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桃花醉

桃花醉


  他放下一坛桃花酒,说句:“紫玉,珍藏好呀。也就一年半载,我很快就会回来,一起喝。”说着,眨眨眼露出甜蜜的微笑。就此坐在一树桃花树下,伸过头来端详着,紫玉绣案上的绣图。
  恰在此时,一只雀儿踏在花枝上,踏掉了一瓣瓣桃花瓣儿,落了一绣案的桃花红。于是,他就附身轻轻地吹着花瓣嬉笑着,他不是别个,名字就叫做昊然。他深爱着紫玉很久了。可是,一直没有说,他不想先考虑个人问题,想趁着年轻,他想做点什么。
  就这样,他边看着紫玉边吹着花瓣。随之,一绣案的花红。霎那间,一瓣瓣呼啦啦被风吹起,那情景,煞是好看。花瓣翻红,欲飞欲醉,绣案上绣线滚落,锦线绣丝缠着花瓣,绵绵缠缠。最是,景儿怡人,人儿痴醉。人在景中,景在春色里。
  紫玉也微笑着,抚开刘海,吹开花瓣,低头不语,继续绣着她的花海云深绣图。他顺手捻起一瓣:“我说紫玉啊,你知道吗?那坛酒可是上好的桃花醉呢,费了我不少功夫与精力。就如你这绣图,点点滴滴都是心血呢。你安安静静绣吧,我可是说走就走啦。”
  走出去,他又一次回眸,含笑说:“美酒配美图,那才是绝配呀。等我哦,赏着美图,饮着我的桃花醉,听我一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管箫。哈哈,岂不美哉。”
  紫玉没有觉得什么,因为昊然喜欢玩笑,他不止一次说出疯疯癫癫话来,早已经见怪不怪了。那年,紫玉年华豆蔻,貌如出水芙蓉。素腰纤裹,玉纤菡萏。
  一家有女百家求,当得知紫玉毕业了,不再读书了,不知多少人登门来求。可是,任是谁来求,紫玉就是一个也没有答应。或许,真的是,因为昊然临行的那一坛桃花酿,还有那一句:紫玉,珍藏好哈。也就一年半载,我很快就会回来……紫玉在等一个人,等一份挚爱,等一个深爱的人。
  就这样,紫玉心里念着留下桃花醉的他,因此从来不肯离开。一直守在原处,她怕他回来找不到她。但,也不知他昊然是否返回来,更是不知有没有机会一起饮那坛桃花酒。痴痴地在想,一个人为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会舍出些什么,会拼些什么的。
  但,为什么没有表白,也没有许诺什么。就如两片云,各自有各自的方向,就如两只鸟,各自有各自的自由。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呢?唯独,两下里,个自感觉两不相欠吗?
  夜里,突然会飘起细雨,风里好似夹着清雪似的,从窗棂里挤进草房子里来。一只只雪蝴蝶,在满屋子里寻觅着桃花春盛,有几只黏在旧年的绣案上,好似寻觅着曾经的婵娟美眷。
  每每此时,紫玉就捻亮一盏灯,读着昊然曾写给她的情书。有些薄寒的春雨夜里,被衾一袭桃花幽幽清冽的香。让人儿竟然忘记春寒的冷,忘记春山的空无船渡,忘记许许多多愁与忧。只有桃花年年陪伴着,只有快乐相随身边,真真是野渡无人舟自横。
  滴滴答答,雨依旧在窗外,缓慢无序的淅沥。桃树老枝似皲裂的枯手皮,苍劲的虬枝,倒有几分风骨似的。尤其突发出几朵桃花蕊,惹眼的红,崭新的似一声鸟鸣,俏丽在依旧有些枯瘦的桃枝上,令人眼前一亮,精气神也倍增。
  
  二
  春来秋去,几度春秋。女大当嫁男大当婚,紫玉眼看着自己过了出嫁好年华,然而,那斯人依旧无影无踪。紫玉面对着来自各方面来的压力,她决定不再等,要去寻找他,邀他一起来饮他留下的那坛桃花醉。
  山水渺渺,人海茫茫。要想寻出一个很久没了音信的人,或许很难。紫玉一路南上北下,都毫无结果。最后寻到昊然的老家,到了昊然的故里,才知道,原来他的老家,要比自己家乡差得远呢,穷困而又落后,是这几年才慢慢好转起来的。
  山路蜿蜒,陡峻逶迤。叠翠高悬,峰峦险峻。初到此地,感觉有一种云深不知处。当紫玉来到他的家里时,家人听到紫玉二字,有些神伤,当问到昊然去哪里时。竟然,连昊然的家人也连连摇头,都说不知他人在何处,好多年亦是没有音信。
  只是,从几位村上人那里,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表情里,好似预感到什么。
  紫玉心头一阵乱跳,忽然,想起,昊然多次说过,想回乡去干点什么,想给他落后的家乡做点什么的。也许,他并没有走远,或许他就在这云海山中。已经走在返回路途中的紫玉,突然又返回昊然的村子里。
  竟然,看见一人携着一管长箫,远远地立在江水岸边,背对默默青峦叠嶂,四面环山,蓝天白云,鸥鸟头顶盘旋。虽然如此憔悴,但是,一眼就能认得出的,紫玉远远地呼唤着:昊然——昊然——
  “为什么?这究竟为什么呢?”紫玉立在昊然面前发问。
  “不为什么,只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做出成绩。因此,无法兑现我的情爱。现在的我,已是半残废了,一条腿……唉,也早已将情爱之事,淡然到零。你还是回去吧,这里确实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什么才是成绩?你能扎根于穷乡僻壤,为乡亲做点什么事情,这还不算是成绩吗?再说啊,我就吃不得其中苦吗?如今你就算是你残了腿,你也不富贵,那又怎么样呢?我依然深爱你。”
  原来,昊然带着一份热情回了故乡,他利用自己所学,带着村人开山修路,引水修田。养鱼养虾,栽植果树。种大棚种蔬菜,又种稻种谷……做了许多事情,村民们生活大大改善了。
  可是,他自己并没有太多改善。而且,在一次山洪暴发时,为了救村民,指挥抗洪救灾,自己竟然受了伤。从此,腿部落下残疾,肺部呛水过多受到感染,又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也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好。
  
  三
  因此,家人一直对他有看法,感觉他就是读书读傻了的痴子。总是为别人,而自己什么都耽误了,可毕竟有人对他依旧会意见不同,有各种看法的。自己又累得一身病残,又有几人理解呢?这又是何苦呢?
  尤其年岁一年年大起来了,也没有成家,父母对他更是不解。而昊然,总想条件再好些,再多为村上做些什么,自己的事晚不了的。他非常思念紫玉,但是,又总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不配了。
  就这样一年年拖延下去了,后来索性强迫自己忘记紫玉,再也不敢去想那留下的一坛桃花醉。怕是,此生再难相见,庆幸虽暗自相恋,但,毕竟,也没有明确表白什么。但愿没有耽误紫玉,默默祝福她遇到心爱的人,过上好生活。
  紫玉得知了昊然一切,心里早已说不出的万千感慨。她希望昊然当务之急,将身体先养好,再考虑别的,什么事,她都能为昊然去承担,去做的。
  一坛桃花醉,紫玉随身所带,她拿了出来。随身所带来的,还有紫玉的那一副绣品,是一枝桃花,下面是一坛桃花醉。桃花红得耀眼,酒坛漾起清波,仿佛间,一股股酒香从图上飘下来,沉醉着整个爱的世界。
  于是,紫玉说:你早就该带我一起回乡里来。我也会在你身边,好好照顾你。而且,你我一起联起手来,心心相印,什么困难又不能克服,又什么事情扛不下来呢。我就那么吃不得苦吗?你也忒小看人了。
  紫玉,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昊然,没有离开过昊然的村子。昊然有了她的照顾和支持,身体慢慢也好起来了,又能与村人一起干事情了。而且,从前是他一个人,现在是他和紫玉两个人。从来也没有想到,紫玉如此能干也如此吃得苦,更是有魄力有头脑,没几年,山村就有了更大的起色,一切走入正轨,向着致富的方向不断迈进。
  紫玉与昊然结婚了。他们相厮守,共患难,一起支撑起一个家,依然带着一村子的人儿致富的路上,继续在致富的路上前行。
  哦,时光似流水,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桃花也是开了又落,落了又开,这一天,紫玉昊然,坐在桃花树下,举起桃花醉,身边已经有了一双小儿女,嬉笑绕膝,昊然夸说:“紫玉,你还是那么美。看到你,我好似醉了。”
  紫玉回复:“当然了,这桃花醉,不醉你又醉谁,别忘了,可是你亲手酿制的哟。”风儿穿过,吹起紫玉亲手绣得桃花软帘,往事如昨,情爱不仅如故,而且,越来越浓。
  昊然也笑了,两个相爱的人,边饮边说笑着。他们望着变得如画的山乡田野,望着用汗水浇灌出的一片片农田与大棚,望着变迁中的村庄,欣喜着每家每户,都过上了好日子,走上了幸福路……脸上都露出微笑,那般幸福与欣慰。
  蓦然间,昊然吹奏一管长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紫玉轻轻哼唱,一双儿女嬉闹互逐,还有四面八方的蝴蝶儿飞来,一起翩跹起舞。山醉了,水醉了,整个世界都醉了。
  哦,醉了醉了,醉成一坛坛桃花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