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高原红(散文)

高原红(散文)

昨天,一个陌生电话打来,说她是物流公司的,你有四条胎,请赶快来领。我知道是自己的轮胎到了,挂断电话,我和妻子决定去取。
  由于疫情,车好久没动了,上面积满了厚厚的雪。妻子从后备箱拿出雪铲,把挡风玻璃的雪一点一点地铲去。车发动后,导航的网络死活连接不上,妻子说,没事,就在二中的下面。于是,我们就出发了。
  走了一段路后,挡风玻璃的雾气结冰了,挡住了视线,为了安全起见,妻子就用毛巾不停地擦。在县城的时候,还有建筑物,出了城,到处是白皑皑的雪,都不知道车走到哪里了。我问妻子:“现在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时的妻子也不安地摇摇头,没办法,我们只能到检查站掉了头,肯定不能再往前走了,越走离目的地越远。检查站附近的路比较宽,我把车停在路边,用手机下载了高德地图。于是,我们又走上了回去的路。
  顺着导航,我们大约走了六公里,从公路驶进了一条小道。刚才大路上有扫雪车在扫雪,虽然有冰,还不是很滑的。到了这里,方向盘完全不由自己控制,车子左右摇摆。妻子担心地说:“你开慢点,开慢点”。
   我说:“知道,你放心。”
   好不容易到了托运部,我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签过字,装上轮胎赶紧往回走。
   这时候,太阳将要下山,把最后一道残阳射向雪原,非常耀眼。发动车子,我和妻子摇摇晃晃地向回家的路走去。回去的时候,路已经结冰,车子走在上面晃得厉害,就像我小时候走在溜冰场的情景,稍不留神就会摔倒。车子走到拐弯的斜坡处,不由自主地撞在路边的雪堆上。我挂上倒挡,油门踩尽扔然没出来。我叹了口气,哎,这下完了。妻子安慰地说:“别叹气,我下去给你推。”
   车头已经深插在雪堆里,往前是肯定不行了,只能朝后倒。妻子扶住车窗,我踩尽油门,只是发动机哼哼响,车轮在雪上空转,就是不后退。没办法,我熄了火,和妻子站在路边。等待着有过往的车辆援助。
  这时,太阳已经落下,地上黯淡了下来,雪失去了刚才的光彩,像一片无形的怪兽。远处的人家灯光陆续亮了,马路上的车辆已经开启了车灯。这时妻子开始埋怨了,今天没有人怎么办?我们会被冻死的。我一想现在都零下18°,到了晚上要零下28°,而且凭借我俩的能力,车子肯定出不来。想到这里,我也不寒而栗,但我安慰妻子,没事,会有办法的,不行就给同事打电话,让拖车公司来。
  我看妻子冷得不行,就帮她暖手。这时候,一辆车子的亮光过来了。我和妻子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看到我们的求救,一个哈萨克的大个子男人从车里下来了,他上前伸手帮忙,和我的妻子使劲往后推。我在车里发动车子,但车依然没有从雪坑里出来。他皱了了眉头,看看车子,笑着说,我试试。
   他坐上车,我和妻子推,他先把反向往右一打,然后猛踩油门,车一下子就出来了。他怕我们不行,开到很远,直到很平的地方才停下来。停稳车子后,他关心地说:“兄弟,雪地开车你不熟,更何况雪地胎没换,这路不能走,你们走托运部前面的小路,那路比较平。”
   我真诚地伸出双手,感谢了这位大哥。
  我们又走在了回去的路上,这时车子的仪表盘一直显示路滑,警报响个不停。没走多远,刚才那个大哥把车头一掉又回来了,并且停在我旁边,说:“兄弟!我怕你们迷路,我在前面,你跟在我后面。”
   我感激地说:“好,好!”
   那位大哥知道我们走不快,走一会,停一会。我知道,他在等我们。当我们走上了大路,看我们安全了,才加快速度,消失在车流中。
  到了金都绿成,我们到天地美车行。老板说:“下班了,不换,明再来吧!”
   妻子好好地恳求 “明天我们要上网课。”紧接着把刚才的遭遇说了一遍,老板才答应换。
   换完轮胎,到家已经十点多了,但我看着等待父母已久的儿子,看着温暖如春的家,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幸福溢满了我的血液。
   想起去年的多拉特水库一事,今日的雪地救援,都是哈萨克淳朴的小伙子。虽然至今都不知道他们的姓名,都没来得及感谢,但是他们的行为,就像天山的雪莲,光彩夺目。他们的精神,就像高原上的那缕红,让寒冷的冬天温暖如春,并且指引着更多的人前行。
  
  
高原红(散文)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沙棘女人
下一篇:绿叶对根的情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