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湖区一日

湖区一日


  预定了去兴凯湖的车票,就听到台风“巴威”即将登陆的消息。它这时候来凑热闹,势必会造成许多麻烦。日子已经定好了,那边的酒店也已经预定,不会轻易改变。只能祈祷老天安安稳稳,给不常出门的人一个机会,能够享受到旅行的快乐。
  此去兴凯湖,所处的地理位置有些偏东北,是远离台风中心的。有可能打出一个擦边好球,想来一定会带来惊喜呢。临出发的前一天,雨停下来,彤云密布的天空,露出蔚蓝的底色,似乎在预示着出门大吉。
  登上旅游大巴,非常顺利地进入黑龙江地界,谁知却风云突变,就像有人端着一盆水迎面泼来,不是傣族的泼水节,让人彻底心凉。车窗好像贴了一张玻璃纸似的看不透,朦朦胧胧的山水被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向前看,雨刮器刚刚刮出一点透明,很快便模糊了,如此反复,视觉也跟着模糊起来。大雨像一块塑料薄膜,把整个大巴密封了起来。看不出去,思绪就如发了芽的豆芽菜,在车厢里拐扭着生长。没有了好的预想,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谁都心知肚明。
  旅游大巴在硬着头皮往风雨里钻。前方的路上,已然被浇筑起密密麻麻的丛林,此时的大巴更像所向无敌的装甲车,在肆意碾压,冲撞,试图闯出一片坦途来。车上的人在埋怨黑龙江的天气,吉林是不下雨的,为什么到了这里,就下雨了呢?是啊,相距不远的两个省份,居然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空间,难道连天气都分门别类了吗?
  来到湖区,苍茫的雨色没有一点减轻,反而加重了。被清冷的雨雾包围着,才发觉脱离了大巴车,我就是一个羽绒浅浅的鸡雏。吉林那点儿晴色,让我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身着一件薄薄的T恤衫,以肉身之中的火热,去对抗肆虐的风雨,显然是在以卵击石。
  我正在战战兢兢,瑟瑟发抖之际,妻从她的拎兜里翻出一件一次性的雨衣来。这件雨衣非常薄,套到身上,却很管事,立刻把我与冰冷隔离开。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她的无意之举,支撑着我,在风雨里重新挺立起来。出门之前,她是劝过我的,是不是穿一件外衣,被我拒绝了。唉!悔不该不听她的劝导啊!我环顾一下四周,才发觉同行的人当中,像我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呢,这些都该归罪于吉林的虚假天气,真是害死人了。
  我去景观前拍两张照片,妻却说不好看。我看了看拍过的图片,不禁哑然失笑。身上的雨衣被风雨鼓动起来,满满的都是气体,活生生地把我装扮成一只大狗熊。立即删除,不拍了。
  湖水汹涌,浊浪滔天。游船被缆绳牢牢地拴住,仍在不停地窜动着,像是拴着链子的恶狗,在使劲挣着往外冲。雾气茫茫,湖面的能见度很差,屏蔽了远望的目光。想看到的风景看不到,只能收回目光,回头看眼前的人了。
  同行的人当中,有一部分是妻所在的广场舞队。她们穿的也不多,却整齐划一。天气差,不代表心情也差。气温低,她们正好把自身的优势展示出来。动动腿,扭扭腰,热身都是舞蹈动作。湖边的人很多,她们旁若无人,无拘无束的样子,自成一道风景,引来不少游客驻足观看。
  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肯投入,它就会主动找上门来。阴郁的天气锁住了风景,却锁不住快乐,只要有快乐的心情,就能让一切入目的风景,都阳光灿烂。这一点让我深深地知会到,是此行的最大收获。
  
  二
  兴凯湖是由火山喷发,地壳陷落而成。唐代称之为“湄沱湖”,以盛产湄沱之鲫而驰誉中外。又因位置靠北,浪声如琴,广袤如海,故金代称之为“北琴海”。清嘉庆年间改称“兴凯湖”,“兴凯”为满语,意为“水往低处流”。兴凯湖总面积为4380平方公里,兴凯湖原为中国内湖,1860年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北京条约》,让它变成了中俄界湖,南属中国,北属俄罗斯。
  很早就听说兴凯湖里的白鱼非常有名,只是因为大量捕捞,让这种鱼已经很鲜见了。兴凯湖有三分之一部分属于中国,基本已经无白鱼可捕捞。而俄罗斯一方,却有非常丰厚的白鱼资源,中方渔民常常会越界到俄方水域进行捕捞。白鱼的价格一度上涨的几百元一公斤,在暴利的驱使下,有人便铤而走险。每年的非法捕捞,被俄方扣留的渔民,不在少数。从国家的利益出发,兴凯湖的完整性是非常重要的。而从白鱼的角度去看,兴凯湖的完整也在预示着白鱼的灭绝,这时候,谁站在什么角度上去看问题,不免要各执一词了。
  组织这次旅行的老板,是为非常讲究的人。这次旅行,他方方面面都想到了,并且极力去做,来满足大家的需求。他认识几位渔民,他们的鱼获都是二道贩子收购的对象,就领着我们去渔民的家,以收购价来购买湖虾和鱼干。
  渔民们很辛苦,风里来雨里去,每天的鱼获也有限。我们的人多,一下子就把他家的储存都买光,就连正在晾晒的鱼干都给划拉走。好像是不花钱一样,妻也抢到两包。我特别关注了一下,她所买的小鱼干都是白鱼的鱼干,它们还没长大呢,就给捕捞了上来。
  天渐渐地黑下来,买鱼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归来。买到的眉飞色舞,精神倍爽,没有买到的不免情绪消沉。老板在安慰他们,别处还有,不过得讨价还价,没有这么便宜的了。他的话,不由地引起一阵惋惜声。是啊,来一回不容易,谁都想带回去一些湖区特产。这是旅游的副产品,也是景区所希望的。人来了,腰包里的钱留下,是正常的供销关系。只是这样的供销关系,是建立在攫取稀有资源的基础之上的,这就值得商榷了。
  我想看到的风景,其实不应该是这些。可是,它却大摇大摆,堂而皇之地走进我的视野,就不能不引发关注了。我们国家这样的湖区海区景观很多,是不是都如这般杀鸡取卵式的经营,就不得而知了。
  
  三
  夜晚入住酒店。推开房间的门,一股刺鼻的霉味扑面而来,赶紧大开门窗通风。整理被褥时,发觉湿漉漉的,捏一把,恨不能都捏出水来,根本无法铺盖。我们不禁犯起愁来,这样的床铺能入睡吗?
  这是很久无人居住的结果,还有一个原因,这里有地气上升,如果是二楼三楼,就会差许多。今晚有几辆客车满载的客人,把不远处的大酒楼都挤满了,我们被安排到这个小旅店里。想来这里平时是不做招待客人住所的,仅仅是应急之用,有这样的条件也就难怪了。
  我们正在犯愁,门口有人在和我们说悄悄话,大酒店那边有位置,刚才打电话联系了。不能惊动别人,万一都跟过去,就没办法处理了。悄悄地,打枪的不要。我一下子就乐了,这是鬼子进村吗?还悄悄地,是怕老八路发现吗?我蹑手蹑脚地拎起皮箱,真的领略了一回鬼子进村的感觉。
  酒楼大厅里,老板和老板娘对我们不请自来的做法非常愤怒,老板娘更是颐指气使,杏眼圆睁。
  “你们这么来了,要是有五十个人这么来,我怎么安排?”
  我解释着,床铺太潮,实在无法入睡。谁知她手一挥,如同轰苍蝇一样,往外轰我们。
  “你们就不能考虑考虑我们的感受?这么多客人都跟你们似的,我们该怎么办?没有没有!”
  见她这样的态度,我不由火往上撞。“这不应该是你们商家的态度,有问题就应该去解决,不是这样推诿,这样推诿能解决什么问题?五十个人来了,跟我有关系吗?我住不了就是住不了!”
  他们觉得自己理亏,大庭广众之下与客人发生口角,实在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忙给我们做了相应的调整。我被分派到一个房间里,之前已经有两位入住了。这两位游客也是我们一个团体的,身材魁梧,并且都有个非常相似的大肚腩。此时已很晚了,我草草洗一洗,就赶紧入睡。
  这二位盘腿大坐,如同两位佛爷一般,他们在一起交流着什么,大概是什么心法一类的东西。我无暇顾及,瞅着这两个大肚腩,那里的功效一旦发挥出来,会让人吃不消的。
  睡觉这东西不比跑步,先跑一二百米,所积攒下来的优势,让后面追赶的人,很吃力的。我这样睡觉,有些强行入睡的意思,先躺下来,闭上眼就未必能睡去,倒是有些像往水里按葫芦瓢,按得越深却蹦得越高。
  他们的鼾声渐起,并越来越高。这两位追赶者步步紧逼,很快就超过了我,一会儿就把我远远地抛到了后面。他们的速度之快,让人近乎绝望。
  我把卫生纸团成小球,塞进耳朵,也无济于事。其中有一位不但打鼾,还伴随着磨牙,“嘎吱嘎吱”的声音,异常尖利,很轻松地冲破纸球的防线。这位磨牙的大肚腩我是有印象的,他今晚上吃饭,就在我的邻桌,吧唧嘴的声音,无一遗漏地传入我的耳朵。他磨牙的声音,让我有充分的想象。
  大凡水域辽阔的地方,水产都是十分丰富的。今天晚上的两道鱼,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都是鲤鱼胖头之类的,我看一眼,一筷子都没去动。我的斜对面就是这位大肚腩,他却吃得非常认真。我非常敬佩他的认真态度,用这种方式来解读这次旅行,有自己独特的见地。在日本旅行,去饭店吃饭,都会对饭店老板表现出敬仰之情,所表现出来的方式,就是在夸大自己的吃相。吃相越夸张,就是对老板越尊重。此种方式从侧面反映出,日本饮食文化的颇具特色。他们的每个店都是独具特色的,各种美食也别具风味。走到这里,不由不发自内心地表露,真的被人认为是猪,心情也是舒畅的。
  这两道鱼实在让我达不到变成猪的愿望,我这个人的固执还是很强烈的,自认为不能违拗心意的事情,是坚决做不到的。我来湖区很大的目的是采风,为了写作的需要,开阔视野,净化心灵。可以说,我也是一位修炼者,修心修为,是想自己体会到天地间的灵秀,付诸于文字之中。我这个修炼者却不比基督信徒那般。《圣经》上说“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给他打”,面对尘世的种种不平,以自身的肉体去消磨苦难,修为者将欲望收敛于心,是一种超脱。只是我非什么信徒,不被那些行为法则约束。我的修为是以自身的行为,自身的完美让心灵通透,从而达到思想境界的完美统一。只是当我看到那些不合理的事情,是看在眼里,忍在心头,还是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呢?
  修心修为的过程,不是六根清净,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于出行的路上所捡起的文字,是要靠正气这根线穿连起来,文字里才会有骨头,才会有精气神。
  过了子时,这一日的度过,让我颇有感慨。新的一天是从黑夜开始的,我的眼里已经充满了光明。
  从一日的经历和凡事里,我得到了很长时间闭门造车所不能有的的东西。修炼和苦恼,总是是相伴,这就是我们的生活音符。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雷声隆隆
下一篇:秋游绿江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