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鱼之趣事

鱼之趣事

推开记忆的门楣,迈进童年的韶光,往事如缕缕春风,吹醒了心中那尘封已久的快乐;又如一树梨花,灿烂夺目,馥郁芳香,氤氲着每一根兴奋的神经。
  
  一
  记得小时候的故乡像一个叽叽喳喳的鸟林,一到夏天满是孩子们的身影,下河游泳捉鱼成了他们最大的快乐。在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清凌凌的河水伴着微风,泛着丝丝涟漪,在阳光的映照下像银色的鱼鳞,晃耀人的眼睛,孩子们脸上个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两岸杨柳袅袅,千万根柳条好似姑娘的长发,轻柔地抚摸着堤岸。
  “噗通、噗通”,孩子们纵身跳进河里,像一颗颗炮弹炸起一片片水花,在空中散开,形成一朵朵晶莹的小梅花,打在脸上,眯缝着双眼,口中呐喊着:“来吧!”几只可怜的鸭子吓得“嘎嘎”地扑腾着翅膀逃走。
  一个,两个,三个……伙伴们纷纷跳进水里,小河顿时热闹起来,河水荡漾着,蹿起叠叠的浪冲击着岸边馨香的泥土,发出“淙淙”的响声。河里的鲢鱼也许是受惊了,跟着有节奏地跃出水面,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从我眼前潇洒地“飘过”,有时我的手若伸得快一点儿,还能碰到它硬硬的脊背,大喊一声:“嘿!哪里逃?”鱼儿不见了,我的心仍在怦怦直跳。
  当然仅凭这样就能逮到它,很难,这需要技术与运气。我们一般要利用简单的道具——改装后的鸡罩,将它的四周用细网牢牢地绑上,不让鱼儿从较大的缝隙里逃脱。关于捉鱼这件事,大家一定要相互配合,还要注意保密。这个鱼塘生产队分给了七户人家,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在抓鱼就会被驱赶,弄得灰头土脸的,回家说不定还要挨顿打。
  包括我在内,几个孩子的水性都非常好,一个猛子便能扎出十几米远,有时“游泳健将”张勇刚刚还在对岸笑,一会儿工夫就潜到了我的身边,像传说中的水鬼一样抓住我的一条腿,让我惊慌失措,哇哇大叫。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头冒出水面,用双手抹去脸上的水,哈哈一笑,做着鬼脸,让人哭笑不得。不过次数多了,也不觉得可怕了。
  这条小河确实不大,面积大约只有八亩,整体形状有点像中国地图,如同一只雄鸡,河中间的水比较深,大约有两米,岸边有的地方不到一米深。想要抓住一条鱼光靠蛮力是不行的,要学会合作,要以智取胜。大家在张勇的指挥下,实现分工合作。首先,几个人分别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向东驱赶鱼儿,战战兢兢的鱼儿最后被赶到了东边的“鸡嘴”处,这一狭小的地带,水深不过一米。张勇让我拿着鸡罩瞅准时机猛地罩下去,然后将一只手伸进去一通乱摸,里面的鱼儿成了“瓮中之鳖”,它在里面惊慌失措地撞来撞去,我的心也跟着撞来撞去,有时直接撞到了我的手上,这时我就会兴奋得大喊:“嘿!我罩到了!我罩到了!”
  大家便聚拢过来,有经验的张勇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直接埋进水里,不消片刻工夫就将里面的一条鲢鱼捉了出来。好大,好白的一条鱼啊!我不禁伸出了长舌头,它足有两三斤重。张勇两只手牢牢地卡住了它的鳃部,将其举在空中,向大家展示辉煌的战绩。可怜的鱼儿离开了水面嘴巴仍然一张一合的,尾巴一摆一摆的,水滴甩到我的脸上,凉凉的,让人兴奋不已,心儿也跟着鱼儿“扑通扑通”地跳着。
  
  二
  我们也不是每次都能捉到鱼,十次大概能成功一两次。抓到鱼儿的那种兴奋劲儿就甭提了。大家流着口水,想象着烤鱼的香味。接下来,我们将这条鲢鱼进行简单地处理,然后放到火上烤熟了吃。
  大家还是听张勇的,他是张家孩子们中的“大哥”,尽管辈分比我还小一辈,但是年龄比所有的孩子都大,能力很强,有经验,我们都很尊敬他。我的任务是回家拿来一些佐料,还有的人负责找柴火,有的人负责杀鱼,将其内脏掏出,洗干净……
  还没到家,远远地就看见父亲扛着一把铁锹往家里赶,我的心里紧张得像在炒豆子,这要是被他发现了,一顿打肯定是跑不掉的。于是我放慢了脚步,藏在了棉花地里,等父亲回家背着一袋化肥离开后,我才悄悄地回到家中。外面的阳光很强烈,瓦屋里阴凉昏暗,我以为没人了,却猛然走出一个人来——奶奶,吓我一大跳。
  “又玩水了吧?我回头就告诉你爸爸去。”奶奶是刀子嘴豆腐心,最后都会替我保密的。
  “嘿嘿!”我冲着奶奶做了一个鬼脸,奶奶笑了,说:“小措兽的(小淘气的意思)。”
  我快速冲进厨房,用小碗将盐、味精、生姜等东西一样搞一点儿,
  然后飞奔到经常烤鱼的秘密地方——张勇家的甘蔗地里。这里有两大好处:一是比较隐蔽,二是比较清凉。
   “你怎么才来。”有人指责我。
  张勇将一些佐料放入鱼肚子,然后用荷叶一层层包住,外面再用一根细铁丝扎紧,丢到火堆里烤,大家围坐在火堆的四周,你一言我一语,兴奋之情就像过年放的鞭炮,点燃后想灭都灭不了。呼呼的火苗烧得热空气不断上升,上方的甘蔗叶子不停地摇曳着,没一会儿就蔫了。我也被火熏出了一脸的汗水。
  这些柴都是枯树枝,所以烟不是很重,否则容易被大人们发现。每次烤完鱼,我们都会将现场处理得干干净净的。
  五六个人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都在盯着火堆里的鱼,也不知道熟了没有。只见张勇用棍子轻轻地挑开火堆,然后戳了戳,最后又盖上。
  “没熟,这是急不得的。小火慢烤才香咧!”张勇煞有介事地说。
  他越这样说越能激发我们的食欲,大家停止了交流,不断地吞咽着口水,那迫不及待的神情仿佛已经饿了几百年。
  张亮有点等不及了,拿着棍子伸过去,想从火堆里掏出鱼来,被哥哥张勇给狠狠地拍了一下手,并朝他翻了个大白眼:“就你嘴馋!不行,再等会儿!”
  又过了好一会儿,张勇终于挑开了火堆,掏出了那包着荷叶的大鲢鱼,表面的荷叶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他用两根粗树枝担起那条鱼,把它放到一个没有火的地方,然后用小树枝一层层地剥去荷叶,香味越来越浓,我们再次瞪大眼睛盯着它,当鱼肉露出来的那一刻。张亮的口水竟然流出来了,滴在干燥的土地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瞧!张亮的嘴巴。”大家哈哈一笑,其实这里数他最小,最可爱。
  张勇将烤熟的鱼放在干净的绿荷叶上,用小刀切成若干份,先尽着别人挑,剩下的最后一份就是他自己的。
  我得到的是鱼的尾部,鱼的尾梢烤焦了,不过鱼肉蛮鲜嫩的,黄中带白,香喷喷的鲜美之气蔓延回旋,萦绕鼻端,令人垂涎三尺。闻其香,意醉神迷;尝其肉,回味无穷,怎一个“香”字了得!
  几个吃得快的家伙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一会儿就没了,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我,嘴唇翕动,喉咙在不断吞咽口水,其中的张亮就向我问道:“好吃吗?”
  “好不好吃,你不是吃过了吗?”我向他眨了眨眼睛,“要不给你吃?”
  “好啊!好啊!”他眼睛一亮。
  “想得美,向你哥要去!”我的态度突然来个急转弯,弄得他一脸的尴尬。众人哈哈大笑。
  吃完鱼,脱下短裤,使劲地拧水,直到拧不动为止,然后光着屁股陪着自己的短裤一起晒太阳,晒干了才能回家。否则回家后被父母发现了是要挨打的。
  大家半躺在甘蔗地的地头晒太阳,双手向后撑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阵哈哈大笑。不过我用半片荷叶遮住了最隐私的部位,他们不是。
  夕阳西下,伙伴们陆续回家,美好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三
  其实水中捉鱼还不是最有意思的事儿。第二年暑假里,为了抗旱,队长跟大家商议后决定抽干河水去挽救快要枯死的晚稻。
  往年,雨水多时,河里的水总是满陂,今年只剩下一半,下降了半米深,不会游泳的成人都能从河中心蹚过去。水泵只工作了一天一夜,河里的水就被抽干了。田里的晚稻有救了,河里的鱼儿却遭了殃,不管是大鱼,还是小鱼统统被捉了起来。记得当时共打了两百多斤鱼,有鲢鱼、青鱼、鲫鱼、乌鱼等。几个大人将鱼捉完以后,剩下的就是孩子们的世界了,每个人拿着一个袋子,光着脚下河,此时的河里仍有一些“漏网之鱼”,有大的,也有小的,谁捉到就是谁的,大人不再管了。我们这里称这种行为为“讨贼”,意思是像乞丐一样讨一点残羹剩汤。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捉到好几斤杂鱼,有时还能逮到鳖、乌龟等。
  这次又是原班人马齐上阵,不同的是这次是各顾各个的。河中间有一点儿水,还不到一尺深,其它的地方全是泥和水芹菜。在泥里跋涉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一下,一下地,非常吃力,要使出浑身的力气才能向前挪动,双脚像被吸铁石吸住了一样。这跟河里游泳比起来,大相径庭,一个像天上自由飞翔的小鸟,一个像地上爬行的笨乌龟。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拖开了一片水芹菜,下面的淤泥弥漫着腐烂的臭味,突然发现一条乌鱼在不停地扭动身躯,它大约有一尺来长,至少有三四两重,我眼睛一亮,顾不得向前迈一步,直接来个饿虎扑食,结果鱼没有逮住,它的小嘴亲了我一下,眼珠子上,脸上、嘴里全是泥,一股难闻的腐臭味,真让人恶心。我连忙挣扎着抬起头来,用手抹去脸上泥巴,旁边的张亮笑呵呵地说:“哈哈,鱼被我逮到了。”小伙伴们有的指责张亮的不仗义,有的笑我笨,唉!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以为他有什么真本事,原来我摔倒的时候,那条从我的脸部挤出来的乌鱼被他用网兜接住了。我虽然心有不甘,但又不好发脾气。决定瞅准时机也来戏弄他一下。机会终于来了,一条水蛇游过来,我顺手提起它的尾巴,朝张亮扔过去:“给你一条‘黄鳝’,你不是什么都想要么?”
  这条水蛇像一条皮带,在空中翻转了几圈,稳稳在落在他的面前,他吓得尖叫起来:“妈呀!”转身拔腿就跑,可是在淤泥里想逃跑有那么容易吗?哈哈,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胆小鬼,水蛇没毒的。”我揶揄道。
  我知道,他最怕蛇,哪怕是没毒的水蛇,他都会敬而远之。由于跑得太急,他也栽了个大趔趄,来个狗啃食,满脸是泥。他顾不上抹掉脸上的泥巴,继续向岸边逃跑。不知道,是蛇吓了他,还是他吓了蛇,两位分别朝相反的方向逃跑。他逃跑时落下了袋子,里面的那条乌鱼滑了出来,被他的哥哥张勇抓住,还给了我。我像个非洲黑人眨巴眨巴黑眼珠,惊喜之余,感到非常意外。
  “都是我弟弟不好,你不要跟他计较。”张勇说。
  “我也不对。这条鱼还是给他吧。”我推辞道。
  我没有张勇的力气大,推来推去,最终这条鱼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上。
  几十年过去了,有一次回老家见到张勇,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还欠你们兄弟俩一条鱼呢。”张勇搔搔后脑勺,呵呵一笑,说:“我想起来了。那条鱼本来就是你的,我弟弟做得有点过分,你为了它可吃了大亏哟!”我忍不住噗哧一笑。
  是啊,对于快乐的童年来说,这点亏如大海里一滴水,微不足道。童年就像雨后彩虹,多姿多彩,每一种颜色代表一份快乐;又如那喷香的烤鱼,丝丝入肺,每一股香味代表一次美好的回忆。那条黑鱼,那儿时的伙伴,那满脸的黑泥,令人忍俊不禁,快乐如花,开得多么灿烂。那团结、谦让、无私的精神与谐趣的场景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儿时的鱼之趣事,每每想起,令人回味无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