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生活体验

人这一生,总有人喜欢你,也有人不喜欢你。喜欢你的人,不管你做得如何糟糕,还是喜欢你;不喜欢你的人,不管你做得如何完美,还是不喜欢你。珍惜喜欢你的人,远离不喜欢你的人。
  一个月前,大侄儿在亲人群里很兴奋地邀请我:“姑姑,我们店为期五天的周年庆,你来帮我打理前厅?你、我妈妈和我妈妈的两个闺蜜,还有另一位股东的妈妈也来帮忙做其他事情。总共五个人,包吃包住,每人两百元一天。”
  我立马回绝:“不来,姑姑方向感不好,我把机会让给你的模特妈妈。你那身高一七零的妈妈,她是我们当年进厂工作时,被涟钢电视台海选上的第一批模特。到时候可以让她走T台,增添一下气氛。即使不走T台,她那依旧漂亮的外表,柔美的身姿,也可以站在门口迎接客人。再不济,到厨房帮忙也是一把好手,她从小就会做家务活。”
  侄儿说:“我妈妈穿旗袍迎宾还可以,打理前厅,只有姑姑你是最佳人选。有姑姑在,我心里踏实些。”
  我冷漠地回道:“姑姑下线了,不在服务区。”
  侄儿连续发了三张图片到群里:一张疯狂哭脸的图片,旁边配了三个字“你变了”;一张把桌子掀翻的图片,旁边配了一句话“你以前很迁就我的”;一张大熊猫生气,把办公桌上的电脑掀翻,紧接着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给掀翻了的图片。
  侄儿看我没任何反应:“关键时刻不来帮忙,贼坑。你为什么不来?整个场子就靠我一个人镇场了。姑姑,我给你安排住五星级酒店?”紧接着又发了一张假装哭脸,睁开一只眼睛偷看的搞笑图片,旁边配了两个字“郁闷”。
  我在屏幕的这一头,早已笑岔了气:“姑姑不给你任何承诺,来了就来了。即使来了,也只是客串一下,转身就走的那种。”
  群里的人都静悄悄地不做声,唯独放假的第二天,立马就飞到农村陪婆婆的爱人给我打来电话:“你一个做姑姑的,怎么能这样?关键时刻,姑姑应该第一个响应才对。你反正也没事干,闲着也是闲着。”
  我“嘴欠”,一时没刹得住车:“我这个做姑姑的怎么啦?倒是我女儿的三个姑姑,与我这个做姑姑的相比,要差好远就差好远,还当不得没姑姑。”电话那头的爱人反应极快,立马转移了话题。
  女儿说:“妈妈,您想干什么,我都支持您。我知道您很想帮哥哥,我把路线图发给您。如果待得委屈了,请您随时回来。”
  周年庆的头一天,我一个背包,几件换洗衣服,轻装上阵了,十点钟准时到达了么哩烤肉复地店。
  站在高大帅气的侄儿跟前的那一刻,我一脸疼爱地望着他,笑了又笑。
  另一位股东、侄儿最好的兄弟,他开车到高铁站把妈妈和闺蜜们接到了五星级酒店。那齐刷刷摆在酒店大厅的行李箱以及她们身上那靓丽的着装,很是抢眼。她们的出场,堪比那“乘风破浪的姐姐”。
  个人认为,做人的最高境界,是要懂得先尊重他人。在嫂子跟前,我是小姑子,在侄儿跟前,我是姑姑,有着小姑子与姑姑两重身份的我,更要懂得为人之道,尊重他人就是尊重我自己。面对嫂子与嫂子的闺蜜们,嘴巴强硬、内心柔软的我立马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我拉了拉身上的休闲服,把背包背好,与侄儿一道,殷勤地帮她们拿行李箱。我告诉我自己,我不是来玩的,我是来帮忙的。周年庆期间,我得把嫂子与嫂子的闺蜜们,尽自己最大的能力间接地帮侄儿招待好。
  新开张的五星级酒店很潮也很奢华,每人一台高级电脑,一条可躺可坐可旋转的豪华椅子,款式新颖的上下铺以及那高档智能马桶等,很适合年轻人入住。
  一群人待在宽敞的酒店里叽叽喳喳的,那种久违了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在湘潭读书时的美好时光。
  侄儿与他的好兄弟,为我们在德思勤接风洗尘。我们一边享用着店里的特色菜,一边闲聊着各种话题。用餐过后,回酒店午睡。
  我兴奋地与姐妹们在酒店里热烈地侃上了大山,侃着侃着,姐妹们都安静地睡着了。而我,尽管侃得连唾沫星子都快终结了,却丝毫没有睡意。
  我独自来到店里找侄儿聊天,他却把我带到了一个品牌水果店:“姑姑,这里的新鲜椰子超级好喝,我们一人一个。”我嘴里说不要,手却很诚实地把吸管放到了嘴里,很惬意地与他边走边喝边聊着天。
  “这是我姑姑。”等我反应过来时,他的熟人很礼貌地点了点头走了。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侄儿是真的很喜欢我们这些长辈去看他的。不管时光走得有多远,他永远都是那个可爱的小男孩。
  侄儿给我们拿来了四件新店服,我与同在前厅打理的湘湘每人两件。能够穿上年轻人才穿的服装,我得感谢我的侄儿,是他给了我这个难得的机会。黑色是我喜欢的颜色,经典、神秘、深不可测。一七五的女款,对我这种不是很高但还苗条的女人来说,不是很合身,但我喜欢,我让侄儿给我拍照留念。
  晚餐在烤肉店吃烤肉。啧啧,桌子上那十几道招牌菜,吃得我满嘴留香。五个女人的一台戏,也如火如荼地在烤肉店上演着。
  第二天下午,侄儿得知我想回酒店洗头发,他立马走到我身边告诉我,他办了理发店的贵宾卡。
  我小声抗议:“到这种高档的理发店洗头发不适合你姑姑,你姑姑嫌脏也嫌贵。它适合你那爱漂亮,讲究生活品质的妈妈。”侄儿不由我理论,霸道地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了理发店。
  理发店里清一色的年轻人,他们好奇地看着侄儿。侄儿很大方地介绍我:“这是我姑姑,我把她交给你们,你们用好一点的产品给她洗头发,费用记在我卡上。”我不再反抗,乖乖地躺在了舒适的按摩椅上,任由店员给我洗头发。
  背部以下给按摩椅按摩得特别舒服,我感觉自己不是来帮忙的,倒像是来疗养的,而且是那种带薪疗养。
  正当我天花乱坠胡思乱想之际:“您感觉舒服吗?洗完头发之后,您是需要剪头发还是修头发?”
  尽管侄儿回店之前告诉我,他卡里有钱,随便用:“要钱钱的吗?要钱钱的我都不来。”女店员立马收住了她那微笑的脸,把我带到外面。理发师很礼貌地问我:“您喜欢喝什么饮料?”我条件发射地说:“要钱的吗?”理发师笑了笑,给我端来了一杯柠檬汁。
  嫂子也想回酒店洗头发,我把理发店洗头发的笑话说给她听。她两眼放光:“好啊,姐姐最喜欢到理发店洗头发了。自己洗头发,特麻烦。”接下来的事情,我不说大伙也能想象得到。她那身高,那长相,那穿着,特别是她那不问价钱的习惯,服务员对她的态度可好了。她稍微修剪了一下头发,一百六十八元,我没看出与之前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嫂子的好心情。
  晚上九点,侄儿邀请我们到德思勤去逛一逛,姐妹们都说累了,想回酒店休息。
  那天晚餐,我想学姐妹们的养身,那知肚子饿得咕咕叫,我不自觉地跟在了他们母子身后。侄儿边逛边问我们:“想吃什么?”
  嫂子与我异口同声:“什么也不要,什么都不吃”。当侄儿买了好吃的零食之后,我那不争气的肚子让我言不由衷地吃了又吃。
  侄儿带着我们看了好几家大的品牌店,我们耐心地陪着嫂子看衣服,试衣服。直到侄儿买单,为嫂子买下了心仪的衣服,一直紧绷着脸的嫂子,笑了。
  孝顺的侄儿怕我受到了冷落,不停地问我喜欢什么,他给我买。
  我很认真地告诉他:“好男儿孝顺自己的妈妈天经地义。孝顺姑姑?姑姑我自己都会大倒胃口。再说了,姑姑有你妹妹。姑姑与你父亲的想法是一样的,把你妈哄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经过面包店,侄儿执意为我买了一个二十几元的面包:“姑姑你就不要再客气了。回家妹妹会说,哥哥虐待我妈妈,饭都没吃饱”。
  餐餐大碗吃肉,大碗吃饭,不需要自己出门买菜煮饭菜,只需在店里待上两三个小时,看看来来往往的小帅哥小美女。这样的日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我的日子是过得舒服了,可侄儿他们过得并不省心,他们花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却没见有多大的收益。我与燕子曾私下多次要求侄儿安排我们去发传单,他始终不松口。我知道,他是怕我们给累着了。
  到了第三天,侄儿终于松口了。让我们五个人与他们请的年轻人一起,出去发传单。
  我坚信,四十岁以后的长相是我自己给的。用一颗真诚善良的心对待身边所有的人,是我的不二选择。不管是帮亲朋好友还是帮外人做事,我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去做好。
  第一次发传单对我来说,是新鲜的也是神秘的。我没发过传单,平时也没注意过人家是怎样发的传单。站在人来人往的路上,我兴奋地用自己的方式发着传单。我忘了自己早已是大妈的年龄,我像一个年轻人似的,开心地蹦着跳着发传单,小脚趾给磨破了皮都不知道。
  其中一个摩的司机回头看了我很久,忍不住“关心”地对我说:“你也太老实了,还一张一张的发,不知道发到何时才能发完,老板给你的钱又不多。我教你一个法子,丢一半到垃圾桶里,留一半到手上,一叠一叠地发,包你轻松快速发完。”
  我笑了笑,转过头把这话说给了一直在为我们担忧,辛苦地骑着共享电动车,不停地穿梭在我们周围的侄儿听。侄儿坐在共享电动车上,气得直跺脚,对着摩的司机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花什么钱?印传单、发传单请人,我已经花费了好几千元。你教什么坏?她是我的姑姑!怪不得我花钱请人发传单没一点效果,都是让你这种人给教坏了。”
  我的传单只发给那些年轻人,特别是那一对对的情侣。我知道,烤肉对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不是很喜爱。
  感谢侄儿给我提供了一个体验生活的机会。通过发传单,我感受到了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很有教养的人。
  他们会很礼貌地把我的传单接过去,对我微微点头说谢谢,特别是那些女孩子。也有一些看似凶恶,身上纹身的年轻人,他们也会很礼貌地把我的传单接过去,微微点头说谢谢。还有少数不要传单的年轻人,会轻轻摇手说谢谢。当然,也有一两个无视我手中传单的美女,直接顶着我握传单的手冷漠地走过。
  长沙是一个火城,下午五点钟发传单,仍然很热。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发传单的两三个小时里,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冒虚汗,堪比洗桑拿。晚上睡觉时,感觉喉咙里有一股液体在上下沉浮。
  来回七天六晚的“带薪疗养”,让我这温室里的“枯草”亮起了红灯。把我与经常锻炼、游山玩水、跳广场舞的姐妹们拉开了差距。最后两天里,我的喉咙开始沙哑,说话很费劲。磨烂的小脚趾,痛得让我走路有点摇摆。
  让我感受最深的,还是祖国的强大。我记得,来的时候我是戴着口罩,兜里装着酒精随时消毒的。我用酒精消毒时,燕子会说:“霞霞,你一个人讲究是没用的,我们不讲究,你也是白讲究。”也是,短短的六天时间,就我一个人喉咙沙哑了,说明我的抵抗力是最弱的。
  回来后我惊喜地发现,我那十指沾尽阳春水的手,只几天没干家务活,变得跟少女时一样,细腻又光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假如我是……
下一篇:庚子年七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