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月老山(散文)

月老山(散文)


  来到月老山的时候已近黄昏,有置身仙境之感。
  境中有蓝色的湖泊,浓黛的森林,缤纷的花朵,赤红的木屋,还有熊熊的篝火……夕阳携着彩霞缓缓滑向西山,晚风在呼唤月亮。
  游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三三两两的,有的从水之湄往林间悠然走去,有的从黛青深处朝湖泊隐隐而来。瞧仔细了,大多是一些年轻的女子,黑黑白白,胖胖瘦瘦,红红绿绿,宛如一群群的花蝴蝶在森林里轻歌曼舞。
  月亮山盘亘在群山之上,它的山形像一口大锅,锅底是一泓碧水,四周是如墨的山峦。近望远眺,清一色的柳杉林,株株合抱粗,棵棵遮天蔽日。这里,望出去到处都是遮拦,低头是水,环顾是林,抬头是天空。天空一片蔚蓝,偶尔白云朵朵,有彩色的鸟儿不时从林梢飞出,犹如惊鸿掠影,在棉田似的天空划过翅膀的痕迹。
  站在水边,望不见远方。
  远方在东北角的山尖尖上。沿着一条林荫石径,登上山脊,眼前便会出现一道大马路般防火线。防火线七八米宽,除了芳草野花,不长任何植物。它顺着山脊一路蜿蜒至最高峰东山尖。东山尖上有一座瞭望塔,巍然矗立在苍穹之下。在这里,可以望见山外千重山,天上九重天。
  月亮山多月亮。
  每到清风明月夜,在月亮山可以看到三个月亮。天上一轮才捧出,地下两轮顿生辉。月亮山有两个湖泊,一个叫上湖,另一个叫下湖。其实就是锅底有两山谷,一脉流泉,淌着山野的芬芳,从上而下,似一串珍珠项链,在两山谷中的凹处积水成湖。两湖之水,清且涟漪。月亮出来了,对影成三轮,天上亮汪汪,湖里清汪汪。
  上湖绿树掩映处,有一座小庙,叫月老宫,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粉墙黛瓦。庙中供有月老爷子,慈眉善目,鹤发童颜,手执红线,日闻鸟语花香,夜枕月色松风。他缄口不言,就那样笑眯眯地盘坐在风花雪月之中,在朝霞初升时巧渡情丝,谛结了多少新鸳鸯蝴蝶梦;在洞房的花烛刚刚绽放出姻缘的花朵,便无奈地悲叹多少金玉良缘又各自东西上青天。
  谁能想到呢,这座山,就是被人们喻为“爱情之山”的神秘所在。
  
  二
  没有美丽的神话,也没有古老的誓言。月亮山就是一座山,它耸立在文成县铜铃山镇的群峰一隅。
  英雄不问出处。
  月老山的前身叫水牛塘。不妨将此称为它的乳名吧。乳名是由大地母亲赐予的,很好理解。山谷之中,有水成湖,湖畔草木丰茂,湖内波光粼粼,岸边青草萋萋,一片漫漶,是放牧牛羊的天堂。黄牛青牛大花牛,公牛母牛小牛犊,肚子被草色染得发亮了,便叼着野花,欣然入水,来一场淋漓酣畅的沐浴,多惬意啊!
  在月老山未成为月老山之前,我曾经去过多次。
  首次是参加由县文联主办的“森林笔会”,我们从石垟林场的场部驱车前往月老山。我们到那的目的,除了看湖,主要是去瞭望台看远方。那天,我们好像先去了石角。石角在月老山的山那边,一条峡谷,一条清溪,一幢木屋。据说,当年红军挺进师的刘英政委和粟裕师长在那宿过营开过会,我们专门去瞻仰了一番。转到月老山时,日已向晚。因此,初到月老山,仅是匆匆一瞥。我们看了湖,登上高高的瞭望台,看了看近山磅礴,远山逶迤,然后伫立在浩浩的长风中高呼几声,便返回了。留下了一些碧水绿树、远方云影的记忆,再无其他印象。
  第二次好像还是去采风。那天,我们在水牛塘林区吃午饭。酒是老糟烧,60多度,滴一点于桌上,火柴一划,就轰然燃烧,腾起蓝焰。菜是山珍,炖家鸡、炒石蛙、腌咸笋、山蕨干、犁头菜烧洋芋什么的,大家胃口大开,酒兴很浓,便放开量海喝。喝完跳入湖里游泳。湖水很清,深达数米。一文友不会水,但酒喝高了,遂不知深浅地跳下湖。他一入水就像一个秤砣往下沉,幸好坐在岸边晒太阳的文友陈挺巧看见了,奋不顾身地把他捞了上来。溺水之人叫慕白,现为县文联主席,是全国著名的诗人。
  现在,每每讲起那次在月老山的遇险经历,慕白皆要自饮三杯,以示庆贺。他说,奶奶的,当时如果没有寨主(陈挺巧的绰号叫寨主),老子的小命早就化为一缕皎白的月色永远交给月老山了,哪还有我慕白斗酒诗百篇。
  我心慨然。当时,我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参加笔会的人,有不少长得长发及腰、如花似玉的姑娘。非常遗憾,我想那时候水牛塘就叫月老山该有多好呢,不然的话,我可以求求月老,赐红线于我一用,也许能系住一个像卓文君或李清照之类的才女。
  再后来就是跟着领导去调研了。水牛塘被开发成景区后,不仅改了名,还浓妆淡抹地整了一番容。还好,动的是小手术。多了山门、栈道、爱的小屋,就是一座月老宫,也不见少了什么,一派清纯自然的模样。
  月老主宰着人间的婚姻。顾名思义,月亮山自然打的是爱情牌。树上飞的鸟,皆是爱情鸟;湖里游的鱼,全是爱情鱼。原来,湖边摇曳着许多狗尾巴花,现今全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芬芳的玫瑰和月季,还有一溜红山茶,开着美人红唇般的花。月老宫旁的两棵大柳杉之间,钢索如蛛网密布,上面挂满了同心锁和红丝带。
  我问老板,月老山成全了多少美丽的婚姻。老板咧嘴说,月老宫外的爱情树上挂有多少只同心锁,就有多少对帅哥靓女结成了神仙眷侣。他叫我去数一数,便知具体数据。
  他是个擅长忽悠的人,我很理解。不会忽悠,怎配当月老山的山主。
  
  三
  万世沧桑,星星坠落,风在吹动,山中的炉火亦燃亦灭亦不休。
  多少年过去,太阳走了,月亮来了;春花谢了,秋硕黄了,月老山还是月老山。有人说,山永远不会衰老,也不可能长大,纯真是它的本性。然而,我认为月亮山与众不同。因为,在我眼中,月老山决非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它解得开人世间最神秘的等待。
  世上最神秘的事,无非是爱情。
  红尘中多少奢恋,人世间多少恩怨,皆是因爱而生啊!不变的真心、孤独的承受、百年的承诺又何用呀,多少君王最终还不是丢了江山,害了美人。多少情男痴女、才子佳人、红颜红花,以身相许又何妨?到头来还还不是落得个人去楼空徒悲切,爱恨情仇绵绵无绝期呵!这是一个魔咒。可解这个魔咒的,也许惟有月老山了。
  以往,每次到月老山,我皆似野鹤云,心无旁骛。现在,当我一踏进月老山的山门,脚步就不再轻狂。我一直认为,将此山取名为月亮的人,一定是一个智者。敢拿爱情做文章的,除了智者,谁能?
  谁也说不清月老山的年岁。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月老山是一个历经沧桑,见多识广,包罗万象的玄幻世界。在它的柔蓝湖泊里,曾映泊过亘古的残梦秦时的明月;在它日夜呼啸的山风中,曾传送过大唐的飞歌宋朝的丝竹;在它头顶飘流不息的云朵上,曾游走过来自金星的彩霞和水星的白雾……
  记得有一次,一位学者对我说,可惜了,月老山的山水没文化。
  我问,什么样的湖泊才有文化?
  他说,西湖山水就很有文化,譬如说西湖的鱼,就特懂文化,因为它们见证过梁三伯和祝英台双双化成彩蝶翩翩飞,也观望过白素贞和许仙魂落断桥空留残雪。
  我说,有文化的鱼儿早就死了,现在剩下的那些鱼儿,嫌杭州的汽车废气大浓,都想到月老山来度假呢。
  他愣了,顷后回过神来说,你说的也是,我就是那些鱼儿的其中之一。
  不是吗?过去和现在、见过和听过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月老山时常云飞雾绕,生活在云里雾里。它深居深山,犹如一隐士。世人不知它,它知世间事。三山五岳,文脉深厚,底蕴如渊,可叹就像一本畅销的老书,早就被人们翻烂了。试问有谁读透了月老山呢?幽远、淡泊、清新、自然、恬静,还有它的大彻大悟、大智若愚、宠辱不惊、从容不迫,敢问天下有哪一座山能与其试比高!
  一座奇山,两个湖泊,三个月亮。月亮像一面镜子。透过这三面镜子,哪怕身在月老山,亦可洞穿历史烟云,人间百态。
  身在月亮山,我看水中月、镜中花,亦然成为尘外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
下一篇:雷声隆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