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雨中柳湖

雨中柳湖

今年秋天,云能浮在空中,简直是个奇迹。如果摘一朵云拿在手中,我想肯定是团水气。自立秋以来,一直是三四天的雨外加一半天的晴日,本就多雨的季节,雨也从不谦虚,说来就来。所以造就了今年的凉爽来得比往年更早,也更彻底。
  虽是雨天,家里呆久了,心情有点发霉,便想与伞一起雨中走走。于是,一人一伞,成为雨中最好的相伴。柳湖公园距家不远,便是理想的选择。这柳湖公园本来就有来头,始建于北宋,鼎胜于嘉靖年,但此前前后后多次饱受战乱之苦又身无自保之术,于是屡毁屡建。后有民族英雄左宗棠亲手种植旱柳,亲笔暖泉题字而留芳百世,成为平凉的一大亮点。一个地方一旦与历史,与文化有了关联,自然带有灵性,也带着深刻内涵。若我们只从表面呈现的形式来看,无非是假山顽石,暖泉夕照,亭台楼阁,柳湖晴雪,好似与普通公园一个模样。但如果从历史的角度重新审视,细细品味,或多或少地会发现它的古朴典雅,高贵迷人之处。
  我从柳湖公园正门进入,沿着小路缓缓前行,两边草木似乎刚从水里打涝出来,湿漉漉的泛着清新,叶子的边缘挂满了滴滴玉露。因为下雨,平日里拥挤的小径上行人很少,我可以不受干扰地尽情享受这一方幽静。路边的音响依旧播放着优美的乐曲,还有伞上面不紧不慢的细雨敲打声,都是时光的恩赐。我看着路边的“曲径通幽”,慢慢前行,似乎丈量着曲径的长度,又似乎数着脚下的台阶,还未走到路的尽头,就听见了水声,我知道那是“暖泉”的水撞击着石头。转过弯道,便可看清暖泉全貌,这则是湖水之源,旁有左公亲笔题的“暖泉”二字及铭文。我侧目环顾四周,这一处应该是北宋渭州太守蔡挺引泉成湖的旧址,当时因为柳树宜水,故处处植柳,枝高叶茂,翠色参天,故名“柳湖”,后来,明嘉靖年间,韩藩昭王占为苑囿,并做了大规模的扩建。然而,就这样一处风景秀美之地,也难幸免刀光剑影,自然灾害的侵蚀。我们目前能看到的这些长相沧桑的旱柳却是陕甘总督左宗棠驻兵平凉时,亲手所植。有些柳树已经拄起了拐杖,然而依旧还在风雨中诉说着过去。如今,这片土地的拥有者,修建者早已走进了史书,这条幽径上曾经有过的足迹,唯有山水草木便是他们丰功伟绩的最好见证。我轻轻踩着古人的足迹,也许他们的气息不复存在,也许他们的脚印早已被厚厚的石块覆盖,但我似乎还能看到他们威武英勇的雄姿。
  想像跟着我的思绪,灵魂追逐着古人的脚步,徐徐向前。绕行西湖,这里应该就是蔡挺最早引进的泉水,此后经历重建,又经历扩充,才是今天看到的样子。这里湖水环绕着楼台亭榭,相比较后扩建的东湖而言,这里更多带有古典的精致。湖边皆是东摇西歪的旱柳,高大粗壮,有些连根部早已暴露在外面,有些早失去了优雅,然而还是靠着湖水撑着生命和未来。虽然季节刚刚进入初秋,由于连绵不绝的雨水侵袭,空气湿度的剧增,使得这些柳树的叶子开始变黄,甚至有些叶子已被打落了一地。湖水依旧泛着绿色,一滴一滴的雨点打在波面上,形成一圈圈的细纹向四周扩散。水是当年的水,却不见引水之人,雨也是当年的雨,不过是下到了现在。
  沿着西湖向东,走到后来扩建起来的东湖,相对于西湖,这里修建带些现代化的时尚。湖的两边栽的是长发及腰的垂柳,湖的面积相对大些,便于游船,水上气球等娱乐设施的无拘无束,少了曲折迂回,多了直接了当,看起来眼界比较开阔。东湖两边,由于面积较大,人工栽种许多花卉,除过冬季,其它季节多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此时,虽到秋天,虽是多雨,但花园里的花儿正在独自娇艳,朵朵花瓣上,挂满了晶莹的露珠,有些花瓣零落了一地,但本色未变,只是更多了一点娇羞之态。雨中的花朵分外惹人怜爱,艳而不媚,雅而不俗,静而内敛,体态丰盈,楚楚动人。
  花园的交汇处,有一仿古凉亭,飞檐翘角,雕梁画栋,不仅只是美观,也是行人借以避雨,纳凉的好去处。此刻,围聚着一伙人,既有观众,又有演员,正在进行快手直播。虽然外面下着雨,凉亭下却是热火朝天,一小伙正在卖力地唱着《你莫走》,一边听着激情澎湃的流行音乐,一边沿着湖边继续前行,不知是雨滴打落在湖面上,还是歌声惊动了水下的鱼,湖面上泛起一圈圈绿色的涟漪。脚走在路上,歌入了心中,思绪也零乱了,如今的网络时代就是好,一些错失良机的人,只要努力,只要有能力,都会有广阔的平台展示他们的优秀。
  站在东湖边,看那西湖,实在有些萎缩,尽笼在一片碧柳之中,自然比不上东湖的时尚与宽畅。然而,因为西湖的悠久历史,又兼之左公题词,在烟雨之中透着厚重,不仅仅只是曾经的存在,更多的是文化的渗透。一个地方如果只是单纯地因为风景,是没有生命力的,若与历史、文化扯上关系,总有让人浮想联翩的空间,总会让人有种疏离与向往的亲切。
  一座公园,从西湖到东湖,从很久的过去走到了现在,不就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标志吗?一边是过去沧桑的印记,一边是现在时尚的招摇,一边保留着曾经的历史,一边又是未来的展望。就这样,走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把悠久的文化传承,一点一点,只是为了更好的未来。也许,这就是柳湖的魅力。
  雨中的柳湖,更有一种别致的风韵,年轻的柳树和年老的柳树一起逶迤在湖堤之上,共同撑起柳湖的过去和未来。旱柳是对过去的铭记,垂柳是现在的象征,烟雨迷蒙之中,我恍然听到久远的炮声,也似乎看到和平鸽的自由飞翔。不管历经多少风雨,柳湖依旧站在原地,因为这里有文化在血脉里流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