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马屁说(散文)

说起“马屁”的由来,有一个动人的传说:从前,有个财主买到一匹好马,就请三个女婿来喝酒。酒过三巡,财主就让三个女婿作诗来赞美这匹骏马。大女婿走上前来念道:“水面置金针,丈人骑马到阴山。来去数百里,金针尚未沉。”财主听了连连叫好。二女婿又念道:“火上放鹅毛,丈人骑马到余姚,来去数千里,鹅毛未被燎。”财主听罢大喜。三女婿比较愚钝,急得双手在宝马的屁股上一直拍,宝马被拍得不耐烦,放了个屁。他灵机一动,念道:“马儿放个屁,丈人骑马去会稽,来去数万里,屁门还未闭。”老财主听了哭笑不得。
  而“拍马屁”一词的出现最早要追溯到元朝,元朝的统治者是蒙古人,骑马射箭是生活常态,马成为他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自然会影响他们的人际交往内容。在路上碰到熟人,打招呼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拍拍他们马的屁股,然后由衷感叹:“这真是一匹好马!”从此,中华民族就有了拍马屁的传统。
  由此可见,所谓的"拍马屁"也只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一种常用的礼节,就象相互见面时问:"你吃饭了吗?″或者就是熟人见面握个手,递根烟,稀松平常,不见得就是个贬义词。
  现在,有些关系被庸俗化了。人们为了达到各色各样的目的,甜言蜜语,阿谀奉承,糖衣炮弹,请客送礼,为了"开后门"甚至金钱贿赂,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唯利是图,无所不用其极。这种"拍马屁"令人不屑,甚至让人深恶痛绝。
  年轻时我曾在企业做秘书,跟在"大领导"身边,看见过形形色色的"马屁"。拍马屁手段高明的,可以不露声色,潜移默化地让你在不知不觉中着了他(她)的道,最后变成了别人的奴仆和工具。也有直来直去,简单粗暴的马屁,当然让人不易接受,甚至会被扫地出门。那时的我,有点书生意气,不单自己不吃马屁,而且天真地认为,领导也不会吃马屁。对那些拍马屁的人不屑一顾。但活生生的事实让我警醒,几千年流传下来的老话,真的是至理名言: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醒悟晚了,一切也晚了,尽管少年得志,也一步步爬上"小领导″的位置,但终因不善于拍马迎合,不通人情世故,最后落个丢官罢职,一切重头再来。
  转制后下海做生意,立志做一名儒商。既入乡便还俗,对于一般性的迎来送往,简单礼节,我早已习以为常,挥洒自如。企业也红红火火,发展比较顺利。但真的面临权钱交易、非法合作,我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底线。有的朋友宁可不交,有些生意宁愿不做。尽管也遭到同行的讥笑,没能抓住爆发性增长的机遇,但我心安理得。父亲在世时常言:有所为有所不为,小心驶得万年船。长兄也始终劝告:吃不得小亏,是占不到大便宜的……
  二十多年商海沉浮,我应该是个老江湖了吧。多看看别人的长处,少讲讲别人的缺陷,人前人后多说好话,哪怕是善意的迎合,也绝不是丢脸的事,没必要那么较真。试想,一个不善于表现自己,推介自己,不懂得迎合别人,取悦别人的商人,谁还跟你做生意?供过于求的社会,订单是绝不会主动跑上门的,清高只能喝西北风。有些时候"曲径″才能"通幽″,遇事一根筋死瞌到底,或是认死理不变通,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当然做生意也不全靠"拍马屁″,品种、质量、价格才是产品具有竞争力的法码,企业的规模、业绩和诚信度,更是公司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和保障。
  对待自己的长辈或亲戚,逢年过节送点礼品,孝敬一下理所应当。这样的"马屁″应该拍,而且要多拍。同学、朋友们在一起,吃吃喝喝,送些小礼物,礼尚往来也属人之常情。纯粹为了友情,没有利益关系和官商关系,肯定无可指摘。而在商场上,更加要有"眼色"拎得清,投其所好不仅仅只是物质的,以心换心、以交朋友的心态去做生意,有时效果会更好。请客送礼,在生意场上也要讲究分寸,既顾及对方的喜好、面子,又要讲究场合、方式。"土豪"式的行为,"暴发户″般的举动,自吹自擂、不可一世的言语,只会让人觉得粗俗,继而瞧不起你。做生意有时像谈恋爱,要真诚,要贴心,要愿意付出,绝不能唯利是图。适度、必须、合理,这就是一个儒商对"拍马屁"的理解。
  今年偶然的机会,我这名老文青重回文艺圈。年轻时就有个作家梦,其实也是个人爱好罢了。写了一些文章,总觉水平很一般,便想结识几位高人,拜个师傅学习一下。于是,节假日里,组个局,聚个会,师友们相聚在我的工作室,一起研讨写作。难免也吃吃喝喝,但主旨是以文会友,大家聚在一起,志同道合,惺惺相惜,都很开心。如果你认为这也是"拍马屁″,我不介意,我觉得这么高雅的"马屁″拍得值得。如果有一天,我一不小心真成了作家,岂不是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马屁精"了?
古今马屁说(散文)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追赶新日的日子
下一篇:割柴记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