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如闪电 美似画卷

曾见过黄河九曲十八弯的雄浑,也曾见过漠河九曲十八弯的壮观,那都是在距离北京的千里之外。没曾想今年盛夏,去张家口旅游,竟然在沽源坝上闪电河国家湿地公园邂逅了九曲十八弯。
  沽源位于北京西北,距离仅300余公里,但温度却至少有一季之差。去的当日天气预报显示,北京最高气温36摄氏度、最低26;沽源最高28摄氏度、最低17。之所以特别强调气温,是因为我此行违反了“晴带雨伞、饱带干粮”这一古训,险些“冻僵”了。
  闪电河,是由河流、湖泊、滩涂、沼泽,以及草甸组成的复合型内陆湿地,在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上呈现如此奇观的生态环境实属罕见。加之从空中俯视其形态酷似闪电,单单这名字就令游人心驰神往。而闪电河国家湿地公园2008年被评为“燕赵最美的湿地”,2011年又被评为“中国特色旅游最佳湿地”。这不俗的殊荣,对于众多游人来说,更是趋之若鹜的打卡热点。
  今年盛夏,我与朋友一道从北京驱车出发,一路高速,中午时分抵达公园门前。最显眼的是停车场进口处豁然耸立着一块巨大的标牌:滦河神韵风景区。原来,闪电河国家湿地公园又被称作滦河神韵风景区,皆因滦河源头闪电河蜿蜒流转、九曲十八弯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神韵之笔而得此名。
  进入公园内,便是长长的木栈道,这是架设在山上的一条游玩通道,游人须沿着栈道行走。这座山位于滦河北侧,山角下有一座转佛庙,建于清康熙四十九年,是察哈尔正白旗的牛羊群庙,建成后朝廷赐匾“镇远寺”。但因庙内有一座水推磨,上面有一座三尺高的佛像,水流动推动佛像转动,因此得名转佛庙,故此山名为转佛山。
  由于与周边相比,转佛山海拔最高,当地人便称其为空中花园。漫步于栈道上,头顶蓝天,四野低垂,仿佛行走云端。栈道两侧树木、花卉茂密,白桦、松柏、云杉郁郁葱葱;蓍草、野菊、油菜密密匝匝。沿途建有仿古亭榭、回廓和平台,供游人休息、乘凉和观赏景点之用。
  山顶有一座约建于新石器时代的古老祭坛,是古人祭拜山神和风、雨、雷、电等神灵的地方。祭坛基座由石块堆叠,箭头形的经幡杖上系着五彩经幡条,在山风的吹拂下哗啦作响。这是藏传佛教祭拜神灵的标志,多见于西藏,不曾料到竟在这里遇上了,究竟是蒙古族习俗还是藏族习俗?我不得而知。
  伫立山顶,天阔云低,周边景致一目了然。远眺,一片碧绿的草原与淡蓝的天际相连,黛青色的山峦如剪影一般若隐若现;近观,千回百转的闪电河镶嵌在广袤的草原上,镜面般的河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波。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面啊!蓝天白云为背景,翠绿的草原为底色,多彩的河流潇洒地勾勒出闪电般的曲线。
  草原从来不曾寂寞,羊儿、牛儿、马儿是它最亲密的伙伴,虽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远远望去倒也像珍珠洒落在绿野里。当然,远道而来的游人是不会辜负草原这番盛景的,他们策马飞奔,仿佛驰骋疆场的勇士。更有甚者,乘坐三角翼滑翔机,在草原上起落,在天空中盘旋,宛如展翅翱翔的雄鹰。
  整个转佛山呈半弧形,环抱着闪电河,山水相依。依山势而建的栈道如同闪电河一般蜿蜒盘旋,游人能够从不同高度、不同角度欣赏山下美景。当然,栈道本身就是一道风景,那弯曲有致、高低有别的形态与亭榭、长廊,与植被、山体融为一体,更是与闪电河相映生辉。
  来这里的游人几乎是三步一停,五步一站,除了欣赏就是拍照。尤其是女同胞,爱美是天性,不断地戴纱巾、撑阳伞、换衣裳,摆弄出各种姿势,花样不断翻新。她们举着手机互拍、自拍,单人照、集体照,没完没了,绝对不是作秀,是爱美。
  当然,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这里是采风的绝佳圣地,有专门设置的平台供影迷拍照。来这里摄影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一群两群,而是成群结队,浩浩荡荡。绝大多数都是退休的老人,扛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看其配置的行头,绝对具有专业水准。
  意外发现,还有搞航拍的老人,在我的印象中,这是年轻人的专利。观察后发现,这些人操作娴熟,掌控自如,航拍机在空中像飞舞的蜻蜓,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我喜欢摄影,自然明白,有许多场景是需要借助航拍的,比如今天拍照闪电河的俯视镜头。几年前,航拍还仅限于专业摄影,如今寻常百姓竟然也开始航拍了。
  夕阳西下,临近黄昏,正当我们准备打道回府时,却发现一拨又一拨的摄影迷扛着相机、三角架接踵而来。
  “老师傅,你们这时候来干嘛?”
  “拍摄日落。”
  “这里的日落有什么特点?”
  “这里海拔1800米,是难得的云中草原,视野开阔;还有落日余晖、九曲十八弯、水禽飞鸟。”
  “师傅,我们今天第一次来,不明白您说意思,究竟要拍什么内容?”
  “告诉你吧,要拍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效果。”
  “哦,有意境!好拍吗?”
  “不好拍,我都来第三天了,还有的人在这里一连呆了好几个礼拜。”
  摄影迷的一席话,竟把我们勾住了,我们当即决定留下。此时,虽然离日落还差一个多小时,但前来拍照的人几乎挤满了平台,都端着长枪短炮在等待。
  然而,此时山风似乎越来越大,气温骤然下降。其实,这风一直都在刮,只不过烈日暴晒时,风挟带着温暖,体感正合适。但太阳西下后,气温逐渐变凉,风挟带着寒冷,一阵紧似一阵。早晨从北京出发时,温度还很高,我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没带任何厚衣;见几个女同胞带着薄羽绒衣,我还取笑她们准备过冬。此时,她们正好穿上了,能够挡风御寒,而我却冻得瑟瑟发抖。
  正如刚才那位师傅所说,闪电河越接近黄昏风景越漂亮,因为阳光变成了金黄色,涂抹在草原上泛着金光,映射在河面上闪着金波。归巢的水鸟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黑色、白色的身影在水面上敏捷地起起落落,给黄昏的闪电河平添了几分灵动。刚才还略显宁静的闪电河,此时骤然热闹起来,空中飞的、地面跑的,水里游的,水鸟们都张着大嗓门齐声鸣唱,仿佛黄昏前的集体表演。
  这时我们才明白,闪电河草茂水丰,植物多样,湿地滩浅,水生物多,因而是水禽飞鸟绝佳的栖息地。而此时又正值秋季,每到黄昏时辰,就能够拍摄到飞鸟、落霞、草原、河流。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啊!对于喜欢旅游、喜欢摄影的人来说,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然而,我陷入了两难:留下来拍照,风大天冷;去车上取暖,不能拍照美景。后悔!后悔来时没有带上厚衣服。此时,夕阳在缓慢降落,暮霭越来越浓,水鸟越来越多,而山风却越来越大,气温越来越低。有好几次我都想放弃,一走了之,别因拍摄落日而冻坏了身体。
  咬着牙,坚持!坚持!终于夕阳在我的等待、坚持中就要下山了。谁知,厚厚的云彩也飘过来了,似乎故意为难我们,与落霞不离不弃。落霞染红了西天,云彩仿佛在燃烧,放射出万丈金光,草原染成了金色地毯,河面染成了金色光波。
  然而,由于山风劲吹,气温骤降,飞鸟极不配合,它们落窝后都藏在水草里懒得动弹。摄影,尽管等待的时间十分漫长,真正需要的时间却往往只有几秒,那短短的几秒能否定格最美的瞬间,完全靠运气。今天,直至晚霞落入山底,暮色吞没了最后一抹光线,始终没有拍摄到希望的画面。悻悻然往园外走时,我想:虽然我遗憾,但那些在这里等待多日的摄影迷比我更遗憾。
  刚驾车离开公园,意外遇见了一大群马走过来,估计100多只。马儿不懂交通规则,将马路挤占得严严实实的,我们只得停车让行。有趣的是,前面一匹老马领路,后面一大群马步步紧跟,最后面是一位牧马人骑在摩托车上驱赶。第一次发现,牧民骑着摩托车放马,真是社会进步了。
  在闪电河游玩,虽然没有拍摄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场景,但收获也颇丰。这是我拍摄九曲十八弯最清晰的一次,这幅画面也将永远定格在我记忆的相册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时令之趣——寒露
下一篇:王的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