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血性与国性——品读八佰


  人性、血性与国性
  ——品读八佰
  作者:胡春雨
  
  代序:谢晋元将军诗一首
  
  河山破碎实堪伤,休作庸夫恋故乡。
  投笔愿从班定远,千古青史尚留芳。
  
  庚子新秋,九三在即,时值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五周年。一幕史诗大剧——《八佰》,在国人击退疫情的进攻之后,率先在全国上演。一时之间,打湿了多少人的眼睛。我知道,这将是又一次精神的洗礼,因为抗战历史的回顾,总能淬炼我们的心灵。于是我准备好纸巾,头一次独自走进影院。
  这是一幕惊天动地的历史大剧,宏大的民族征程在此风流激荡。然而,故事的开篇,却从一位普通上海老人絮絮的追忆开始,把镜头从和平的当下,切向了惨烈的过往。然而,令人无法想象,率先进入观众眼帘的,竟是一只乖觉的老鼠,从狭隘的洞中探出身子,与广阔的历史舞台,形成了如此强烈的碰撞。也许,在我们民族的意象中,它是胆怯的,也是机敏的,是卑微的,也是坚韧的。一幕历史大剧,从一个个小人物的视窗打开,展开了惊天动地的画卷。
  直击历史的现场,那里没有浪漫的悲歌,只是一片破碎的山河。率先出现在战场上的,是一支从田野中走来的队伍。昨天他们还是农夫,还是慈母膝下的爱子,此刻却穿上了军装,也就成为一名军人,哪怕农人的全部世界,可能只是自家的二亩薄田。可是,战争打断了和平的生活,让家园狼烟四起。十三岁的小湖北,稚嫩的肩膀上,也扛起了保家卫国的钢枪。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追问:战争,我们准备好了吗?战争,会让我们在准备好后爆发吗?历史,让人警醒。
  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标志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开始,倭寇的野心一路膨胀,滑向以蛇吞象、颠覆一战后国际秩序的深渊。而此时的中国,在形式上恢复统一不过三四年的时间。此后,长城抗战、淞沪抗战接连爆发,中国人民只能在战争的间隙致力于建设。可以想见,《塘沽协定》的签订,暂时维持了北方的和局——倭寇需要消化猎物,中国需要抗战建国。冀东非军事区等一系列条款,意味着暂时退出长城天险的倭寇,不难制造借口剑指中原,为此后的战争态势留下了伏笔。哪怕在冷兵器时代,这条燕蓟防线一旦失效,开阔的华北平原,利于优势一方机动力量的驰突。何况,在那个山河破碎的时代,远在南京的国民政府鞭长不及马腹?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的爆发,从来“不欲扩大事态”、钟情“就地解决”的日本当局,企图以“华北自治”的幌子,用温柔一刀割取中国的胸膂。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最后关头,终于到来。于是,抗战的方向,选择了中国最为富庶的大上海,就在首都的门口爆发。因为,前面是广阔的大海,足以淹没东洋列岛,后面是无限的山川,足以将倭寇陷入持久战的泥淖。回首这段历史,不仅是悲壮。于是,我们看到了《八佰》开篇的那一幕,一队步履蹒跚的农人,赶赴了陷落中的大上海。
  淞沪会战,是在全面抗战开局,一场必须动员全国力量,却注定打不赢的战争——“因为我们是弱国”,这是那个时代最基本的国情。在当时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局面下,中国人民只能选择赴汤蹈火,而又屡败屡战,只能边打边撤,在空间中换取时间。当这队农人出现到战场,只剩下一片瓦砾,淞沪会战以损失三十万大军为代价,让日军在这里暂时力竭。我们看到,这群刚刚还在一路灌输军人精神的农人,在倭寇面前不堪一击,切瓜割草般被迅速击溃。他们中的幸存者,逃过了倭寇的追杀和国军的执法,却随着溃兵被收容到了四行仓库。阴差阳错之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视窗,回望那个时代:让我们仰视,让我们悲伤,让我们愤怒,让我们屈辱。让我们拷问自己的灵魂,寻找战乱之中曾经的我们。
  四行仓库,曾经是大上海几家金融机构的联合仓库,民革前辈张治中将军麾下八十八师的师部所在地。可以想见,这样的建筑楼体坚固,利于防守。最为重要的是,它的背后就是租界,这次战斗的主要目的,就在于让中国人民的伟大抗争,聚焦全世界的视线。在当时的国际格局中,日本民族虽然被绑上了侵略扩张的战车,却一时不敢向整个世界宣战。谛视一场战争的走向,必然要展开国际格局的视野,不在一时一地。此时此地,倭寇的屠刀有所顾忌,而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最高意义,在于为中国人民向全世界树立起一面旗帜——战争只是刚刚开始,我们的意志不可动摇。
  战斗伊始,当倭寇在上海之巅欢呼胜利,中国的国旗在国土上陨落,复仇的枪声突然响起。一伙训练有素的倭寇,以为只是扫荡几个散兵,一不小心把自己留在了鬼门关,沦为靖国神社的军国主义冤魂。四行战斗,从此开始。一排排日本海军陆战队,无疑是倭寇精锐中的刀锋,即将向四行仓库发起进攻。看到这里,我的心不由一颤——我们的守军,诚然是精锐的中央军德械八十八师一部分,但经过三个月来的惨烈战斗,兵员已经多次补充,一旅孤军与群狼相争,弟兄们能扛得住吗?然而淞沪会战最后一战的重任,落在了威武不屈、深明大义的谢晋元将军肩上。将军出身黄埔四期,一路参加北伐、抗战,是一位久经沙场、足智多谋的将领。正是这一代中国军人,以其粉身碎骨,成为拯救民族危亡的中流砥柱。
  倭寇的再次进攻,从使用毒气弹开始。在战场上,不惜用虐杀战俘的手段,恫吓守军放下武器。在真实的四行仓库保卫战中,是否存在这些历史细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揭露了侵华战争期间倭寇真实的面目——穷凶极恶,罔顾公理。看到这段熟悉的历史,我已经不再愤怒,却不由悲悯倭寇的怯懦与末路的悲哀——你们就这么怕吗?就这样惧怕中国人民群起反抗,如此急于解决“中国事变”吗?当你们的“王道乐土”丧失人性的时候,还能被文明世界容纳的下吗?既然你们同样是中国文化的学生,数十年间涌现了不少军事家、思想家,便不应忘记老子对人类的教导:“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前圣往哲,早已为人类开了天眼,可怜疯狂的人们目迷尘沙。
  然而倭寇所以敢于逞凶,在于当我们民族生病的时候,他们确实是强者。面对倭寇的飞机坦克,我们只有血肉筑起的长城。于是,最悲壮的一幕,在死生存亡之际上演,我们的战士抱着炸弹在四行仓库耸身跳下,与势在必得的鬼子同归于尽。一位位战士继续高喊着自己的家乡和姓名,与母亲永诀,回归祖国大地的尘土。这一个个鲜活的姓名,曾经涌现在抗日战争各大战场上,他们,便是其中的代表者。
  《八佰》创作技法的特别之处,在于善于采用对比的手法,在四行仓库上架起了一面沉重的镜子,折射了人性,还原了历史的现场,而不仅是大喇叭里高亢的广播。在仓库内,不仅有舍身取义的勇士,也有精于小算盘的胆小鬼,麻木不仁的兵油子。仓库之外,一河之隔,是灯红酒绿的租界,再次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那边是天堂,这里是地狱。”的确,战斗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民,为子孙留下了祖宗的江山,却与我们隔了一条河。
  和我们一样,许多战士在没有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之前,可能从来没有杀过一只鸡。在处理日军俘虏的时候,他们的手一样会颤抖。那里面不乏顽冥不化的军国主义分子,高喊着“天皇万岁”的口号,不明不白的死去,而日俘中一张同样年轻单纯的脸,在死亡面前的恐惧,却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同样只是普通民众,为什么来到了中国?他们和我们一样热爱生活,为什么要打来打去?这个问题我们无法回答,只能交给日本人民自己去反思:你们的靖国神社里,究竟有几个英灵,有多少冤魂?
  苏州河的对岸,是外国租界,更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国家危难之秋,碌碌之众蝇蝇而生者,实繁有徒。富人照样赌博,民众照样看戏,战士救死扶伤不暇,私家依然大办葬礼。那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战乱之中更能凸显冷漠的面孔,依然悠闲的打着麻将,说东道西。就像那位出入中日西洋之间的战地记者,唯一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
  然而,民众的抗日救亡运动同样风起云涌,在战争的烽火中鼓舞淬炼。芸芸众生,不仅有冷血动物,更有大爱无疆。他们可能只是一个戏剧演员,此刻正在为对岸的战士演绎“浩气长存”;他们可能只是一个出没赌场的阔少,此刻已经激发起不可阻挡的爱国热情。民众就是民众,拥有无穷的力量,是基业成败的关键,只是需要组织起来、动员起来。此后历史的进程,一如孙中山先生最后的嘱托:“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杨惠敏,一个今日应当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女孩儿,一时成为引领中国战士冲锋的自由女神。当神圣的国旗,裹在少女圣洁的胴体上,透露出一个婀娜的背影。那一刻,有多少男人的心灵在震颤?我们的背后,是我们的家园和女人,我们还有苟且活下去的理由吗?这场追问,化作男人和男孩间一句淡淡的话语:“她香吗?”
  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世界。男人的世界里,不可能不谈论女人。老兵油子与死士的对话,也从女人身上展开。随着最后时刻的到来,那位粗野而又勇毅的老兵,挂着若有所思的微笑:“真好,下辈子,俺也要尝尝这滋味”。然而那个时代,无数年轻的中国战士,还没享受过性天中的乐趣,却已化作了尘土。他们唯一享受过的,也许只是一包香烟:“烟是我的命啊!”
  随着国旗的升起,剧情进入了高潮。当我们的战士为护旗而前赴后继,我曾经疑惑,为什么为了升一面旗牺牲这么多的战士?只要完成任务,我们有必要付出这么多牺牲吗?可是,在挽救民族危亡的战场上,四行仓库的伟大意义,正在于竖起了一面旗:一面爱国主义的旗,一面抗战精神的旗,一面威武不屈的旗!于是,一匹白色的战马,穿越于剧情之间,与卑微的鼠相映成趣。当历尽战火,圣洁的白马染满了血迹,依旧在战场上奔腾。在中国文化中,关于骏马,晋代高僧支道林,曾有一段著名的公案:“贫道爱其神骏”。白色的战马,是神骏的力量,也就是抗战精神的象征,在抗战的烈火中涅槃重生!
  一部《八佰》,在光荣而惨烈的撤退中落幕。四行仓库没有成为战士们的坟墓,却终将成为日本侵略者的地狱之门。四年之后,陷入中国战场不能自拔的倭寇,悍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向整个文明世界宣战,他们终于抓走了被扣留于租界的战士们。在谢晋元将军身后,终于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完成了四行仓库保卫战,完成了抗战大棋局上的最高使命。
  战争已经结束,历史从未走远。一匹白色的战马,是留给我们民族精神最好的礼物——没有斗争,没有精神,就没有和平美好的家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的缝纫机
下一篇:方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