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秋怀

秋怀

过了阳历8月,早晚风来清凉,炎暑“高烧”退去,气数已尽,大气的秋天全身而来。
          四季轮回,我喜爱秋天。
          一叶知秋,秋高气爽,春华秋实,十月金秋,等等,这些道秋词语耳熟能详;《诗经.蒹葭》还赋予秋思恋色彩:“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悠悠二千五百年的民歌,读来仍感秋意优雅。
  
          秋有孟、仲、季之分,各个节气都有自然现象特征。
  
          秋气。所谓秋气泛指秋季的凄清肃杀景象,其实初来乍到不然,只有夏日的燥热消歇,才凉风习习,致有爽气。此时每每仰瞻苍穹,风高云淡,清朗怡目。
          记得那年初秋到蓬莱,漫步八仙渡口,汪洋沙滩,海风凉旷,浪花飞溅,感受天籁海韵独有的秋气。临洋赏慨:仙者早已渡海去,留下渡口人流连。亭阁凌山望秋水,蜃楼海市缥缈间。……
          高秋出游,大巴盘道崇山峻岭,远眺鹤云,宛若一缕柔软飘带系挂在峰巅,满坡苍松红枫出晴昊,大自然秋色景气着实使人心旷神怡。
          古代写秋气的诗句不少。如宋人陈宓的“晴空无点翳,秋气遥梧桐”,陆游的“一雨濯残阳,秋气忽已深”,唐朝王良会的“令行秋气爽,乐感素风轻”,等等,可见古人观察描写秋季景气的细致和精当。我喜爱秋天!
  
          秋虫。初秋,日昼树梢蝉声消噤,只是傍晚有零星小知了晚唱,那是“蟪蛄不知春秋”;夜来秋虫唧唧,尤其听见“瞿瞿瞿”的蟋蟀鸣吟,才知夏季拖着尾巴走了,真正意义的爽节到来。
          回眸儿时,与小伙伴蹲在郊野田间草丛觅捉蟋蟀的情景,观赏两尾雄性撕咬角斗的乐趣,迄今记忆犹新。此虫到了阳历9月开始旺壮,叫声响亮,咬斗更好看。记得有一只屡斗不败的蟋蟀养到12月上旬,用棉花裹盆保温过冬,心想来年会更加骁勇无敌;不想没几天便僵死了,方知蟋蟀只能存活一个季节,据说最晚活到冬至。蟋蟀穴居,性孤僻,是历经1亿多年沧桑的古老昆虫,它博得大多老少男人的喜爱,连明宣宗朱瞻基也好玩此虫,还下旨全国征收,一时蛐蛐盆贵,珍藏者众多,由此明宣宗获得了一个“促织天子”的雅号。
          浅秋之夜,在低矮树丛或畛陌庄稼枝叶间也会发出纺织娘“唧呖呖、唧呖呖”不怎么好听的鸣叫;这是个像蝈蝈的枝节昆虫,其鸣似早年织女摇纺车的声音而得名。一听此声,油然穿越时光隧道,勾起童年的朦胧记忆,如丝如缕,似幻还真,缱绻年久……
          那是个纯天然绿色童年。人生易老天难老,年复一年一度秋,秋虫生息繁衍,准时来去,不差丝毫,乃是自然规律。
          黄昏,西边紫云呈鱼鳞状,住宅小区一棵棵高大榆树上只剩下一两只有气无力的知了“飞哟、飞哟”和“zhi、zhi”的哀鸣,仿佛在唤回已逝的夏日,其哀也动听。我喜爱秋天!
  
           秋雨。陶渊明诗曰“夏云多奇峰”,但夏日也多暴风骤雨,霹雳闪电。而秋雨则有点温文尔雅,淅淅沥沥,丝丝霏霏,绵绵不断,这在南方尤为如此吧。
           逢遇秋雨,依窗伫立,一颗素心清怡坦然,极目远处东海,烟屿涳濛,船只依稀,会撩起绵幂思昔之情愫,时而也会袭来一丝莫名的惆怅。有说雨可作为思念的精灵,回忆的载体,我觉得秋雨才如此。雨后空气净明,豁然开朗,格外爽快。唐代王维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之句,大抵是这种意境和心境。
          有时一阵雨过,钭阳照出一道弧形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绚丽奇妙,使人兴奋,这兴许是秋雨一种特有的魅力。
  到了晚秋,一场秋雨一阵凉,更是爽爽的。我喜爱秋天!
  
          秋月。说到秋月,那已是中秋佳时了,古今赏月颂月的章句俯拾即是。
          杜甫的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游子思乡之情跃然;杜牧《秋夕》中的 “天街夜色凉如水” 句,把月光比作凉水于天,夜色幽美;诗仙太白的《月下独酌》,颇为浪漫地邀月共酌,云: “举杯望明月,对影成三人。”  感梦桃源仙境的陶令有 “ 秋月扬明辉”句,概括了一年之秋典型特征的朗月,望而产生遐思遥爱,浪漫于梦幻中。要说更有名更烩炙人口的当是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诗句了,未只字描月,然中秋佳节气氛浓郁。是啊,当一轮金盘高挂深邃夜空,细细品尝着美味月饼,会是一种怎样恬然温馨的享受。如今生活远非昔比,月饼日常有,品种花样多,凉空望舒,总会想到嫦娥和后羿,那是一个遥远而神奇的故事。
          四年前丙申八月十五夜,一团火光升腾,13亿人欢颜,天宫二号向宇穹飞去,奔向月宫。那夜虽雨潇潇,不见月影,但嫦娥一定会舒着广袖喜迎来自38万公里外的中国天宫二号。我喜爱秋天!
  
          秋实。秋实一词,最早大概出自汉朝思想家王充的《论衡.异虚》文中所述:“见春之微叶,知夏之有茎叶,覩秋之零实,知冬之枯萃,桑谷之生,其优春叶秋实也。” 意思是一年四季,见到春萌嫩芽,可知夏来长成茎叶,可望秋果熟落,各种植物庄家春叶茂,秋果硕。
          这里讲得很明白,所谓秋实,自然是指到了秋天农作物和瓜果都成熟了,为人们提供丰实的新鲜食物。稻麦金光灿灿,各种水果琳瑯满目,果香扑鼻,食之甜美,营养丰富。按照五行学说,秋属金,于是有了金秋之说,又称金天、金素,是丰收的季节。我喜爱秋天!
  
          还忆黔南贞丰堡石林的苍竹和红叶树;两年前的10月见到长沙橘子洲头那红枫掩映下北去的湘江水;在森林公园的林间小径,满目黄枝金叶;都市阶街,两旁梧桐枝杆斑斓,树下偶尔几片飘零落叶;是时最深切感受到金秋的朗丽。
          到了晚秋,秋仅存尾巴了。刘禹锡的《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 当为大气向上之作,诗里一扫肃杀凄凉之气,尽显秋的蓬勃充实和诗人的凌云情志。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廊江天万里霜。”  毛泽东的《采桑子.重阳》词,堪称一幅淋漓尽致的秋景图;大气磅礴,栩栩如生,浑然天成,乃秋之绝唱。
  
          家居浦江滩,自然更欣赏故里的秋景。一条百里黄浦江逶迤纵贯大都市,东西两岸繁华似锦,外滩百余年标志性海派老建筑依然苍劲傲立,浦东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等现代化楼宇,群顶嵯峨;高架道纵横交错,车辆如龙,在金光秋色里呈现魔都独有的雄浑壮美。
          登上263米高的明珠塔球形太空舱鸟瞰,浦江如练,蜿蜒东去,广岸申城,一览了然,心动神驰。曾作浪淘沙词抒怀:
  
        长夏去来秋,
        岁月如流,
        江边偶见矫捷鸥。
        浦岸纵横高架道,
        总总虹楼。
        百舸影悠悠,
        往返迴周,
        明珠塔上耀光球。
        雷市正街商肆众,
        旺壮方遒!
  
           对秋的思绪情怀,是经历时的用心体验。拂去一切琐事烦恼,风轻云淡里,星月交辉下共飨其赐的旷快、恬静、壮丽、丰美。
    
          馨苑小区的金桂已蓓蕾满枝,不日将香气氤氲。
          秋色宜人,岁月静好,感恩有众多负重前行的人。国之强大,民之大幸!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初秋,静的夜
下一篇:彼岸花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