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


  有好多事情,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在慢慢地遗忘;而有一些事,却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来就会在记忆的深处泛起涟漪,久久不能散去。
  这还是在北京那家大的美容美发机构里发生的事。之所以叫机构,就是因为它是一家大的美容美发连锁店,每一家门店都在一千平米左右,几乎在全国各个直辖市和省级的城市里都有它的身影,每一家门店都坐落在繁华闹市,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每一个客人到来,我们都是彬彬有礼地迎来送往。无不彰显一个大店的风范和气度。
  我就在这样的一家店里作美发师,和天南地北的同事相处很融洽。我们店里有四五十个员工,美发师,美容师,足疗师和美体师。店里提供住宿和两顿正餐,早点自己解决。是很热闹的一个大家庭。晚上在宿舍里说说笑笑,有时候就会出去在外面聚聚餐喝喝酒聊聊天,南腔北调的特别热闹。
  时间很快就是夏天了,天热起来大家晚上下班后就不乐意在宿舍待着,又没有空调,于是就出去吃夜宵喝啤酒去了。那天晚上我没有出去,就在宿舍床上放下蚊帐看书,我在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里。大概十一点左右听见有人回来,我听见洗澡的声音和说话的声音,听出来是足疗师湖北的小李和东北的宋广播他们两个。小李过来我的房间转了一圈,问我没有出去喝啤酒啊,这么热的天?我说不想去。然后他就出去他们的厅里的床上了,听见他们两个在聊着今天工作中的事。
  湖北的小李是一个典型的南方人,小个子特别精神,眼睛都会说话,走路蹦蹦跳跳。宋广播是一个地道的东北黑土地长大的爷们,体态健壮魁梧一米八零以上的身材,说话低声细语吞吞慢慢,这一点不像东北人的干脆利落和爽快。但是他偏偏和小李能说到一起来。
  大概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同事们还没回来,闷热的宿舍就我们三个人,这个时候听到小李喊我,王老师你过来一下,宋广播在抽搐。我心里想是不是宋广播平时有癫痫病,现在正好犯病了?我就对小李说,别管他,让他躺一会就好了。我没有在意就还在继续看书。又一会过去了,小李又急切地喊,王老师快过来,宋广播没有反应了。怎么回事?我匆忙穿上拖鞋到了厅里,看到小李正在给宋广播做按压胸膛。我轻轻拍拍宋广播的脸,我喊着他的名字,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又按了按他的胸膛也没有反应,我又摸了一下他的脖子上的动脉,也没有一点跳动的感觉。不好了,我的心情瞬间也紧张起来,我马上给110和120打电话,同时让小李给我们的店长打电话。一会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回来了,看到这种情况都很吃惊,白天宋广播还好好的,就在十多分钟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转眼之间就这样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在砰砰地跳动。
  不一会110警察和120大夫都来了,大夫们把地上铺上一块单子,把宋广播抬到地上开始了现场抢救,他们说已经来不及送到医院了。又打强心针,又按压胸脯,好半天过去了人没有一点反应,大夫宣布人没了。就这么快转眼之间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五大三粗的东北汉子,一个只有二十八岁的活蹦乱跳的灿烂如花的生命就说没就没了。大夫们用黑色的装尸袋,把宋广播装了进去,拉上链子抬走了。
  警察给我和小李留了口供,记下了我们的电话,并且分别登记了我们的身份证。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警察和大夫们都走了,同事们都睡觉去了。我躺在床上眼前,一直回放刚才发生的一幕,再无睡意。
  第二天是星期天,店里顾客很多,我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的画面,我没有一点心思工作,心里乱急了。人生怎么就这样啊脆弱,昨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一起工作生活的同事,转眼之间就没有了。宋广播的妻子昨天晚上也过来了,抱着他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象征性地哭了一会,据说他们两个在闹离婚。
  最初那几天,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只要晚上一进宿舍就会不由自主地看看宋广播的床位。已经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一切都成了过去。他的工作认真手法很好回头客还很多,每天找他给做足疗的顾客都得排队等候,在足疗部,宋广播的业绩是最好的。之前听他说过他的爷爷是一个中医,他在爷爷的熏陶下,懂中医养生和穴位按摩。
  落花流水春去也,都成了过去。
  宋广播的爸爸去世早,只有他妈妈一个人来处理孩子的后事。满脸苍桑的老太太,拿着孩子的照片在撕心裂肺地痛哭。满身乡下人的装束,眼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悲情,我的眼睛几度湿润。
  三四天后尸检结果出来了,是大面积的心肌梗塞。宋广播的妈妈失去儿子的痛苦和无奈,经历了一天又一天的精神折磨,最后店里只赔给宋广播妈妈四万块钱,就匆匆把事情解决了。一条人命四万块钱,怎么就能画上了等号?我一点都想不明白。还有宋广播的妻子,还在等着分一份这笔钱,同事们也在议论着这件事。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弥漫着。
  听同事说在上海,我们的另一家连锁店开业时,店门口拉广告的一个绳子把一个老太太绊倒摔伤了,就赔了好几万。还有一家我们的连锁店里,一个顾客正在洗头时,突发心梗意外去世,也赔了人家十几万。而我们店里的自己员工,并且是优秀员工去世了,却赔了紧紧四万块钱,这是为什么?难倒就因为他是外地人,一个偏远地区的乡下人?我心中没有答案。
  又是一年春草绿,转眼离开北京十多年了,每当想起来这件事,心中总是感慨万千。
  
  2020年5月26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幽静云丘山
下一篇:月老山(散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