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沙棘女人

沙棘女人


  秋日的西山脚下,金灿灿一片,浓密繁茂的林子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纤细的叶子托起一串串黄珍珠,粗壮的枝干挺直脊梁,向上而生。
  一辆辆大卡车疾驰而来,路旁的白杨树伸开手臂迎接,等大卡车近了,又缓缓让开道路。
  林子里一片欢声笑语,一群戴着蓝底白兰花的头巾、身着蓝花围裙、穿着黑布绒鞋的女子,用粗糙的手指采摘沙棘,不小心会被枝桠上密密麻麻的刺扎一下,鲜血顺着干裂的手指流下来,但她们的笑容依然灿烂无比。
  看着一筐筐沙棘,一位穿着蓝色西装,梳着短发的中年妇女露出了最美的笑靥,两个酒窝深深嵌在紫红的脸颊上,一双眼睛明眸善睐。她一边号召着大家采摘沙棘,一边说:“辛苦了,大伙儿累了就歇歇,喝口水”说着让人提来一箱矿泉水。那些忙碌的妇人们,异口同声说:谢谢蕙兰姐,你真好。”
  她的沙棘被运往各地,成为远近闻名的沙棘种植专业户。自然人们习惯地称呼她为沙棘女人,其实,她的本名叫蕙兰,与她的品格极为相似,惠质如兰。
  沙棘被称作维生素之王,具有活血化瘀、化痰宽胸的功能。沙棘原浆对高血压、高血脂、心绞痛有辅助治疗的作用,还能从一定程度上改善慢性支气管炎,还有清热解毒的疗效。
  沙棘女人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存之道,而且还为周边村庄的妇女解决了就业问题,提供了第二职业,农忙后可以再挣一份钱,不单单是围着锅台转,也有了小小的成就感。前不久,她还接受了内蒙古电视台的专访,讲述企业发展过程,沙棘的种植经验,深受大家的欢迎和青睐。
  沙棘让她走过人生的低谷,迎来了自己事业的巅峰期。
  
  二
  沙棘是不畏干旱,不畏寒冷的植物,只要有一丝生命的希冀,它总会努力绽放自己。
  蕙兰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她贤惠、聪明、善良、勤劳,除了耕种自己的田地外,她还拥有一片园子,那里更是她的精神家园,就是沙棘园。她一忙完农活,就开始走进园子,松土,施肥,浇水,离她们家不远处有个井房,她每次都颤颤悠悠地在肩上挑着两桶水,碎步前行,走进园子,让甜甜凉凉的井水汩汩地流进每一棵树苗,望着那一株株幼苗托起的希望,她的眼里全是喜悦的光芒。
  她有一个女儿长得亭亭玉立,又乖巧聪颖,学习从不让她费心。从小一放学就扔下书包,拎着袋子,去田野里挖猪菜,有一次,背着一袋子猪菜滚下坡,不小心被树枝划破了脸,鲜血顺着面颊流下来,她怕妈妈看见伤心,自己就偷偷擦拭干净。但还是被细心的妈妈发现了,妈妈心疼地看着女儿说:“孩子,你的任务是学习,虽然干农活也会让你增长知识,但有些意外很难避免。”从此,妈妈在她放学回家前,就自己背着满满一袋子猪菜回家了。
  女儿从此更加用功学习,她懂得妈妈的良苦用心。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旗县的一中,为了女儿的饮食营养丰富,本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精神饱满地投入学习中,蕙兰和丈夫决定让女儿住在外面的私人留宿店里。尽管女儿不太同意。女儿每天晚上十点下了晚自习后,回去依然学到深夜十二点,进入高三阶段,更是紧张有序,甚至学到凌晨一两点,尽管她多次在电话里劝说女儿,怕她身体不适。但女儿总是淡淡地说:“妈妈,我知道,您不用操心。”
  就这样,女儿每次的成绩都遥遥领先,再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女儿更是披星戴月,在最后冲刺阶段,甩出自己的杀手锏,把历年的高考题,模了一遍又一遍,英文字典上不知道用了几种颜色做标记,估计以后卖给学妹肯定会感动地掉眼泪。
  夏天的晚上,天气灰蒙蒙的,月亮藏在云层里,不肯出来,星星更是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山岳隐匿了形迹,树林里也是阴森森的,还异常的哗哗作响。雨萌和往常一样,下了晚自习,急匆匆往住宿的店里走着,她计划回去把英语试卷的错题改完,再做一套新的模拟题。她回到住的店里,倒了一杯水,摊开英语卷子,准备刷题了。忽然窗帘后面窜出一个人,还没等她看清对方,那人已经拦腰把她抱住了……
  第二天,房东发现南房怎么没有动静,以前这个孩子早早就去学校了,带着疑团一进屋,房东顿时惊呆了,床上一滩血迹,已经干涸了。雨萌平躺在床上,头发凌乱,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赶快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当警察赶到时,120车也到了,医生说因失血过多,早已没了生命体征。同时给远在乡下的父母打了电话,他们驱车来到,走进屋,蕙兰嚎啕大哭,她趴在女儿的身上:“妈妈上辈子没干啥坏事啊,哪个造孽的种,让你遇上了,你让妈妈怎么活呀?你和妈妈说好的,考上大学,带我走出山沟沟,去大城市看看,你怎么失言了,妈妈还没有和你好好说够话呢,家里的沙棘树长高了,还等着你回去采摘呢!”
  爸爸一个劲地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他说:“爸爸一心想着为你有个好条件,不影响你学习,才不让你住校的,当时你撅着嘴巴不同意,最后还是听了爸爸的话,爸爸对不起你啊,你是村里的骄傲,更是爸爸的自豪,早知道咱就不读书了,回家和爸爸种地不也能活吗?你给爸爸写的信,你让爸爸戒烟,怕爸爸的肺病加重,爸爸已经戒烟了,女儿,爸爸现在就给你看,你睁开眼看看爸爸,我真得不骗你啊!”
  大家被一双父母痛彻心扉的哭诉打动了,都在偷偷抹眼泪。经过警察的介入与调查,终于抓到了那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本可以了结一段杀子之仇恨,结果案犯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最后被判为无罪释放。好多亲戚和朋友让蕙兰找学校和房东赔偿,蕙兰摆摆手,她说:“我要静一静,不再闹了,让女儿尽早入土为安。再说了,就连杀人犯我都放过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蕙兰目光呆滞,变得沉默寡言,她独自来到了那片沙棘园,或许,她是在告慰逝去的女儿,或许,她在找寻女儿的影子,一颗颗黄色的沙棘,它酸酸甜甜的味道,曾经是女儿的最爱,而沙棘饮料,也曾是女儿的最爱。她告诉自己,她要重振自己,让这片沙棘变得更加耀眼夺目。这就是她最后发展为沙棘专业户的支撑和力量,她要像以前呵护女儿一样,让沙棘茁壮成长,开花,结果,让她看到生命的赓续和希冀。
  盛夏光年,本是静待花开的季节。多少人在披星戴月中,在寒窗苦读中,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大考,然而,雨萌却在沙棘林里静静地睡着了,她不用再过这个独木桥了,悠闲地睡在妈妈栽种的沙棘林里,偷偷看妈妈的背影,只是,不能够再说话了。
  
  三
  沙棘树在一场狂风暴雨中,经受了洗礼,变得更加挺拔,黄色的小珍珠脱颖而出。
  雨萌的爸爸整日里低着头,他又开始吸烟了,他戒烟是因为女儿,又开始复吸也是因为女儿。每天夜里在烟雾缭绕中,仿佛看到女儿的身影,她向他缓缓走来,带着笑容,只是她静悄悄的,从不说话。
  他兜里揣着女儿的那封信,让墨香在身上散发,那是女儿的味道;他时不时拿出来摸摸,女儿娟秀的笔迹,有着女儿的体温,他感受到了一股温暖的热流涌过周身,然后,刺痛他的心脏。
  他知道,女儿不会怪他,女儿去了一个没有竞争,没有压力的世界,她可以自由自在地成为她自己。她也会在想爸爸的时候,拿出笔来,写一沓一沓的信笺,然后放在绿色的邮箱里,准备寄出,那只白色的信鸽或许会叼着信笺飞向远方,飞向远方......
  夜色中,星星眨着眼睛,爸爸望想遥远的星空,忽然在远方空旷的山谷里传来一首歌:“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你的泪挽不回的枯萎,别哭我最爱的人,可是我将不会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是否记得我骄傲地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此时,爸爸已经泪流满面,他说他要去追逐夜空的星星。
  第二天早晨,在井房里挑水的人发现,井下有一个人,他赶紧召集全村人。有一个人下去用绳子拴住井下人的身体,捞上来一看,竟然是雨萌的爸爸。正好昨天惠兰去了趟母亲家,回去安抚老人家的心情。当她听到这个噩耗,她赶回来,看到丈夫已经被水浸泡了一夜,浮肿得不成人样了。她一下子晕了过去。这不是雪上加霜吗?女儿的离开,已让她身心重创。她把心思都转移到沙棘园里,那里仿佛能给她心灵的慰藉,可她却完全忽略了丈夫的情绪,于是,她更加愧疚了。
  蕙兰在众人的搀扶下,回到家里。她不能倒下,因为她感觉全世界就剩下她自己了,孤零零的一个人。后来在众人的帮助下,她给丈夫料理了后事。就葬在了沙棘园旁边,在埋葬的那天,她说,“女儿你也不孤单了,有爸爸陪你,你们父女俩可以在一起说说话了,妈妈怎么办?妈妈和谁说话呀?妈妈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妈妈没有家了……”她望着两冢坟墓,像被生硬地隔开了阴阳两个世界。无法走近,却又难以割舍。
  
  四
  为了能看到丈夫和女儿的栖息之地,她几乎全身心扑在了沙棘养护种植上,在那里,她才能心安,才能短暂地逃离片刻、得到安慰。
  沙棘园的面积越来越大,沙棘的产量也越来越高,蕙兰也搞起了科学种植的试验。她开始广招科技人员,自己也努力学习,不仅种植,还进行加工产品,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曙光。沙棘逐渐打开了市场,广销各个地方。每次大中型的酒席宴会上,与其它品牌相比,她的沙棘饮品销路总是遥遥领先。
  又是一年盛夏时光,沙棘园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可是蕙兰有些失落,适逢女儿离开一周年,她备了好多水果,还有沙棘饮料,来到女儿坟前,让思念的风吹走她满腹的忧伤和痛苦,平时她是坚强的女汉子,每当来到女儿面前,她再也掩饰不住心酸和眼泪,任凭它滚滚流淌在面颊,她说:“妈妈又来看你了,给你带来喜爱的水果,还有你的最爱——沙棘饮料。你走后,妈妈没有倒下,妈妈反而更坚强了,妈妈要实现你的愿望,真正变成一个沙棘女人。妈妈还要圆一个梦,那就是你的大学梦,妈妈已经备考了一年,准备参加成人自考,在你一周年之际,妈妈要给你一个礼物。妈妈知道,这是你一生未完成的夙愿,妈妈替你完成……”她哽咽着,耳边的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就如百般的思绪,飞扬在天空中。
  回到家,一个从天而降的消息传来,从四川跑来一个女孩,想要找个家生存。全村人立刻就想到了蕙兰,便把小姑娘带到她的面前,但是大家又在低声嘀咕,小姑娘会不会是一个骗子。蕙兰看着眼前的姑娘,不知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见她羞答答地低着头,梳着两个乌黑的长辫子,穿着一条皱巴巴的牛仔裤,上衣是一件泛黄的白色T恤,脸色泛着红晕。蕙兰说:“你多大了,为什么不在家好好读书,跑到内蒙干嘛?家里还有谁,他们知道你出来吗?”原来小姑娘是因家里贫穷,一共五个孩子,她是最大的,妈妈为了要弟弟,一连生了四个女儿,终于迎来了一个弟弟。她今年十九岁,父母让她出来自己求生。蕙兰的眼睛突然湿润了,她的悲悯之情油然而生,另一方面,她的年龄正好和女儿相同,这难道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吗?她思忖了半天,最后决定把她留下来,还去民政局办了收养手续。给她改名字为萌萌,这个名字,有着新的希冀和萌芽的用意。
  蕙兰更忙碌了,她要让自己的萌萌来继续读书,完成她的学习生涯,由于基础薄弱,她花高价请了一对一的老师,就这样寒窗苦读,萌萌考取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还是圆了女儿雨萌的大学梦。她也经过努力,一边种植沙棘,一边刻苦钻研,考了一个法律专业的大学。她拉着萌萌来到雨萌和丈夫的坟前,哭着说:“你们都走了,上帝看到我孤单,给我派了个天使来陪伴我,这不正是来接替女儿的任务——来疼我,陪我一起成长的吗?你们父女俩就放心吧!”
  
  六
  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沙棘黄了一大片,远远望去,就像畅游在黄色的海洋里。
  沙棘园人头攒动,有游客,有采摘人员,有驻足拍照的,还有品尝产品的,大家谈笑风声,蕙兰穿梭其中,她望着眼前的景象,五味杂陈,要是女儿和丈夫都在,看到这番景象,那该有多好啊!
  忽然,一阵声音响起:“妈妈,我回来了!”
   萌萌将一个甜甜的吻扎在蕙兰的脸上,蕙兰笑了,萌萌也笑了,就连沙棘,也裂开了嘴。
  
   (原创首发)
沙棘女人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割柴记忆
下一篇:高原红(散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