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雷声隆隆

雷声隆隆

九月的一天,吃过晚饭,我和妻子正在看电视。起身一看,女儿已经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酣然入梦。她睡得那么香甜,可爱的小脸白白嫩嫩,小胳膊小腿自然地舒展着,天使一般。客厅的黑色小方钟长着三只银色纤腿,那只小长腿迈着轻快的步调。这时,正好是夜晚八点半。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茫茫夜空,刺眼的光芒钻进室内,快速一闪,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九霄。瓢泼大雨随之而来,猛烈地撞击着阳台上的玻璃,“啪啪啪”地暴发出急促的拍打声。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滚雷一阵紧逼一阵,从我们的头顶滚过。
  我家住在五楼,顶层,越发感受到滚雷的惊心动魄与令人担惊受怕。此时此刻,仿佛万辆火车从我们头顶轰鸣而过,由近而远。
  妻子大叫:“快,关好门窗,当心雷击。”
  我们立即分头行动,迅速跑到南北阳台,顶着电闪雷鸣和倾盆大雨,手忙脚乱,快速关上门窗,真担心瞬间有闪电响雷呼啸而至。
  “哗”一下,屋里一片漆黑,停电了。我们不知何因,也许是为了安全而有意为之。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嗵——”一阵炸雷在我们头顶爆炸,仿佛要把地球炸裂,飞撒宇宙。闪电引路,照亮人世间。
  我和妻子格外震惊,毛骨悚然。我们总担心响雷会把我们的屋顶揭走,楼房轰然倒塌,我们粉身碎骨。
  “快,把女儿抱到客厅来,”妻子叫到,“关上客厅的所有门。”
  没有犹豫,只有行动,如箭在弦上,一声令下,飞向目标。于是,我们与外界的滚雷隔了两三道屏蔽,外窗、外墙和内墙。
  女儿依然熟睡。小孩子真是处世不惊。这就是孩子的幸福。
  我在客厅的地面上铺了一床小褥子,妻子把孩子轻轻地放在软绵绵的垫褥上。女儿对自然界此时此刻的强大威力浑然不知,一心一意地安稳地继续地做着自己的童话梦。
  借着闪电的光芒望着幼小的女儿,我和妻子的心才稍微安静下来,战战兢兢地坐在沙发里,不敢出声。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惊天动地,仿佛万座巨石山从遥远的星球一起翻滚而下,前仆后继,由高到低,由远及近,冲向地球。“嗵——嗵——嗵——”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在我们的头顶轰然炸裂,其威力好似原子弹。
  我和妻子恐惧地相拥在一起,闭上眼睛,等待世界末日的来临。爆炸过后,我们睁开眼睛,发现女儿还在安睡,我们还有气息,房子还在。
  “咱们的楼房有避雷针吗?”妻子忧心地问。
  “不清楚。”我说,“应该有。”这是我的希望。
  一阵静默。
  “我给父母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我说。二老在乡下老屋,身边没有子女安慰,我真担心。
  “不能打,这是危险的举动。”妻子理智地说,笨笨的妻子此刻有了灵机。
  一道道闪电划过夜空,冲进室内,一闪一闪。“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一阵紧逼一阵,“嗵——嗵——嗵——”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
  天色不晚,路上一定有行人。他们怎么防备这意外的恶劣天气,我不禁担心起来。一定会有人出事的。上帝啊,我不明白为什么苍天突然发威啊!请求您救救人类。妻子调侃我,你以为自己是宋代大文豪范仲淹,竟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往后,我们该学学预防雷电知识。”妻子说。
  “是啊!自然灾害越来越多,人类应该学会应对,学会保护自己。”我应道。
  我们静静地坐着,沉默无语,心怀恐惧,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感。
  “你看,”我手指着东墙惊叫起来,“那个插座冒出火花。”
  火花一闪而过,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现象,真真切切。遗憾的是妻子并没看见。
  一道道闪电划过夜空,冲进室内,一闪一闪。“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一阵紧逼一阵,“嗵——嗵——嗵——”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
  四十分钟,四十分钟,整整四十分钟,电闪雷鸣几乎没有间断,关中盆地危在旦夕。
  四十分钟后,雷声短促,干烈,声音由强变弱,遁入夜空。电闪雷鸣渐渐隐去,雨不知何时已停,八百里秦川恢复平静。
  过了会儿,我身心平静,才有闲情逸致想起宋代陆游的诗《七月十九日大风雨雷电》:
  雷车动地电火明,急雨遂作盆盎倾。
  强弩夹射马陵道,屋瓦大震昆阳城。
  岂独鱼虾空际落,真成盖屐舍中行。
  明朝雨止寻幽梦,尚听飞涛溅瀑声。
  我觉得这首诗不足以表达当下电闪雷鸣之猛烈,我次日也无闲暇进山观瀑布。我不会作诗应对,无奈。
  我给家里拨打电话,可电话不通,心中有些许担忧。
  妻子轻抱女儿重回小卧室,我们安心上床。
  第二天,我和妻子照常去上班,女儿依然去上幼儿园,好像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走进办公室,同事们议论纷纷,绘声绘色,说昨晚雷区不少人遇难,有的说有50人,有的说有100人。但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并不可信。
  两天后是双休日,我急切地回到乡下看望年迈的父母。母亲告诉我,这次打雷,时间之久,雷声之猛,她70多年来是第一次遇见,太惊险了;我们临村的一位50多岁的男子,家里正在建房,打雷后,他去房顶收拾东西,被雷击死,他的家人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他的死亡是真切的,因为他的亲戚就是我家的近邻,只隔了五六家。真是天灾!安息吧,不幸的人。你为家庭付出了一切,你永远活在家人们的心中。
  这场雷雨天气,70多年一遇,足见其非凡。但是,雷雨交加的天气也给人类送来了含有负离子的清新空气,也给大地送来了含氮的高效肥料。
  沿着乡间小径,走进田园,果园连绵不断,一望无际的碧绿展现眼前,果实磊磊,果香扑鼻。仰望天空,蓝天无垠,白云悠悠。这就是气候的常态,而电闪雷鸣只是一段小插曲,正如人生大道,虽有坎坷,但前程光明。又如诗云:惊天动地当信步,电闪雷鸣若等闲。人类应该这么洒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月老山(散文)
下一篇:湖区一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