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用两道光来表白


  爱情,最浪漫的,有人,是用玫瑰来约定;最欢心的,有人,是用钻石来发誓;还有人,会实惠一些,是用房子车子金钱来信誓旦旦。可是,在这里最让人感动的,是有这样两个人,爱,他们只是默默地,用两束光来表白着……
  她叫星儿,他叫亮儿,他们一个村子里住着,他们都姓于。星儿比亮儿大两岁,他们一个村子里读书,一起长大。那村子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村子,唯有那山那水那人,却深深地印在里彼此心田里,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烙印一样。
  亮儿在他们村子里读书算是最多的了,他一直读到了师专。星儿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天生聪颖又好学,父亲有意让她多读书,她也很算是争气,一直读到了到高中。
  在当时的条件下,又是在偏远的山村,女孩子读到高中的也很少了。因为,星儿爹指望着星儿能多读几年书,回家给他当个帮手,星儿爹一直做生意,是村子里唯一经商的人。
  当时的山村,非常闭塞,信息和交通都不方便。因此,村子里有些农副产品倒腾不出去,有些水果和蔬菜就生生的烂掉了,也换不会一分钱来的。
  于是,星儿她爹就试着往山外倒腾,做些水果蔬菜各种农副产品生意,还有他也将村子里的一些山货运到外面去销售。但是,因为能力有限,生意做得也不算大,只是糊口饭吃而已,星儿爹本指望星儿多学点文化,将来毕了业,会帮他把生意做的再大一些的。
  可是,星儿没有按照爹的愿望去做,她一毕业就去教书去了。去就去吧,最让星儿爹想不通的是,星儿竟然还选择了比自己村子更落后更艰苦,也更偏僻的大山里去教书,说什么那里最需要她。
  星儿爹一听星儿说这事,就气得火冒三丈,连连摇头。他咬着牙,跺着脚说:“唉,星儿呀,星儿呀,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既然要去那大山里,还读什么书?没文化的也能去。”
  星儿见爹生气,就微微笑着说:“爹,那可不一样呀,谢谢爹呀,您让星儿多读了几年书,这才能去大山里教书呀,若是没有文化,去了也是白去的。呵呵。”
  星儿一天也不耽误,说去就去了。她谁也没有商量,因为她早就下定决心,要去大山里教书的。说起亮儿,那是村子里谁都知道的,星儿和亮儿从小就很合得来,他们是很好的伙伴,是相伴着,一起长大的。
  星儿比亮儿大,也总是对亮儿很照顾,好吃的好玩的,一直都是让着亮儿的。好似照顾弟弟一样照顾亮儿,直到渐渐两个人都大了,亮儿才慢慢像个小男子汉似的,遇上什么事,都去护着星儿了。
  还有呀,就是他们慢慢长大了,才有些不好意思总在一起了,尤其是村里人都说星儿亮儿天生一对,地配一双时,亮儿不觉得什么,星儿倒是很不好意思了,就有意躲着亮儿。
  然而,亮儿才不管别人说什么呢,他依然喜欢和星儿凑到一起,砍柴,山上采野菜,水里去摸鱼虾,都喜欢喊着星儿一起去。
  星儿临去大山里教学的头天晚上,忽然,星儿坐在窗前望着月亮,想象着大山里那些孩子,想要上学,和对知识的渴望,心里更加坚定了要去那里做一名教师的决心。此刻,点点星光下,有一束光在她窗前晃了几晃,不用说,一定是亮儿在晃的。
  要是从前,星儿会毫不犹豫奔出去的,可是,今晚,她却一定也没有动,她想亮儿一定是来阻拦她去往大山里的,可是,谁也休想。
  
  二
  不知觉,星儿读初中了,星儿大两岁,早上了一年学,接着亮儿也读初中了。当时村子里没有初中,要到外面村子里去上学的。
  每一天,星儿和亮儿还有村子里的去他孩子,一起结伴走出村庄去上学。那时候天天要往返好十几里的山路,山路很险峻,也难走。经常走夜路的,因为要早起,还要贪黑回家。
  为了方便走路,星儿爹給星儿买了一只手电筒,星儿知道亮儿也很需要,就悄悄得攒钱也给亮儿买了一只。当亮儿接过星儿送的手电筒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随口说:“星儿,你真好,等我长大了,好好报答你的,嘻嘻。”
  星儿也笑了,就问了句:“亮儿,你报答我什么?才不稀罕呐,你好好学习就行了,谁要你报答。呵呵。”星儿说完脸就红了,低下头去,用脚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子。羞得脸儿红红的。
  亮儿就说:“星儿,你长得真好看,嘻嘻,不是我说的,村子里人都这么说。”
  星儿越加害羞:“越说越离谱了,不再理你啦,欺负人,告诉你娘去,哼。”星儿脸儿也就更加美艳,似一朵似开未开的桃花,微醺浅醉。
  或许两个人心里都有那样一种两小无猜的情分吧,但都太小,情爱,对他们来说,还只是一种懵懂,默默地一种好感,一种朦朦胧胧,并不知情为何物。
  但是,在大人们眼里,都感觉这两个孩子,比较合适,俩个都喜欢读书,都很好学,也都很上进。“真是一对呀。”每当村子里的人,说起星儿和亮儿就会说上这么一句的。
  亮儿拿着星儿送给的手电筒,照着自己黑夜里的路,心里敞亮极了。时间久了,日子长了,他去找星儿,只要在星儿窗口用手电晃几下,星儿就知道是亮儿来着自己了,亮儿总是用手电发出这样有特点的光束来:三长一点,三点一长。星儿也学着亮儿回应:三长一点,三点一长……让后两个人就见了面,哈哈地笑着,说也没问谁什么意思,好似心有灵犀一样。
  渐渐地两人都长大了,星儿高中毕业去了大山里教书,亮儿走出大山去读师专了。村里人都觉得,这下两人距离总算是拉开了,亮儿是唯一走出大山读大学的人,你星儿,不读大学本来就比亮儿学历低了,又去了大山里教书,看来两个人的爱情是没戏了。
  也就从那一天起,再也没有人说星儿和亮儿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了。星儿爹就很是着急,因为他一直看好亮儿,喜欢亮儿聪明好学,知老知少的,很懂事,村里人没有不夸没有不喜欢的。
  这下完了,星儿呀,脑子里进水了,咋还选择去了大山里面去了呀,那穷山僻壤,交通不便,通信业不发达,再落后不过的了。星儿爹干着急,星儿却没事人一样,一心一意地去教她的书,还说:“爹,我要全力以赴,什么也不去想了,好好教好那些山里的娃儿们。”
  不知不觉,星儿就在大山里教了三四年学了。却很少回来,就算是寒暑假她也住在她的大山里,办一些寒暑假学习班,给孩子们补课,当然都是免费的。
  其间亮儿寒暑假回村子里,总是想要去看望星儿的,一是被娘拦下,再就是都被星儿拒绝了,星儿总是说:“有时间还是好好读书吧,珍惜读师专的机会,好好学习,孩子们多么需要老师,都渴望读书呀。”
  亮儿也就安心好好读书,不再多想别的,他几乎那时间都用到读书上,很少出去玩耍。而亮儿的母亲却感觉,现在亮儿不在要和星儿有什么来往了,因为两个人不在合适了。
  
  三
  亮儿娘总是对村子里人毫不避讳地说:“我们家亮儿,可是大学生呐,读师专也是大学生呀不是?那星儿什么也不是,没有读大学,就没有学历呀。唉,比亮儿差远了。”
  “是呀,是呀,这下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无法比了。”邻家三婶子听了也跟着说。前院的刘嫂子也说:“原来看着他们真是相配,现在看来不再相配了。”星儿的五爷一听就叹气:“唉,命呀,星儿就那命,也是自找的,去哪里又不行,偏偏去那么个鸟儿都不拉屎的地方,看来,亮儿和星儿俩人的事……”
  亮儿娘嘴上没说,心里想:亮儿,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呀,骄傲,就是骄傲,而星儿,不过就是一个民办教师,谁不知道,待遇不一样的。亮儿迟早是要留在大城市了,还会再回来吗?
  亮儿娘天天催着亮儿交女朋友,一再对亮儿说:“亮儿,只要在学校里,或是那个城里的姑娘感觉合适就快定下来,你也老大不小了,一毕业,咱们就快把婚事给办了,娘呀,还等着抱大孙子呐。呵呵。”
  可是亮儿也不用言语,娘说急了,他就说:“娘,我记住了,您呀,就放心吧。”
  说来也是,星儿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偏要去那么那么偏远的大山里?自己的这村子已经够穷过落后的了,她去的大山更穷,更艰苦,她这不是傻透气了吗?星儿爹想不通,一村子里的人也都想不通。
  然而,更让人想不通也没有料到的是,亮儿毕业后,推掉了前来招聘的好多学校,也都是条件很好的城市里学校,它竟然坚决要去了大山里教学。
  亮儿这一想法刚一说出,亮儿娘别提有多气了,数落了亮儿:“真是读瞎了书呀,好容易走出山村了,硬是要回来,冒傻气呀,唉,气煞我了。”于是,亮儿娘什么话也不再多说了,就将亮儿锁在了屋子里:“那里也别想去,给我在家好好想想吧,啥时候想好了,娘在啥时候,放你出去。”
  可是什么也阻挡不了亮儿的。他还是去了,他义无反顾,去往了大山里面,只是,并非星儿去的那个山村,而是正对着星儿的一个山村,也就是一座山,他与星儿两座山遥遥相对。
  夜晚,星儿劳累了一天,背完完了课,读了一会儿书,猛然一抬头,好似被什么晃了一下。于是,就走出办公室门去,站在山顶,她望见了,一道光亮,在星光灿烂的夜里,那般显眼,那般明亮。脑海立刻回到她的少年,好似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星儿,星儿,看看多么亮呀,哈哈。”
  不会是别人的,一定是亮儿的,可是,亮儿咱又会在对面山上出现呢?星儿疑惑着,她不敢相信,虽然她是那么的深爱着亮儿,可是,人各有志,她不想为难亮儿,也不想亮儿因此耽误了前程的。
  星儿一直压抑着个人感情,因此,她有意距离亮儿,才忽然感觉好久都没有与亮儿联系了,不由得低低呼喊了一句:“亮儿,你好吗?”
  星儿痴痴地看着对面的光亮,她急匆匆回到办公室里,找出自己的手电筒,也晃了以下对面。因为她一直和亮儿有呼应的,她就如年少时一样,按着手电开关,三长一点,三点一长……
  对方也是回应着,三长一点,三点一长。也许只有相爱的人,才有这样的心心相印,也许只有两小无猜,只有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才有如此默契。
  就是亮儿,不会是别人的。星儿心里慢慢被幸福淹没,还是亮儿懂我呀,亮儿你也来了,你真是我的亮儿呀,我爱你呀,亮儿——默默地,星儿流泪了,她知道亮儿在用行动告诉她,有多爱有多支持她,亮儿还是他的亮儿,从来也没有变,爱也从来没有变。
  仿佛间,从对面的山顶也同样传来一个声音:“星儿,我爱你,嫁给我吧——”风儿不负使命,将那爱的表白送过来,两道光更是不负使命,交汇在一起。此时,星光灿烂,月光融融,此刻,花儿正好,雁儿在空里鸣叫着:“嫁给他,嫁给他,祝福你们天长地久。”
  亮儿和星儿结婚了,结婚的那天,两个人不仅得到了家人的祝福,也得到了好多个村庄里的人的祝福,人们得知了他们这一对人儿,为大山教育奉献出自己一切时,纷纷赶来祝福,可是,两个人谢绝了,因为他们只是办了长结婚证,简单与家人吃了个饭,就又返回大山去了。
  婚后,他们依然各自还在两座山的山村里教学。漫漫长夜,当星儿亮儿在思念对方的时候,依然会彼此站在各在的山顶上,用手电光照向彼此,传递着情爱。或许,他们没有什么感天动地,他们再平常不过。然而,就是这两个平常的人,在默默为山村教育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热情。就是这两个平常的人,默默守候着他们的爱,所有情爱,所有情话,就在这两道光里默默地表白着,传递着,是那般璀璨,辉映,是如此,炽烈,真挚,而又一往情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老家的药铺
下一篇:摘桃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