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19

19


  一
  搬家。
  那是25年的今天(1997/12/19/),我搬家了!是的。也是我独自搬家的。不过,有位老同事的夫妇,还是帮着我搬了。我欲留他们吃个便饭,可是,他俩死活都不肯的呀……无奈,我也只得随便他们了!不过,改日,我还是在家里、另请了一顿,也算是弥补的吧?
  那么,这是我第几次搬家的呢?第三次了。且每况愈下、每况愈下,每况愈下的也……不过呢,那房子,则是越搬越大、越搬越大,越办越大也!而人,则是越搬越少、越搬越少,越搬越少的也……不客气地坦言:越搬越伤心、越搬越伤心,越搬越伤心的也!为何?一言难尽啊。旁的,我也就不说了。我离异了、彻底独立和自由了?也许是的。其实,不然也……不过,我还是很开心的!至少,真正的——独立了!
  同时,我还是叫了多位的老同事了。是的。来了有十几位的吧?说的说、笑的笑,自然,那酒是少不了的?于是乎:两瓶白酒,没了;一箱葡萄酒,没了;一箱黄酒,也没了;还没了多少瓶(听)的啤酒呢?这个么……我就不知了!
  对于喝酒,我是从来不劝的。为何?因我知道、深深的知道:酒,那是不能相劝。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这严重的后果,都要我一个人来承担的呢?谁主张、谁负责么!那么,您说:我还敢劝么?是的。我也就不敢了;
  。为何?尽兴、刚刚好和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最好也!那么,您说:可好么?
  那么,后来的呢?后来,至今,都没有联系过了。因我知道、深深地知道:过去了,也就结束了!后来,我又去了另外一家公司上班了。不过,后来,我还听说:有的,病了;有的,进去了;还有的……走了?不过,等等这么些个,都是与我无关、毫无关系和毫无干系的呀!为何?都不是我请客、喝酒之后的事情了。常言道:人走……茶凉么!有的,人,还没走,那茶——早就凉了?
  那么,您说:我是庆幸的呢?还是欢呼的呢?还是——伤心的、不齿的和不值的呢?是的。是的。是的!一时半会儿,我还真的是不好说呀!为何?人生,又有几个25年的呢?百岁,也不过仅有4个么!
  二
  19楼。
  这,也是十多年之前的事情了。那天,同济大学的一家三产老总,约我来交流文章?是的。我没有搞错吧?是的。这是他的原话么。因我在《新民晚报》/个人自荐栏目,刊登了一则广告。这一次,不仅将驾驶技术写上,另外,还附上了:懂法律和写作特长等等。以及,发表的文字字数和篇幅等等,一并写上了。结果,当日晚间,老总就来电话了:明天上午9点到公司里来交流文章。而且特别关照了:请准时来噢,不见不散了等等。
  是的。对于文字,我是情有独钟的也!尽管,是个车夫,但是,写作从未停止过了。2000/2003,就是在家里搞写作:以文养生也?成为了真正的坐家。
  尽管,我是在寻找工作、职位和饭碗的,但是,我还是很愿意——交流文字了!于是,我也就去了。不过,我在心里面,那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于是,我只带了一些个有关装修方面的文章、时评和一些个小小说等等。
  谁知,竟成为了面试?是的。我很快就嗅觉到了。最后,老总问我:
  如果,让你选择:你是愿意开车呢?还是写作?
  那当然是写作了!
  好的。你被录取了。今天,就算报到了!余下的问题,陈主任(办公室的)会和您对接的。
  说完,老总就要准备撤离了?于是,我忙说:
  老总,请您等一下、可以么?
  还有问题么?
  没有。我只是想问您一个小问题、可以么?
  可以。
  您说:是客户第一?还是员工第一呢?
  老总,停顿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很勉强地说:
  那就员工第一吧!
  那……好吧!我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于是,次日,我便早早地、其实是第一个来到了19楼,该公司上班了。委任我为:总裁助理?
  上班之后,陈主任就和我谈合同之事了。我告诉她:
  还是不要签的为好!
  为何?
  这样……双方都自由些么。
  那不行的!万一,你去告我们的呢?
  不会的。请你告诉老总:我是绝对不会去告的!不信的话,我可以写一份书面材料的。
  不行!
  最后,我拗不过他们,还是签了一年(试用期3个月)。我告诉她:
  其实,你们已经违法啦!
  为何?
  《劳动合同》签一年的话,试用期最多为一个月的。反之,试用期3个月的,那么,《劳动合同》就要签三年以上的。
  噢……还有这个规定的么?
  对!不信?你可以去查查《劳动法》的!
  噢……
  不过,最后,我还是签了:试用期3个月的。可是,不到半年,陈主任就来找我:解除《劳动合同》了。理由呢?不适合本职工作。最后,我看了一下“通知”:还是给我补偿一个月的工资的。她带着一个文员来问我:
  牛老师,有何意见么?
  没有。
  我还有啥意见呢?决定都下了……我再有意见、那还有用的么?如同我当初的到来和不要签合同了等等。陈主任十分地感动了。为何?我的没意见,她是没有想到的?
  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老总了。就是见到了,我也不会主动打招呼的。为何?不为何也。自从我来到之后,就是个打杂的。从来都没有一项工作是固定的、系统的和延续的?其实,我是和老总在一个总门里面办公的。
  那家公司,给我印象最深的:我的《临刑前的告白》(长篇小说)初稿(近30万字),完稿。还有,就是我的一篇散文:《19楼与19根头发》完稿。写的是一位清洁工老阿姨、在洗手间用手捡拾墩布上的头发也……不过,今下,我还是要衷心地感谢贵公司和老总的!
  19日。
  晚宴。
  那是2007年11月19日。我到某检察院上班了。忙完了一天的驾驶工作,正当我要下班时。科长来通知我了:晚上要加班的!
  加班?
  对!老高搬家了……请我们吃饭。
  噢……科长,我就不去了吧?
  不行的!这是科里的集体活动呀!
  无奈……我只得参加了。
  后来,其他同事告诉我:科里,这样的活动……那是很少的、很难得的和很不容易的呀!
  是的。我知道了。于是,我也就默默的跟着了。其实,那班车都是经过我家里的。可是,我都没有下车。为何?这是第一次呀……是的。我跟着科长,回到了单位。然后,再骑车回家了。
  最最值得庆幸的是:老高,退休了。我还帮他开了一车……也许,权当作是——还礼吧?
  您看:我与19,是不是特别的有缘分的呢?
  那么,今后,我还有什么19的呢?我想:肯定还是会有的!那么,我就等着我的要久、早日——出现的吧!
  这就是:
  要就要救还药酒,
  九九归一也要久?
  救世不办谁人在,
  在你在她在我九!
19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