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我们再回首

序言
  
  我们自己的节日
  终于走到一起。带着激动和好奇,越过千山和万水,经历三十年期待,终于走到一起。如同千百条涓涓细流,汇聚成一片汪洋,欢腾得足以让所有激情沸腾起来。这是我们的节日,这是我们的盛宴,这是人生的一次洗礼!
  我们都曾怀揣梦想,都曾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也曾振翅高飞,也曾铩羽而归。但,同学,你是我的吗?这个家,这个温馨之家,是我的吗?能够让我看看你吗?看看你不再清澈明亮的眼眸,看看你历尽沧桑的脸庞;能够让我抚摸你吗?抚摸你那飞翔了三十年的梦,抚摸你那细腻如初、粗糙若砺的双手吗?这么多年,我们默默耕耘了自己的天地,我们创造了东方神话,我们拥有了辉煌的事业,我们拥有了温馨的家庭,我们完成了自己的塑造。我爱你们,我想你们,我拥抱你们。
  
  相聚
   三十年如一瞬,一切宛如昨日。昨日就如同冬日里一片片皑皑白雪,亦仿佛清浅一池春水,不刻意一些儿颜色,像一曲曲很纯粹的轻音乐。而现在,简直就是春意闹枝,风送芰荷:你看那一支支寒梅尚未隐去,一团团芙蓉直惹你眼眸,一丛丛海棠,一朵朵玉兰,争奇斗艳,竟相怒放;一瓣瓣桃红,一纤纤柳绿,婷婷袅袅,心香幽幽;最是那满坡映山红,正起烈焰,烧透一壁江天。而这时你置身于其中的,是一幕幕热烈的京戏。瞅瞅所有面孔,时光在原来稚嫩的脸上,刻满了生活的痕迹:有成功、有沧桑,有浓烈、有平淡,有灿烂、有沉静,有高潮、有挫折,而更多的是成熟,是珠圆玉润,是燃烧的激情。昨日的毛头小伙已长成男子汉,矗立天地间;昔日的黄毛丫头,竟酿得风姿绰约,温婉撩人,饮一口便醇香不已。余光中诗曰:那么多的表妹,走过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谁解两壶杏花语,一任听闻花声音?
  
  晚会狂欢
   这是一个沸腾的夜晚,这是一个激动的时刻,这是一个动人心魄的场景。
  就唱跳,就欢畅。
  将那杏花老醇再上一坛,让那年少轻狂再来一回。
  传统的“三句半”将传统的过去和不传统的现在巧妙结合在一起,“昨日仿佛在眼前,当年故事说不完,今晚通宵都畅谈,闭嘴难”,高潮自第一个节目开始。笑声把我们引入一个轻松、欢乐、祥和的晚会。
  当掌声响起来,我们看到的是红地毯和鲜花,而那背后的沧桑、艰辛和努力,我们可曾记取?
  那一群资深的姑娘们,身着各种款式、各种花色的旗袍,或小立,或沉吟,或凝眸,或款款而行,如三两朵幽兰或一丛丛杜鹃,将那小小舞台濡染得活色生香。最是那名叫江南的女孩,将两阙唯美诗歌——《旗袍》,朗诵得美轮美奂。
  “邂逅了旗袍邂逅了你,邂逅了前世的守望,玲珑了曲线玲珑了谁?玲珑了昨日的初妆。”
  如此嘈杂的人群突然间静了下来,静听绣花针落地。
  一组高亢明亮的《龙船调》子,把龙船从故里从记忆中牵引出来,借问酒何在?似是故人来。
  无论是《校园的早晨》,是《让我们荡起双浆》,还是《年青的朋友来相会》,都将我们带回了火红的86年代,羞涩、青涩、青春的年代,谁都拥有一双待飞翔的翅膀,随时准备高飞。合唱未必专业,但让我们感动不已。
  国标舞,又是那一对璧人,男生以那高大威猛的身姿,舞动那女生的娇小柔美,如同流星闪烁,旋转之际,只见红裙不见人。
  在大别山深处,是谁拉着妈妈的手?独唱《再见大别山》《拉住妈妈的手》,赵同学用纯正的民族音色引领我们走进大别山,走进妈妈的目光。
  独舞《鸿雁》,江南,还是江南姑娘,黑衣黑裙,一如黑色天鹅,从蒙古高原一路走来,一个人独自。
  “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惊游龙。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裙时云欲尘。”
  美得窒息了呼吸,凝滞了时光,连一片轻羽都忘了跌落。一个真正的舞蹈,一名最后的贵族。
  红旗舞《大海航行靠舵手》,一首文革的歌曲,一个文革的舞蹈,一群文革出生的同学,一帮草绿色军装的红卫兵,在会长、“会母”的引领下,手持“红宝书”,在舞台上模拟着“狂热”。本就一个戏谑的节目,恰刘同学忘记队形,左右逡巡,前后跑动,方形大耳,憨态可掬,让一个舞蹈,变了暴笑小品,立时秒杀本山大叔。
  澧洲大鼓。老班长微熏的酒意,俚俗的唱词,略带沙哑的声音,正宗的桃源腔,把个桃源的人情世故演绎得淋漓尽致。
  难忘今宵,难忘相聚,难忘的是今夜的情怀,难忘的是不眠的眷恋。节目终了,篝火蓬起。一梱柴禾一瓢油,熊熊的火焰点燃了滚烫的激情。一百多人,手牵着手,心连着心,将所有激动舞动成一条巨龙,大家跳着的高,跳着桑巴,跳着兔子舞,跳着自我,红红的焰火触摸着每一寸欢乐,触摸这因为失控而泪眼模糊的脸。
  所有节目,从幽默起,自歌声终。精彩不断,高潮迭起。手到拍红,脚到跺疼,笑到泪流满面。欢乐到了极致,将所有艰难、心酸和种种不快统统抛诸云霄外。
  
  莫道青春不重来,我自狂欢到天涯。
  
  惜别
  灞桥折柳别,相看两婆娑。
  月起月落月如勾,秋风萧瑟,寒蛩不住鸣。夜很苍凉、很寂寥,月很苍白、很纤细,同学们三三两两,摩肩抚背,紧紧拥抱。夜晚的离别,最催人肠断。没见时光催人老,但闻汽笛将人伤。
  花开终有时,盛宴不重来。两行相思苦,一掬离别泪。让我们以友谊的名义,铭记这一刻,牢牢握住这份温馨,这一松开恐怕又是千里万里,关山遥迢。
  不哭,哦,不哭,挥一挥衣袖,就带走这一片云彩,善自珍重。
  
  便创作一首歌曲以记之:
  
   再聚首
  文昌远,沅水长,
  江上水涟涟。
  晓雾中,立窗前,
  为与你遇见。
  五更起,半夜眠,
  梦想被点燃。
  
  rap:
  美女瞅了几眼,功课做了几遍?谁在孜孜不倦,黑板看了没看?篮球烂了几个,南瓜吃了几餐?堤上谁的背影,心中谁的依恋?
  
  海之北,天之南,
  聚首泪涟涟。
  乡音在,鬓已斑,
  转瞬三十年。
  
  山一重,水一重,
  梦想有多远?
  
  rap:
  天真的少女,青涩的少年,朗朗书声何处寻见?当初的红颜,追寻的望眼,是谁将你长发轻挽?
  
  多年的风霜,
  满手的老茧,
  曾经的青春依稀可辨。
  紧紧的拥抱,
  
  深深地祝愿,
  愿将祝愿永藏心间,
  
  永藏心间。
三十年,我们再回首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儿时的姐姐
下一篇:怀念油灯时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