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和家人被“阳”的日子


  十二月初,小区不断有小道消息传出,连续做了几个月的全员核酸检测马上就要终止了,市里的封控管理马上要结束了,国家对疫情的管控也要放开了。消息虽未经官方证实,可小区人宁愿相信是真的。毕竟,无休止的核酸检测影响了人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每天小区里长长的做核酸队伍如同一条踏不过的河,搞的人身心疲惫。
  12月5日,传言得到证实。办事处主任在居民群里宣布:解除封控,除了电话通知和居家隔离人员继续居家隔离外,其他人员可正常出入。
  终于可以自由出入了,终于可以外出享受阳光了!我们感到了久违的自由。那种解放了的感觉让人心情格外舒畅。密封在家中水泥罐里,如果不是手机和电视让人看看外面的世界,估计人们都会逼疯了,变傻了。
  很久没有骑车出去了,解封后,我用商量的语气和爱人说道:“咱们骑车出去转转吧!”
  “行。”爱人说道,“不过,听说疫情传染的还很厉害,我们出去也得小心,找没人的地方去转转。”
  那天下去,我和爱人,还有院里的老赵,我们三人一同骑着车子去了滏阳河西大堤。寂静的大堤小路上空荡寂静,阳光灿烂,秋高气爽,秋天的野花装点着色彩斑斓的路两边原野,风吹动着路边的树冠,沙沙作响,多么美丽的原野啊!可惜,疫情闹得人心惶惶,让我们很久没能出来欣赏秋天的原野风光了。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行驶在小路上,大堤路上也只有我们三个骑行者,偶尔有一辆汽车经过,也是间隔很远的距离。
  那天爱人穿着一件羽绒服,因为骑得速度快,路上他感到很热,眼见他满头冒汗。在路边小憇时,他揭开了棉袄的扣子。我说,“你小心点,不要感冒了!”爱人说,“不碍事,太热了,我里面的内衣都湿透了。”我们在路边小憇,喝水,逗留一会儿,骑行继续前行,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多了。
  回到家里,爱人把湿透的内衣换了,换上稍微薄一点的外衣。他开始洗换下来的内衣。一下午时间,他在家卫生间忙碌着。他把衣服洗干净,晾晒起来。等一切收拾完毕,开始做晚上饭。那天下午他的身体还算正常,我们按时吃晚上饭,散步,睡觉,生活一切照旧。
  
  二
  到了第二天早上,爱人说他的头有点发烫。我当时并没有往别处想。说,“是不是昨天我们出去时着凉了。”我让爱人躺在床上,盖上两条被子,让他发汗。又按照他的吩咐,把一锅水坐在火上,里面放了一大块红糖,带着两根葱须,一大块生姜,放在火上,文火熬着。这是爱人经常用的治感冒发烧的偏方,喝了很有效果。等红糖水熬好了,我给爱人端来一个小碗,让他试着喝。正在喝的工夫,儿子打来电话,说,他今天有点发烧。听说儿子也在发烧,我忙说,“你赶快吃药。你爸也在发烧。”儿子“啊!”了一声,听得出,儿子很吃惊。随后儿子说道:“我买了抗原检测试剂,一会儿让人送过去,让俺爸检测一下是不是阳性。”
  有必要吗?我暗想儿子是否有点大惊小怪了?儿子说,“还是测一下放心,您和俺爸都测测。”
  大约有半个小时工夫,一位女快递员送来一个抗原试剂盒。我签收后,递给爱人。爱人打开抗原试剂盒子,里面有测试用的拭子,和一个样本提取管,里面盛有少许溶液,还有一个测试卡。这时儿子又打来电话,告诉我们怎样使用,爱人按照儿子说的步骤一步步进行。他小心翼翼地拆开拭子外包装,手抓着拭子的塑料管尾端取出,随后让我头部微仰,他手执鼻拭子尾部贴一侧鼻孔进入,沿下鼻道的底部向后缓缓深入,贴鼻腔旋转四圈,随后使用同一拭子对另一鼻腔重复相同操作;取样完毕后,他又将拭子插入样本提取管中,拧紧盖子静置一会儿,再拧下提取管顶部的透明盖,向加样孔中滴入四滴样本液。他一切操作都是按照儿子教给他的流程在进行。爱人性格稳重,他操作起来是那么娴熟,手到擒来。
  在等待测试结果的时刻,我的心像个兔子一样在怦怦直跳,闭上眼睛暗自祷告:千万不要是两个杠杠啊!“阴性,你的没事。”我听爱人在宣告测试结果,睁开眼睛一看,在我的测试卡上“C”处显示一条红色,而“T”处未显示;是阴性;我悬着的心立刻落了下来。谢天谢地。上天还是眷顾我的。我暗自庆幸。可接下来爱人用同样的方法测试,他就没有那么庆幸了。他的测试卡上“C”和“T”处均显示红色条带,“坏了,我是阳性。”爱人有点沮丧地说道。“啊,你怎么是阳性呢?”我正在吃惊,儿子又把他的测试结果拍照过来。他的测试卡上是显示一条红色带:“还好,我是阴性。”我的心情又稍微放松下来。一家人,目前只有爱人一个人是阳性。“快,离我远点。关住门,你去那间屋里。”爱人果断地说。爱人边说,边戴上口罩,“我们俩立刻分开,不要把你再传染了!”
  我急忙走出他的房间,戴上口罩,如临大敌。曾经,以为疫情离自己很遥远,没想到,顷刻间,疫情侵袭到自己家中了。我一边安抚着爱人,我一边在群里给儿子发信息:儿子,多喝水,按时吃饭,吃药,不要熬夜,增加抵抗力。知道了,妈,您和我爸分开吃饭啊!你们不要在一个房间啊!知道了。我答应着儿子,忙找出消毒酒精,擦拭着爱人周边的家具,喷洒在地上,屋里的角角落落,家里仿佛弥漫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让我恐慌不已。我要用消毒药水在家里筑起一道防护屏障,让病毒消失在有限空间里。
  爱人心情很沮丧,他反复叨念着:“我怎么成了阳性了呢!我是怎么被传染的?”我安慰他说道:“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了,既然已经阳性了,我们想法治疗就行了!”
  爱人说:“家里没有退烧的药了,得想法买些退烧药来。”我正准备出去买药,爱人的手机响了,是老赵打来的。原来,老赵看爱人很久没有出门,问他怎么回事?“感冒了!在床上躺着呢!”“啊!”手机那头的老赵很吃惊,“需要什么药吗?我去给你买。”“那好,你去药店看看有没有扑热息痛片?”
  我说道,“让我去买吧?怎好意思让人家老赵去买呢!”
  “你在家待着吧!我是阳性,你就是密接者,不要出去,老老实实在家隔离吧!”爱人对我说道。
  老赵那天真是辛苦了,他在寒冷的天气中跑了几个药店,都没有找到要买的扑热息痛,最后转到离家很远的一个药店,才给买回来。买回药来,他隔着阳台窗户递给我,告诉我价钱。我说要把钱给他,老赵说,“不慌,钱不要紧,先让他吃了药,退了烧再说。”我拿着老赵买回来的药,心里暖融融的,患难之中见真情啊!老赵真是我们的好大哥。我在心中感慨着。
  
  三
  爱人吃了药,昏昏入睡。我想起儿子还在发烧中呢!又急忙给儿子送去药。儿子住在他的新房里,距离我们小区不远,儿子自理能力很强,在封控期间就预备好了各种生活用品和食物。我急忙骑着车子给送去了退烧药。到儿子居住的楼层,我把盛有药和几袋奶的塑料袋放在儿子房间门口,敲敲儿子的门;儿子出来后,和我摆摆手,让我离远点。我远远看着儿子把东西拿进屋里了,才放心走了。那一刻,我感觉我像一个底下工作者。可恶的病毒,把我们的亲情都给扼杀了,让我们母子只能远远相见不能相近,我噙着泪回到家中。
  爱人吃了退烧的扑热息痛,盖着两层被子发了汉,烧,在慢慢减退。我在家中戴着口罩,小心翼翼地出入他的房间,给他倒水、送饭,看着他入睡。家里的卫生间,装有紫外线消毒灯,我隔段时间就开开紫外线灯,给卫生间杀毒,爱人也是各位小心。他吐痰用卫生纸包裹起来,再扔掉。喝水的杯具和吃饭碗筷我单独给他一套,吃完饭我又把他的碗筷放进锅里用开水煮一遍,期盼滚烫的开水能杀死病毒。
  爱人感染的头一天,我寝食难安,晚上躺在床上都在听着爱人房间的动静,唯恐他有什么意外。
  第二天早晨,爱人的烧退了。我心稍微平静些,可儿子又传来一张第二天做的抗原检测图片,显示他也阳性了。
  我在群里一再叮嘱儿子:要按时吃药,吃饭不要凑合,多喝水,不要熬夜。我把一个母亲最柔软的心肠发挥到极致。父母不在你身边,自己照顾好自己。儿子安慰我说,放心吧,妈,专家说了,这就跟感冒一样,过两天就好了。
  我还把在网上看到的有关感染阳性后,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注意事项,和有关专家建议的文章分享在家里群里,让儿子看。儿子到底是年轻,生命力旺盛,他不断给我报告身体好转的消息:“妈,我不发烧了。”“妈,我今天好多了,妈就是嗓子有点难受外,没什么事了。”
  爱人的情况也在一天天好转。在药力的作用下,他到了第三天所有症状都在减轻。而我却感到了头沉沉的,鼻子也不通畅了。我想,坏了,我估计也被阳性了。
  爱人忙给我再次进行抗原检测。这次很不幸,我是阳性。
  
  四
  虽然得知自己是阳性了,可我并没有刚开始那么惊慌。因为从爱人和儿子被阳的经历中,我已经感到阳性我是在劫难逃的。你想啊,和一个阳性病人同在一个家中,即使再小心,再防范,也是防不胜防啊!况且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没有医生那些专业的消毒水平,感染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可从儿子和爱人被阳经历中,我感觉阳了并不可怕,只不过如同一场大感冒一样。儿子听说我阳了,又给我送来了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就像我当初叮嘱他一样,一再叮嘱我,要按时吃药。儿子还在群里发了一个幽默的图片,他自己手绘的三只羊和一只狼。他在图画一边写道:爸爸,妈妈,加油,我们这三只羊一定会打败新冠这只大灰狼的!
  第一天我的症状不太明显,只是感到鼻塞厉害,到了下午,头开始有点昏沉,我吃了药,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了。等到爱人叫我起来吃饭,我开始头疼,爱人给我温度计,让我测体温,三十七度五,有点低烧。我起来吃了饭,又继续喝了连花清瘟胶囊,嗓子开始发痒,咳嗽。蔼然又给我找出橘红止咳丸,让我服下。我服完药刚想躺下休息,这时,家里群里得知我们一家三口感染的消息,纷纷发来信息安慰我们。二姐、五姐,还打来电话问候,她们和我视频聊天,安慰我好好休息,我从她们口中,也得知两个外甥也感染成阳性了。她们鼓励我不要害怕,说疫情毒性已经很微弱了,如同感冒一样。我和两个姐姐聊了一会儿天,心情也好多了。亲情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力量。带着姐姐们的问候,我安然入眠,一觉到天明。
  第二天我依然鼻塞的厉害,而且伴着嗓子疼,低烧。爱人的情况已经好多了,他已经过了三天,症状也开始减弱,他拖着还没好利索的身子,起来做饭,给我熬红梨水喝。一大锅红梨水,我们俩人你一勺,我一勺,互相谦让着让对方吃煮好的红梨。浮世里的爱,就在一勺一勺里,那么动人,暖心。
  听说儿子的症状也在逐步好转,我给儿子说,“要不你回家来,我们三人都阳了,就不用怕了,我们一起喝点红梨水吧!”儿子说,“我自己可以熬着喝,你们喝吧!我一会儿回去拿点冰糖。”儿子不一会儿工夫,骑车回来了。他很小心,依然隔着阳台窗户和他爸对话。嘱咐他爸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儿子被阳,变得懂事多了,知道心疼父母了,这让我很欣慰。第二天一整天,我的生活规律依然是按时服药,卧床休息。躺在床上,虽然身体还有点不舒服,但我远离家务,静下心来闭目养神,宠辱不惊,有了难得的清闲,我没有焦虑不安,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坦然面对身上的病情,甚至还有一种偷闲的小窃喜,我要用难得的养病机会安抚我一直浮躁的心。用这时间打开手机,读社团的一篇好文章,把心底里酿酿已久的文章打个底稿,再静下心来聆听一段音乐。一场突如其来的阳性,却成全了我搁置许久的心情。
  当药劲在我身上慢慢发挥作用,第三天,我不再低烧了,转为咳嗽,胸口还有点憋闷。而儿子那里传来了好消息,儿子转阴了。仅仅刚到五天时间,儿子就由阳转阴了,儿子的好转让我信心倍增。爱人病情也到了第五天,可他依然是阳性。我鼓励他,“不要着急,慢慢来。”爱人说,“我基本上好了,不发烧了,身子症状也没有了,阳性只是时间问题了。”果然,到了第六天,爱人抗原检测成了阴性。一家三口,两口胜利由阳转阴,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我看了网上专家给的建议,及时调整了吃药方向,不再服用连花清瘟胶囊,改为服用感冒胶囊,鲜竹沥口服液,爱人依然给我熬红梨水喝,第三天、第四天过去了,症状在一步步减轻;到了第五天,我再次用抗原试剂测试,我也顺利转阴了。
  
  五
  窗外阳光灿烂,品着爱人熬好的甜意浓浓的红梨水,听着高山流水的乐声,写下这段文字,伴着暖暖的风,我这颗心儿也像风筝一样被放了出去,乘风直上,和白云共舞。一场意外的被阳,让我和家人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的磨难。在这场被阳的病中,我见识了真情的友谊,老赵在寒风中四处奔波给我们买药的场景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温馨画面,我体验了友情的可贵,姊妹们在关键时刻给我们送来温暖的问候,亲情,给了我真真切切的感动;我和爱人、儿子,我们抱团取暖,互相鼓励,互相关爱,共同抗击病魔,亲情链,在疫情面前更牢固了。
  夜幕降临,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阳走阴来,柳暗花明,所有的一切都将开始,不管工作、生活,我们依然要忙碌着。全家被阳,这个小小冲击给了我们全家意外的享受,切身体验中,也让我们对疫情有了新的认识。疫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恐惧心里,再凶猛的疫情在人类面前也会乖乖就范。人生在世,不仅会遇到美丽风景,也有意想不到的意外磨难,用阳光的心态,坦然面对,随遇而安,积极应对,等到风雨过后,便是彩霞满天。
在我和家人被“阳”的日子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放开之后
下一篇:如果思念有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