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半山落花

半山落花


  斜倚着花树,一瓣瓣花儿忽飘忽落,随风飞舞。思绪没被扯乱,眼睛在书页上好似在亲嗅清香的文字。耳朵在半山间寻觅着落花,窸窸窣窣,细细微微,而又似有似无。
  嗅觉里寻觅文字的清香,声响里分拣出最美的天籁,我不想依靠谁来传达,我想靠着自己来感知这一份美,一份温馨。可以吗?我吩咐着我的思绪,不再被尘埃染,世俗牵绊,也不再被喧嚣扰乱。
  居住在半山腰小屋子里。尽管窗口很小,却很明亮。推开窗牖,有月时,满眸月光泼洒小庭院里;有太阳时,又是满院子的灿烂阳光。想想就美呢,月光,阳光最好的东西,却是分文无需的,我享受的最多也最充足。
  此刻,安静的好似一朵出岫的云。寂寂中,静静的好似什么都不存在,又好似都在。虚无,一种感觉,一种虚无走向虚无,一种空了走向空了。默默地,宁静之中。
  我想说的是,静下来了,美好会慢慢靠近你的。
  起身,移来一把旧椅子,慵懒地歪坐上去。披着的一件外衣慢慢滑落。一半在身上,一半在椅子下,衣服上粘满的是落花,衣袖上沾满的花香,整个人都沐在花香里。此刻鸟鸣稀落,周围景物都毫无次序,残花被风席卷着。飞扬到天际,到野旷天底树,到溪崖绝壁。
  或许,勿需几场雨的,已然是洗涤了山呢。忽然之间的感觉,山一下子就空了,树叶稀少了,花儿疏落了,小兽儿藏匿了。连云儿,也懒懒地飘在山顶的一角,安然仰卧,一动也不动了。
  此时,树下,捧温了一书;案上,放凉了一茶;院门,斑驳了柴扉;烟囱,飘起了炊烟……唯有花儿,半山间,杳然世外似的,瓣瓣飘落,没有悔恨也没有遗憾,缱绻在阳光下,缠绵在月色、斜风微风里,抒情在鸟啼鱼唼间。
  默默看着,花瓣覆满的书页上,字句在书页上被谁拨动,拨弦的竹片?挑琴的指尖儿?好似抚弄的玄琴,弹跳着,一缕缕香溢,一抹抹的花红,一瓣瓣,一片片,随着风慢慢飘落,说有节序,也没有节序,说有音律,也没有音律。只是一味地飘飘,落落,不择地势与方向,勇敢地飘去……
  空谷幽香,那缕缕包裹心灵的暖意,清溪鱼雁,那阵阵传达未至的愁绪乡愁;那丝丝萦绕梦魂的温情。是琴声?还是心弦?是诉说?还是抒写?跫跫足音,烟霞雾涣,寂寂山谷,冷迹人影,飘飘渺渺,起起伏伏。
  是什么,把相思苦盼的心境掩埋在来路?是什么,把那浮华的清寂穿透?又是什么把那空许看穿?是生命在回眸里,一声声发自肺腑呼唤,还是漂浮的心儿,早已厌倦浪迹天涯,无着无落?终要回归?螺号在海岸线,伴随着晨光声声响起,音乐随着风帆在蓝色海上扬起。喧杂的人声、海浪、鸥鸟之声早已揉进了耳畔。
  
  二
  或许,过于浮躁,或许,心不静,总是烦乱。亦或许走得太快,错过了许多风景,错过了许多晤见。一个浮躁的人,总是充耳不闻,一个匆忙的人,总是寻者不见。不如,慢下来吧,不如不要走得那么匆忙,就此安居下来。从此,再也不去错过,不去漠然,不去盲从,再也不去陷入迷失的追赶。
  于此,坐在山间,坐在溪边,坐在树下,坐在山月里。坐在有松子凋落的丛林,有花瓣簌簌飘坠的溪水旁,有麋鹿羚羊光顾的一水间,有仙子一瞥惊鸿的蒹葭水岸。
  就这样,静下来。回眸看一看自己,向心看一看。静下来,再静下来,回到自己的心中看一看,去斳见那个久违了的我自己的内心。与自己的心儿倾诉,与自己的内心推心置腹地来一次深谈。
  一杯茶,一案清香;一壶酒,一室沉醉;一本书,一心相随;一把琴,一知己;一袖风,一生洒脱。想开了,浮生百万,不过须臾而已。想通了,遇者千万万,不过一爱一知己。看开了,世事浮云,看穿了,不过了然。最是不过的,或许就那句是:东方日出僧未起,说来世事不如闲。
  一句不如闲,胜过多少虚度时光。
  拾捡落叶,支起铜壶。燃起一捧红叶,煮一壶茶香,捻几瓣山间自落的松子,放入杯底。瞬间,一杯松子茶香,在山间袅袅升腾,飘散。清香的松子味与自然同味,直抵肺腑,香溢心间,驱散杂陈、浮躁。
  有人来吗?不禁问了句。紧接着回答:自然会有的。
  有道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一个人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你,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接受你。正是灵魂深处,自然会有相同的气息传达,相同的意味抵达。相同的趣味,相同的爱好、所向。
  那么,果真有人会来,做什么呢?自然是吃茶去。或者下棋去。再或者赏花去吧。还有更美的呢,就是看着半山的花落。一瓣瓣,又一瓣瓣飘落、飘落……
  说来一句:吃茶去,仿佛间有直指人心的力量,令人一下子会立时平静下来,放松了下来呢。不再烦扰,不再浮躁,不再焦虑,不再恐惧不安。那么一句下棋去呢,赏花去?更是彻底放空自己,释放自己。让心儿好似倦鸟一样找到了巢,有所归依。从此,安定下来,不再急躁,也不再忙乱,从来没有过的安闲,舒展。
  而我,唯有半山花落,陪在身边。看书写字,打扫庭院,摘菜淘米,出出进进,忙忙碌碌。人在花影里,心在风景中,半山花落,摇摇曳曳,纷纷扬扬。美丽的背景,成为了日常。
  想想,生死不过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只不过是满目风景不为眼睛而存在,却为心灵而停留的一种安然;又想想,声音是一种心灵传送的媒介,盈耳天籁、地赖、人赖不为听见而婉转,而是为与之共鸣而悠远。再想想,品茶是一种禅意的呈现,或许,满口余香并不只单单为解渴而流转、咂舌,而是,为心灵的滋养而禅定、开怀,更是一种神定自闲。
  
  三
  不是想不开,也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心儿依旧被俗世缠裹着。好似化蛹的蝶翅,在最后的蜕变中,被贪玩耍的孩子小小的手儿给撕扯开来,看似在帮忙,其实在扼杀。
  就这样无法蜕变成美丽的蝴蝶,就这样再也无法飞升。那些破损的残翅,跌落在泥泞,或是风里。没人知道它是什么,它原本可以不这么凄惨。完全可以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翩翩起舞,自由飞翔。
  而今,只好沦陷,只好坠落。献身于一次小孩子的游戏,一次好奇,一次不经意。我想,那不是蝶的本意,蝶从来不会灰心,也不会因此沉沦下去,它一定要飞起的,即使它的翅羽千疮百孔,它依然一次次在做着努力,努力飞起。是的,蝴蝶没有放弃,它会再次鼓起勇气,再次在蝴蝶的岁月里蜕变。
  不知觉,天色暗淡。鸟儿归林,小兽匆忙奔跑,急着回它的洞穴,蝶儿也不知所踪。只有叫黑儿的狗儿趴在身边,蓦然间,有些落寞,说不出的一种空寂,填满心间。
  回屋,燃起灯火,晚饭不过是米粥就着老咸菜,白馍陪着山间园子里的绿叶菜。黑儿摇摇尾巴,好似说饿了,简单吃过,顺便将残渣剩饭给了黑儿。收拾停当,回转身,寻出一本书,借着灯花闲读。
  看看满屋月色,才知夜已深了。空谷里有悠悠声音传来,似风声,似花儿飘落声犹似溪水潺潺声响……或许,自己习以为常,不再感觉孤独,倒觉得,在空谷里,可以随意游在风里、溪水里、花草的香气里……正是应那句:中有如带水,流出心源清。我欲从之游,临风濯尘缨。
  不由得好似穿越时空,谒见了那位古人,时空里心灵的呼应,寂寂的旷宇,维系那微妙的一念一斳见。谁知,这也是一份难得,一份天地给的机缘,一份淳朴、守拙。这一刻的思恋与萦绕,是否明月可入怀?廓然澄明;是否鲜花当酒饮,醉了华年?又是否,轻风可架,肋生双翅飞向九霄?
  从此,看清镜花水月皆是虚像、幻象,把握心中念想与向往,或许更加了悟:心念向善则福德自来,心念向恶则自食恶果,一切功名利禄痴恨怨情皆是虚无。既然是虚无,何苦纠缠不清,何苦念念不忘?
  那么就此放下吧。放下,那些没有结果的情爱,没有未来的空念;放下,那些金钱、名利,不再执着,不再负累。一切如过眼云烟,如梦一场,一切皆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正所谓空不异色,色不异空。
  月照庭院、屋子,狗儿早已酣眠在梦里,连同周围的一切都在梦里,包括山、水、花草,树木……
  看看苦乐皆随风,想想,叶生花开皆从容。坐看云起落,卧听夜雨穿山过,心里澄明,风儿清爽,袖一袖清风,携一片白云,不惧无有,也不痴迷有无,安分守心,淡然,从容。
  仿佛间,这空山里的老松似老者。缕缕清风就好似他的指尖,在山巅、溪流、花草树木间随意的拨弹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是,放下执念,才能放过自己,放过自己,才能将清风缕缕吹进心田,吹进思绪里。淡然,从容。
  于是,才可以听得到半山花落,空谷回声,雁鸣长空,鸟鸣深涧……也就听得到了我们自己的心音,听懂了自己,听出心之所向。
  世事变迁,烟霞雾涣,或许一切,并非我们能够把握。然而,我们至少是自己的朋友,不迷失自己,不与灵魂脱节,在远离自己的路上,不断把自己招回,招回……做一个有灵魂的人,一个真我。
  看看月移树梢,花影纷乱。呢喃鸟梦,夜已半酣,半山花落,唯我独享。还是早早睡吧,明晨早起,扎帚扫落花,闻香读好书,炊烟备早饭,荷锄田地间。
  嘿嘿,又是一个艳阳天。
半山落花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