晨,在晨曦微露中,我从安定桥拾阶而下,来到护城河边,面对着汩汩的河水,站在护栏里练太极,一呼一吸,吐故纳新,滋润了心肺,愉悦了心情。
  阳光下的护城河,碧波荡漾,是静谧与柔美的,让人心静如水,常忘乎所以。雨天的护城河,波浪滔滔,像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咆哮着滚滚而去。夜幕下的护城河,则像个鬼魅的幽灵,扭动着身躯,悄无声息地扭动着,阴森骇人。我敢确定,它就是水怪。
  没有光的指引,人就会迷失方向,陷入迷茫中,生命就会被水怪吞嚼。那个年轻人,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在城河边徘徊许久,终在一个漆黑的夜里,跨越栏杆,扑入到了护城河里。当晨曦照在护城河上,在闪耀的波光中,漂浮起了他那一团黑的背影。他是周至乡下人,才27岁,大好的年华,就这么消失了,多么让人痛惜。也不知,他那乡下的母亲,将如何承受失子的痛苦。
  船工王师傅说,跳城河的人,年轻者居多,也有失足的,他救过几个,有的救活了,有的没有救过来,挺可惜的。都市快报也报道过,漆黑的夜里,护城河堤岸上,在警车灯的照耀下,警察劝说轻生者的画面。
  今年春天,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我刚走到城河边,就见一个矮个青年,光着脚丫,穿着内裤,把脱掉的上衣和裤子一股脑全扔进了河水中。然后,他一跃而起,大喊着越过栏杆,向河中跳去,我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张着嘴巴惊在了原地。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保安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臂,在路人的帮助下,将他拉了回来。
  他嚎叫着,让我去死吧!我失业了,她也离开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呜呜,呜呜……他挣脱着,死死地扒着护栏不放手,保安抱着他,在他耳边低声地劝着、说着,路人也帮忙劝说,小伙子你年轻又帅气,机会有的是,失业也不用怕,不是有失业保险吗?年轻人不再挣脱,渐渐地安静下来。保安脱掉外衣,披在年轻人的身上。半小时后,年轻人跟随保安向桥上走去,说是去街道办事处询问失业保险。
  我长出一口气,心也放了下来。这个时候,阳光从城门上洒落下来,光芒万丈,河面上波光粼粼,静如处子,岁月是如此静好。因为有阳光,他才不至于走向黑暗,使水怪没有可乘之机,是光明挽救了年轻人。
  花草树木,都是向阳而生,我们人类也一样,要向着阳光,要与有阳光的人相处,有了阳光的照耀,才不至于误入歧途,才能走入光明的新天地。
  一如城墙下,护城河那一缕碧波,只有在阳光下才能清澈无比,才能闪烁着五彩的光,给人带来一切的美好与期许。
城墙下的一缕碧波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疫”去不复返的三年
下一篇:晨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