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何日再相逢

何日再相逢

门前燕子,说起来我们也是老邻居了。五六年前,那是一个和风暖面,柳枝拂拂的暮春某天。你们才来时,一看便知是一对小情侣。小俩口恩恩爱爱,齐肩比翼。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又像初来乍到的房客,在向房东示好。总之,你们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停地吱吱喳喳。在我家楼前檐下,飞来飞去,反复勘察。看你们那挑剔劲,我家房子虽大,但也被你们看得我心里没底气,也在祈祷,不要酸文假醋的,满田拣瓜,拣得眼花。终于,你们衔来第一口泥,为爱巢举行了奠基礼,我也才长长松了口气。就是,算你们有眼光,找到我家这门好邻居。
  人说,过去农村里人生三大事:结婚,建房,嫁娶。结婚,是父母为你操劳,嫁娶,是你为子女劳碌。建房,是自己为自己拼命。这三件大事妥了,一个人最辉煌的顶峰时光也就算是基本过去了。建房,对家庭个人来说,那绝对是一项大工程,浩翰繁杂,个中艰辛,非亲历者不知其劳神费事。看着眼前这双情侣,也真为它们担心与着急。每天天刚亮,不知是雄催雌抑或是雌催雄,也或者是双方不约而同,总之,它们轮流翻飞,从田埂河滨处,每次衔来绿豆大一口口泥,就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地朝上镶。据说,燕子忒聪明,它们在筑巢前,第一眼看到什么物件,那么,这巢也就筑成这物件形状。一旦开工,它们殚精竭虑,披星戴月,一气呵成。汗水,露水,将胸前的羽毛都打湿了,几片几片凝在一起,很像以前农村姑娘围在脖上的带编穗的犬齿三角巾,看着使人心生怜悯。心中油然想起了杜甫的一句诗:黄莺过水翻回去,燕子衔泥湿不妨。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燕子最有灵性。它是祥和与欢乐的化身,它们出双入对,夫妻双方共同承担养儿育女的责任。一天辛勤下来,傍晚,落站在凉衣绳上,才有时间梳理羽毛,倾诉衷肠,卿卿我我。还听母亲说,燕子懂感恩,会报恩。古时候,一只贪玩的小燕子还未会飞,却急着要出门,结果掉下摔断了腿。女主人用柴棒给它固定好,并悉心照料。不久伤好了,小燕子终于能和父母一起飞翔觅食。第二年,老燕子再来时,吐了一颗冬瓜籽在堂间地上。女主人播下种子,夏去秋来,结出了一只硕大的冬瓜。冬瓜很重,要两人才能抬回。她们剖开冬瓜,“喀喳”一声,差点将刀砍豁了口。原来,每粒瓜籽都是一块白花花的碎银子,从此,一家人过上富裕的日子。母亲讲这故事,说得我们心痒痒的,时常盯看燕巢,也期盼掉下一只雏燕,也好做件善事,发个大财。可是这样的事终是没有出现过。但是,善待燕子的教诲,却从此在我们的心中扎下了根。
  宋朝爱国诗人,大文豪陆游,他爱梅是出了名的。“何方可比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除此,也对这梁上的小精灵情有独钟。他的一首咏燕诗,将燕子的恩爱勤劳美好,与人和谐相处,描述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诗曰:“初见梁间牖户新,衔泥已复哺雏频。只愁去远归来晚,不怕飞低打着人。”可见,古往今来,富贵达人,文人骚客,仍至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布衣庶人,心都是相通的。
  每天早晨,当我醒来,伸腰打哈欠时,已听见窗外燕子在喃喃细语。它们是在为生计盘算,或者为巢中儿女祝福,再莫不是为生活在这块祥和太平的土地上而赞美,不得而知。每天傍晚,看着它们歇下一天不停振飞的翅膀,展翅理羽,悄悄话说得无顾无忌,一点也不悄悄。“咕咕咕”,还时不时亮一下五音不全,并不好听的嗓门。中听在其次,舒发一下心中欢愉是实情。再看着巢穴口盼归的黄口稚子,那叫一个幸福,满足,惬意。
  可是,今秋,这一份祥和美好生活将被打破。秋末冬初,我们这里将要拆迀了。看着墙上一个大红圆圈,圆圈里一个大大的红色拆字,就像铬铁,在我前胸后背上,铬下一个痛的印记,使我黯然神伤。我亲手建成的老屋,将在城市扩张的铿锵脚步中荡然无存。故土难离,旧窝难舍。我虽未离故土,但这旧巢总是住不成了。燕子,古话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老屋不存,明年汝将何处安身。
  查百度燕科条目,说燕子一年生二窝,5至6月,6至7月是它们的繁殖季节。但是,我郑重地申明,今夏,我家檐下的燕子,生了3窝。檐下是我放电瓶车位置,五月的某天早上,忽然发现后座上雏燕赠的一块“碎银子”。我想,它们恩爱出成果了。7月初,又发现台阶上一摊“碎银子”。我思忖,反正它们又不实行计划生育,有劲加有情,就生呗。8月中下旬,我以为这对夫妇,今年已完成传宗接代的繁衍重任,在养精蓄锐,为南迀积攒力量,遂将电瓶车仍放回原处。哪知,早上发现,后座上又砸下了还不止一块的“碎银”。在写这篇文章时,“碎银”仍时不时的掉下一块。
  人说燕子有灵性,苍天在上,神明有眼,这是不是灵性呢。我想,我们拆迀,丈量,谈判,我们忙我们的,虽与燕子共荣共损,息息相关,但它们咋知道这来年已居无定所。所以,乘韶光正茂,良辰正好,大干快上,来了个梅开三度。它咋就破天荒的戳了百度燕子条目的一个鳖脚。我想,以我今夏亲身经历,建议百度燕子条目中的数据,是不是要婉转地这样写:也偶尔发现有一年生三窝的。
  我家拆迀了,有经济补偿,有安置房可居,可燕子你们呢。谈判时我心里想到你们的巢,也确确实实在拆迁之列。理论上讲,对你们也应有补偿。但我如提出来,人家会要说我是泼妇刁民,胡搅蛮缠了。况且,按你们的住房面积,就是按当地最高价补偿,也可忽略不计。当然,世上有些事,并不是以金钱计价划等号的。据我所知,在全国天南地北,高原海滨的拆迀中,拆迀户条件提的林林总总,千奇百怪,但还从没有发现谁想起提燕巢补偿这一条。
  秋天,层林尽染,秋天,大自然中草木稼禾,已过鼎盛之荣,叶败花残,衰草连天,是好多文人笔下写愁,写悲的题材。但我却最喜唐人刘禹锡的咏秋诗:自古逢秋悲寂廖,我言秋日胜春潮。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多么积极向上,意气风发的咏秋好诗。伟人毛泽东的咏秋词:不是春光,胜似春光,战地黄花分外香。写的多么的潇洒,开朗,多么的豪放,阳光。但是,今年,今天,看着墙上的拆字,我便伤感,我心惆怅。我想写“莫问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也想写“莫为在歧途,儿女共沾巾”。可最后却写成了:今秋一别后,与尔各西东。天涯无觅处,何日再相逢。
  燕子,你若安好,便是我愿。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