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新日的日子


  有时,我觉得自己挺单纯可笑。明明生活挺顺,日子挺舒坦,却喜欢弄出点事,给自己找“不自在”。如二十年前,为了给因顺当而显得平淡的生活一点挑战,选择戒烟来考验自己的毅力。
  前两年,主动辞去了一项干了多年的职务,身轻,心闲,却又想找点事来“折腾”自己。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因习惯晚睡晚起,想有所改变,遂选择坚持早起江边拍日出。这事其实很简单,但贵在坚持。
  
  二
  做事有时需要仪式感。元旦日子好,赣江大桥开拍。
  新年早起,好像一切都是新的,空气清新,万物迎新。赶到桥西头,天蒙蒙亮,万籁俱寂。江有薄雾,空中无云。对岸的楼影、树影和岸影,在雾蒙中影影绰绰。
  赣江在这里被扬子洲分为两支。赣江大桥实际上是两座跨江铁桥,空中俯瞰,是个“八”字,与上游的八一大桥,构成一个完整的“八一”。这是英雄城南昌独享的尊荣。
  在南昌众多的跨江桥中,它最老,公路铁路混合,典型的老式钢梁架结构。现在公路车少,但铁路属京九线,繁忙。
  因水浅,近岸五个桥墩都露底了。几位夜钓者,看上去对日出习以为常。第五个桥墩处也有一人,还是位女士。女士也喜欢钓鱼?还夜钓?颠覆了我孤陋寡闻的认知。
  七点十四,一轮红日终于挣脱冬的寒冷,摆脱雾的纠缠,慢慢升起。看似有点吃力,真想托它一把。
  日出江花红胜火。东方红霞满天,江面波光粼粼,彩影丝丝条条如锦。大桥沐浴着晨晖,穿上了新衣,红装素裹,精神焕发。
  日出的黄金时间,分秒必争。我变换不同的位置与角度,留住新年新日的精彩瞬间。
  将日头框在桥洞里,画面深邃,看似新日刚从远古而来。在那位女士垂钓的桥洞,我捕捉到她提竿的瞬间,好像圆日就是她期待的收获。
  当静立江岸的几位钓者,锦缎般的江水,一轮新日,由近及远,三位一体时,画风唯美。我连续拍了几张。其中一张,大概因钓者提竿的干扰,抖动了手,竟然拍出了清晰的双日,可那渔者却都消失不见。我诧异,难道瞬间上演了隐身魔术?
  当太阳升到桥面一瞬,散发出四散的光芒。火车奔向太阳,象征着希望与未来。
  虽春尚早,可迎接了新年的第一缕曙光,迎来了喜洋洋的晨阳,迎来了似红日映江如锦如缎般的好心情,情绪似春开般高昂起来,满心喜悦,满怀朝气。我迷信地认为,这是一年好光景的征兆。
  次日,来到赣江大桥北侧的英雄大桥。桥侧还投着轮廓灯,桥上路灯还亮着。东方的薄云,飘在淡淡的霞蔚中。
  英雄大桥的拉索斜塔,如一把利剑,也似一柄枪杆,直插云霄,寓意南昌起义打响第一枪。旋梯造型的拉索与斜塔构成一面满舵的风帆,彰显南昌的积极进取与飞速发展。
  趁太阳未出,先登上引桥南侧的上桥步梯瞭望。近岸浅水露出大片沙洲,有几个小积水潭。小潭边,水鸟悠闲觅食。远处赣江大桥静卧,红谷滩新区鳞次栉比的高楼,楼顶漂浮着流云。
  当朝阳喷薄而出时,几缕彩云飘荡在上方,像是红日出征的阵前先锋。
  两桥飞架,一轮红日,一江彩锦,浅滩上的小潭也注满彩霞,泥沙泛着细细碎碎的晶光。旷达,欣荣,蒸蒸日上,令人心旷神怡。正是“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赵匡胤《咏初日》)
  当我跑到大桥北侧,日头升过桥面,绝美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圆圆的红日嵌在拉索与斜塔这面风帆上,似一面画意古风的扇子,典雅,唯美。日头在拉索间上升,仿佛是在琴弦间弹拨,奏出了和美的旋律。聚目凝神间,太阳的攀升,又似乎将风帆拉动了,演绎成一只振翅的彩蝶,在晨阳里翩翩起舞。如此富有古韵的画面,如此富有动感的景致,是上天赏给早起的追日者,独有的礼物?
  早起观日拍日,不一定有好的收获。有时乘兴而来,却只收获一江寒风。但自然美景的出现,往往在人们未及预料时,总让人有所期待。即使不能相遇,也要前去赴约。这就是执着坚持的意义。
  
  三
  位于江岸的建军雕塑广场,是我最喜欢的拍摄点。
  2月25日,第一次晨早来此。路灯上的红灯笼,还如火地亮着。城市的建筑,都沉静在冷蓝调中。晨光微,晨风寒,云不厚,朝霞满天看似可期。
  日出之前,先巡礼广场上的雕塑。雕塑共九组,主题是建军强军。
  中轴线上,从西到东三组:“英雄集结”“军旗升起”“挥师渡江”,表现八一南昌起义的伟大壮举。“英雄集结”是起义部队赶往南昌集结的场景。“挥师渡江”在岸边,一池盈盈的水,三艘扬帆待发的木船,部队正登船。低角度平视,池水与赣水融为一体。“军旗升起”居于整个雕塑群中央。地基石阶垒起,正中两人多高的基座上三位战士,一位摇旗呐喊,一位军号吹响,一位端枪射击,呈奋勇冲锋之状,雄姿英发,气冲霄汉。
  南北侧各三组雕塑,依照人民军队发展阶段,分别是“星火燎原”“抗战先锋”“解放全国”“钢铁长城”“精兵之路”“强军兴军”,表现人民军队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光辉历程。南侧三组,都是战斗的场景。北侧三组,则是卫国强军的雄姿。
  细看每组雕塑,无论是人物,还是车马、枪炮等,都精雕细刻。尤其是人物,略比常人高大,表情、动作刻画细腻,生动逼真。那激烈战斗的场景,那阔步前进的队伍,给人强烈的震撼力,仿佛经历了一次南昌起义炮火的洗礼,仿佛见证了人民军队发展强大的坚定步伐。
  七点多了,天越来越亮,日头却一直没有露出真容,云间只渗透出淡淡的霞。
  次日晨,再到这里。云如昨日,太阳也终未露脸。可是一支晨跑的队伍,来回穿过,成了我抓拍的对象。他们精神焕发的靓丽身影,为原本沉静的清晨带来了活跃、激情的动感。
  连续两天未遇日出,似是对人的考验。俗话说:事不过三。坚持不懈,总会有所收获。
  27日晨,万里无云,江面薄雾。蔚蓝的天宇,漂荡着一只弯弯的小月船。
  六点五十,红日从对岸一栋楼房后跳了出来,一道渐长的彩柱印在江面,江水洒了朝晖,江雾染了红韵。一定要珍惜这等待了几日的朝曦,印彩的美丽画面。
  首先,朝阳在“挥师渡江”船头辉耀,在“军旗升旗”的前方照射,像是一盏明灯,指引着起义队伍前进的方向。
  当红日与南侧激烈战斗的雕塑同框时,脑海中响起激情高亢、豪情万丈的乐章:“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
  当红日升过卫国强军群雕时,又仿佛空旷的江边,回荡起雄壮豪迈的军旅歌曲:“八一铭刻在军旗上,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
  后来,我让红日镶嵌在起航的船帆上。风帆如绸巾,初旭似新妇,羞答答地。这种意境,与激情高亢,与雄壮豪迈,鲜明反差。但我觉得,这柔刚之间的协调,就像意志坚强的军人,也有一颗怀柔天下的心。
  我迎着朝阳,似乎在历史与现实间对话。滔滔的赣江水,静静的雕塑群,革命先辈曾在这里谱写雄伟壮丽的史诗。清新的空气,江岸的步道,无论是晨起的步者,还是早跑的队伍,精神焕发,似乎都有股激情。在别人眼中,我这位连日晨微追日的闲人,也是有激情的吧?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运气不会太差。就像富兰克林所说:“我未曾见过一个早起勤奋谨慎诚实的人抱怨命运不好。”
  记得有一天,还在建军雕塑广场,拍摄到了奇特的晨景。
  那天多云,但对岸城市的上空有一片北底南高的三角形薄云带。太阳始终没有露出来,但它把蕴含的霞蔚,无私地投洒。
  那条三角形的薄云带,成了朝阳涂抹绚丽与璀璨的色板,加上水面的倒影,形成一个由北向南的喇叭状放射彩带,颜色由深红、绯红,渐变为橘红、浅黄。对岸的城市,似乎披上了一件绚丽的锦缎衣衫,也好像整个城市被嵌在一幅水彩画中。
  震撼的画面,强烈的冲击!朝阳真是一位高超的画师,点点,描描,抹抹,就把世界打扮得绚烂多彩。
  只要天气尚好,空旷的江岸边,常用一个孤独的身影,在等待。有时一无所获,有时满载而归。《基督山伯爵》:“人类全部的智慧就包含在这五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只要你热爱生活,执着追求,总是得到应有的回报。大自然是公平的,就如公平地向每个人展示一样美丽的景致,你能否承接得到。
  
  四
  有很多人谈论早起的好处。如曾国藩说:“做人从早起开始,是着眼在那一转念之间,是否能振作精神,让此心做得主宰。”有人还总结说:早起的人,更懂得体验生活的快乐,更懂得拥抱平凡的美好,更懂得享受时间的充实。甚至认为,早起,是一个人最高级的自律。但我觉得有的话说得太满。
  于我而言,早起追日,仅是娴淡无聊时的一次挑战,谈不上“主宰”。虽算一种自律,但说不上“最高级”,最多算是一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冲动而已。
  早起追日,也是亲近自然和感悟自然的体验。大自然赐予璀璨旖旎的烟霞,变幻莫测的景致,有时觉得自己独享这份恩宠有点奢侈,总想分享给更多的人。
  我在鸡山太子庙,曾经欣赏到浮云万朵霞万束的壮观景观。在熊庄村附近江岸,见到一只神奇的“大鸟”。
  那天早晨,天空飘着的薄云,似是一床棉絮,却被拉扯得稀稀疏疏,丝丝团团。东方晨曦已初露,薄云有的印上了红彩,一轮圆月还挂在天空。
  云遮云掩,七点过了,才在一块云缝里露出完整的圆日,好像入得洞房的新媳妇,趁没人私自撩开红盖头偷看,羞羞答答的样子。可一会它又躲到云后。
  又一会,升到高处却还在云后的太阳,把光挤压成一条条的光束,伞状放射,颇似农村捕鱼的罩子,罩在江面。后来光束越来越密集,不再条条束束,而像是一只大碗,倒盖在江上,云窗为对影双开,与江面的反影,形似两只对合于天地间的大碗,蔚为壮观,好像在清晨的赣江上,演绎着“天造地和”的佳话。
  我猜,日头老人是嫉妒那些夜钓者,也要一试身手。起先投下几钩,后来心急,干脆用鱼罩、大碗来捕。
  这种云隙光,也叫耶稣光。摄影人喜欢追寻这种光,因为它不仅美幻异彩,而且给人神秘感,像是通向天庭的天梯,也像是上帝传来的福音,似乎一束束都能照进你的生活。
  我孤独地站在空寂的江边,神圣的光束映照在眼前,这是大自然赐给早勤者的奖赏,这是大自然向热衷山水者的召唤。
  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人们怀着各自的信仰,寻着自己内心那个“主”的召唤。比如道家,以《道德经》为圣典,追求“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的生活,修真修为。
  太子庙就是座道观。住持陶道长,是道门世家。据说,太子庙始建于东晋末年,距今1600多年,原为纪念讨伐叛乱而战死的镇南将军何无忌。元朝末年,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于鄱阳湖。一日江面狂风肆虐,朱元璋的战船险些被掀翻。他妻子马氏与儿子朱标到此庙祈愿平安,后果然灵念。朱元璋登基后,立朱标为太子,此庙就改为“太子庙”。一座小庙,两场战事。庙小事大,不可小觑,正如人不可貌相。
  江面上响起“突突,突突”的马达声,一条小船拖着如羽的尾浪冲过,靠向停泊水央的货船。原来小船是大船的摆渡。
  其实,每个人的一生,不都是在摆渡吗?“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道家道法自然,重养生,求仙道,追求生命的一种极致,渡往他们向往的彼岸。我为凡人,晨兴而起,沐新阳,感悟人与自然,也是一种养生,也是一种摆渡吧?
  3月中旬的一个清晨,不到六点半,我赶到熊庄村的江边。天空完全被鳞云覆盖,挺壮观的。大自然又会送来什么礼物?
  将近七点,先后有两群鸟从头顶飞过。一群你追我赶,混成一团,看似毫无秩序。另一群29只,几乎排成一个标准的“人”字,书出一行无字的诗。
  云不让日头痛痛快快地出来,它很生气,将身边一大片的云烧红。这时,北风过来帮忙,将云往南拉长、拉断。
  奇观出现。云彩配合上清晰的水面倒影,一只惟妙惟肖的飞燕,滑翔在红霞灿漫的天地间。红日露出了一会,又恰巧成为这只超级大燕子的眼睛。飞云如燕霞如锦,真是神工鬼斧,绝世超伦。
  大自然总是这样出其不意地把奇观呈现在你的面前,让人猝不及防,被惊得目瞪口呆。难怪天空飞过几群鸟,原来是因有神鸟现身。
  这次,我没有独享这份天宠。不知赣江挡水坝上的垂钓者们,是不是也如我这般感慨万千?但我确信,热衷鱼钓的他们,比我更了解这片水域。他们说:这片水域是江豚经常出现的地方。
  江豚被称为“水中大熊猫”。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大学读书时,曾在汛期,跑到八一大桥上看江豚。灰黑色的江豚,在滔滔的江水中,一起一沉,翻腾跳跃,激流戏水,甚是可爱。后来,江豚的消息少了。但随着“十年禁渔”的实施,赣鄱流域的生态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江豚的消息又多了起来。今年江豚妈妈生宝宝的画面,被有心的摄影人拍到,成为风靡一时的新闻。江豚的多少,其实是水域生态好坏的标志。
  在这段水域,我也拍到过耶稣光。我想,那梦幻的耶稣光,应是送给江豚的希望之光,应是对那些热心保护江豚的人们的祝福与期待。而这次神鸟的出现,分明是向我展示自然世界的神秘莫测,让我常怀对大自然的敬畏,对大自然万物的爱惜。
  在追赶新日的日子里,我就像一只小鸟,晨昏即起,然后赶往附近的江边,在视野开阔又方便的地点,迎接一轮又一轮新日的来临。有多次无功而返,有多次小有所获,但也有多次满载而归,看似有失有得,其实在我心中,哪里有失?
  就像梭罗说的:“像黎明一般美好。”在黎明人静时,在历史与现实间的思想激荡,在人与自然之间的精神感悟,让我觉得这些追日的经历,所获是超值的。让我坚信,人到何时都需要精神与激情。“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年事已老,不求满弓的激情澎湃,但“惜春行乐莫辞频”,年老更懂得张弛适度,更在意顺乎自然。
追赶新日的日子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19
下一篇:古今马屁说(散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