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女儿说的对么

中元节前夕,由于想念老爸,伤悲又一次次毫无防备的袭击脆弱的内心。让本就由于更年期情绪不稳的自己,泪水一次次涌流。对于年轻人来说流泪后眼睛会更清澈、更明亮。可寒梅已年过50,年龄不饶人。所以,如今寒梅每每哭一次眼睛看东西就会更模糊。可中元节就近在眼前,怎么能够让寒梅不想念在天堂的老爸。加上8月23日婆婆他们轮班的到来,看到他们快有90岁的高龄依旧儿女绕膝,且85高龄的婆婆到今年9月初开启第5个半身不遂的年头了。婆婆除了半身不遂依旧身体状态极好。再想想婆婆他们起初轮班时,老公的老爹对寒梅百般挑剔,光挑剔还不行,还污言秽语的谩骂,让寒梅极为寒心。你也许会说,他这样对待寒梅,肯定是寒梅的不是。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之所以这样对寒梅,是因为嫌弃寒梅爱搞卫生,爱经常给他们大大小小的物件清洗,做菜放的油不是他理想的表面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脂,为此说我做的菜狗他么屁。起初我隐忍着,委屈着。毕竟他们岁数大了,毕竟刚开始轮班得需要磨合。可是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后来的一次又一次的轮班,老公的老爹变本加厉。因此,再见我的人看着我惨白的脸,瘦的皮包骨的身姿,风一吹就跑的样子,心疼的询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这个样子了。直至等到他们再一次轮班前,也就是婆婆半身不遂前夕,我心里暗暗做着和老公离婚准备。后来婆婆刚刚半身不遂后,老公由于心里麻烦,因为客厅摆放的垃圾桶,我俩吵了一架。夜半我睡不着只是偷偷流泪。老公觉得自己不对,拉我坐起说好好谈谈。我开始开诚布公的和老公敞开心扉,道出多年的委屈。老公终于承认我和他爹的问题上他存在着愚孝的问题,不是我的不对。我说如果他在小婶家,骂过小婶一句,我也就承认他谩骂的污言秽语是口头语。可我已经和小婶和小婶的女儿证实了他从骂过小婶。既然老公承认之所以由于婆婆他们到来后的鸡犬不宁,是他的责任,那么寒梅也就不再责怪老公。寒梅可以对天对地拍着胸脯说,即使老公的老爹这样,寒梅依然一如既往的待他。每天早晨清好他暖壶里的水,灌上新水。预备好早饭、吃饭时把筷子、勺都摆放好,再叫他吃饭。吃西瓜时把皮去掉,把籽儿剔除,装盘扎上牙签,方便他吃。当时我的委屈也曾和远在石市的爸妈哭诉,爸妈总是劝我忍着吧,又不是老公的错,再说离婚毕竟是一件丢人的事。后来老妈来我家小住,看到我每天早晨5点半就起来为他们忙碌,然后再去上班。可老公的老爹竟然在我爸妈不在身边时对我恶语相向,老妈忍不住哭,切实的感受到了我的不容易和委屈。此时我又微笑着对老妈说,一切都过去了,老公终于理解我了。即使寒梅受多大的委屈,老有所依依然是寒梅不变的信念。如今,在老公的调解下,以后的日子里总算风平浪静,息事宁人了。
  中元节前夕,回想起老公老爹带给我那么多年的伤害,看看他们依然健在,儿女绕膝,寒梅又怎能不伤悲。想老爸生前最喜欢在妹妹小院里居住,三只狗陪伴着。老爸一个人的日子虽然有点孤独,但也逍遥自在,看电视、遛狗、喂狗、和邻居聊天,就打发了这一天天的时光。不缠绕我和弟弟、妹妹一家人的生活,过年时才回石市。老爸一个人住,只是辛苦了瘦小的妹妹。妹妹每天下班得开车看望一下老爸,大大兜子小兜子的给老爸买的应有尽有。而我们自从买了车,一个月左右看望老爸一次。起初我们去后,都是妹妹定好饭店,饭店的菜又贵又不是特别可口,而且饭店和家的来来往往占用了说话聊天的时间。后来我建议我提前做着菜去,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自此每一次去看望老爸,我都会提前炖肉、炖鱼、做好半成品的菜,带上主食。到了老爸那里,直接或炒或炸或淖就行了。每一次的饭菜都会得到老爸的极力夸赞。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看望老爸,有一个我做的菜我们没吃,觉得吃不了。晚上老爸吃后,觉得特好吃。就因为太合他的口味,老爸给我和妹妹、弟弟、老妈都打了电话。后来妹妹和我微信,笑老爸还把我做的菜广而告之。其实,我也时而把我做的菜拿到幼儿园,大家都说我做的好。可就因为寒梅做菜放的油不是他满意的漂浮着一层,在老公的老爹那里就是狗它妈的屁了。
  中元节的前一晚,寒梅炖排骨、炖鲫鱼、淖凉菜、烙棒子面饼,好让前来给老爸上坟的妹妹拿走。不然婆婆他们在这里,没法让妹妹他们好好吃顿午饭。上了坟去饭店吧,估计时间又有点早,所以亲手给妹妹做,让妹妹拿回家去吃。
  中元节早晨,寒梅7点起来,做了早饭,伺候着老公他们吃饭。寒梅就开始给老爸准备家里现有的贡品。特意的贡品总是妹妹准备,不用我操心。我把苹果去皮,切块儿,扎上牙签。让老公给老爸剥了干炒的花生豆。连同葡萄和我又特意出去买的老爸爱吃的小区附近的那一家的点心,以及我昨晚顿的排骨,装在了餐盒里。边装边想老爸再也不能与我们同桌共餐,餐桌旁再也没有了老爸对我饭菜的夸赞,再也看不到老爸吃得极香的样子。这样一想,眼泪再一次跌落。天堂里的老爸,你知道女儿对您的想念吗?你是否也牵挂着女儿?
  九点半左右,妹妹他们抵达。略微小坐,我们就出发前往公墓。公墓虽然说不上人山人海,但也接踵擦肩。以往中元节,同事姐妹说上坟去,我心里是极为庆幸的,庆幸我的双亲依然健在。我依然能够撒在父母面前娇成小儿女的姿态。可如今,我的老爸独自在黄土里卧眠,忍受着孤独和寂寞。唯有在属于他们世界的节日时,我们才能与老爸相会,且只能以一缕香火的形式,以墓前贡品的形式,以我们在墓前默默的呓语的形式。而老爸只能看,只能聆听,只能会意,不能与我们隔空沟通、对话、不能现身。真想看一眼老爸在另一个世界的样子,真的好想。如果能够看到老爸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幸福的样子,是否寒梅就不会再流泪,而是幸福着老爸的幸福呢?
  老爸,女儿因为看不到您在天堂的样子,真的真的很牵挂。不过,女儿相信,情商极高的老爸,一定会在天堂宾朋满座,谈笑风生。您会用您的书法征服天堂里的看客,您会用您的画幅,惊眸天堂里的爱好者。您会用您书写条理清晰的案卷,道清天堂里每一个案子的来龙去脉。您除了与我们隔着云朵的距离,但其它的一切一切和您的生前一样。女儿说的对么?说的对么?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云的等待
下一篇:妈妈是我的老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