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浓浓荷花情

浓浓荷花情


  前些日子同好友陈金默聊天时获悉,他知道这附近有荷花可以观赏。陈金默是送快递的,整天天南地北地跑,所以城里哪个犄角旮旯有什么好玩好吃好看的,逃不过他的眼睛和耳朵。到哪吃哪玩他都会拉上我。同时,我也在心底由衷的敬佩和欣喜,我的生命中能够结识如此淳朴、善良,本真的好友。
  陈金默说:“人的一生中,如果没有大的起起落落,一个人的性格很难改变。茫茫人海中,得一知已,此生无悔。”
  我说:“是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记得同陈金默相识,是在一次收快递时。那时候我们公司的业务比较忙,彼此的快件也比较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本来该九点送到的快件,可都快十点了都还没到。况且这个快件是急件,经理恼火了,叫我到大门口等并打电话催,并扬言要打差评投诉。
  就在我要打电话之时,陈金默一瘸一拐地进来,嘴里不停地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路上车子出点问题。能不能不给我……见状,我二话没说,从门卫室那里拿出正红花油给他,说没事的,我会处理的,放心。随着时间地推移和交往,慢慢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哥们。
  无意间瞄到办公桌上的一张明信片,密密麻麻有两行陈金默发自肺腑、情真意切的文字,深深触动和温暖着我:“今晚,望着窗外残缺的月亮,我感到一阵阵凄凉,离别是痛苦的,然而要和你离别就更痛苦。你我都有过许多朋友,而你是我这几年中最真诚、最信赖的知己……”
  是的,因工作需要,我要调离总公司一阵子,临行前金默塞给我一张明信片,抱着我万般不舍。
  后来陈金默则经常有意无意地找个理由来见我。他知道我的工作是做测试的,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吃饭没个准点,有老胃病,每次都带些暖胃的东西和药过来。我呢,知道他喜欢文学写文章,就尽可能地给他弄到相关书籍,介照客户;互相鼓励,谁有文字见报变成铅字,都相拥而歌,倾杯而饮。尽管我们分开已经多年了,但是那份纯真,那份质朴,那份真诚,那份情谊,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如同一壶陈年佳酿历久弥香。
  还记得那次我的生日前一天,金默说次日请我和几位文友一起聚聚,我暗想怎么这么巧?第二天便是我生日,我也没说我生日,第二天便去赴约。到了大排档望着一桌热气腾腾,馨香四溢饭菜。香味扑鼻而来,以及桌上摆放有“生日快乐,友谊地久天长”图案雅致大大的生日蛋糕时,我才恍然大悟,他是无意间用心记住了我的生日。看着若大的蛋糕,不好意思的我中途去结账买单时,金默怕我出去结账而早已买单。看着这令人惊喜温暖的瞬间,我的内心真是激动不已,感慨万千。还有那一件件不胜枚举、令人难忘的点滴过往,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我。他是在用心、用情对待着朋友和周边的人和事。
  金默的爱人知道我同金默是多年的好友,知道我有老胃病,她专门找来她的朋友开车,载着她老家的老中医及同样朴实善良的四奶奶,大老远跑来给我看病,四奶奶亲自给我煎药,喂药。当时的我只知道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最后四奶奶还拉着金默邀请我到金默老家一日游。风景秀丽、文化底蕴深厚、人杰地灵、满目葱绿、植被茂盛、地势险峻,山花烂漫的江南水城,留下了我们一路欢歌笑语的身影及美好珍贵的记忆。
  四奶奶拉着我的手,抹着老泪说:“金默这娃命苦呀。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金默不仅对待朋友真诚用心,他对待家人更是无微不至,尽心尽力。他为这个家也操尽了心,虽说他一个人在外劳碌奔波。可是,一个人的懂事程度不在于年龄的大小和距离的远近。一向孝顺懂事善良的金默,自从结婚以后,孩子五岁时,知道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艰辛和孤独寂寞,本想把我接到他们身边,可我故土难离呀,于是金默就让他爱人待在老家,并把我接到他们家中至今已有十几年之久。在金默爱人及乖巧漂亮姑娘的精心伺奉下,如今90岁高龄的我身板硬朗,牙好着呢,吃嘛嘛香。”
  每逢春节,金默全家大小几口人都上留守的养老院以及孤儿院。金默做得一手地道美味的家乡菜,他做的凉拌冻子、蒸粽糕、芋头扣肉、煎饼卷土豆丝等特色小吃真是色香味俱佳,让一帮人吃得热火朝天,其乐融融。向来懂事,热心的金默及他爱人,尽管因为人多很累,但是一向包容豁达大度的金默他们都是从无怨言。他爱人说:“四奶奶她们年纪大了,只要老人家高兴,就算累点也是开心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妈在,家在。我为我们的母亲——四奶奶感到自豪!”我真是从心底里为能够遇见如此孝顺、懂得感恩和心底无私的好友而高兴而欣慰。
  在一个炎炎夏日,微雨洗尘的午后,金默给我一个电话,今晚有空吗?咱们去看荷花如何。
  “行,晚上九点,不见不散。”我不加思索就脱口而出。
  晚上九点,我们骑着单车,轻车熟路,穿梭在高楼林立的城市街道,直奔效外。钢筋水泥的文明,像猛兽吞噬着效区的田野、池塘,还有树木、野草和乡土的气息。越靠近效区,看到夜色中隐隐约约高低错落的瓦房,我们的心跳加快,久违的感觉,夜风中扑面而来。就像走失多年的孤儿闻到父母的味道一样,令我们打个激灵,浑身舒畅。
  今夜,月亮好像知道要发生点什么似的,躲了起来。周围一片漆黑,我们俩凭着手机屏幕的光及往日的记忆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不一会儿,陈金默轻声叫道:“到了,就在前面。”
  “你怎么知道就是这?”
  “这水的气味,荷花的气息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能闻得出就是她们的。”陈金默有点激动,“经常来,跟她们都跟一家人般熟络了。”
  我为自己的麻木与迟钝而愧疚不已。同样的过往,金默是那么纯粹,那么敏感,嗅觉,心地不为周遭的变化而退化。内心存有感恩,对于日常的酸甜苦辣的人间烟火,不失本性……
  我俩席地而坐,面朝荷塘。目光努力寻找那一朵朵荷花,一片片荷叶情丝;耳朵在静静地打听水下那藕拔节生长的咯吱声。
  “看,前面漆黑一片,可惜什么也看不到。”陈金默像是在跟自己说话。
  “也不是的,天亮后便会很美丽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发出这样的感慨。
  沉寂好长一阵子,陈金默突然搂着我,“兄弟,我要走了。”
  “怎么啦?”
  “也没啥,就是四奶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我是四奶奶带大的;况且我的妻子又重病缠身,哎……”
  “那你有什么打算?”
  “回老家发展,还是干老本行,这样就可以就近照顾好家人,她们可是我唯一的亲人呀。”金默有点哽咽,黑暗中他挺直腰板,倔强了好久。
  我没有再说什么了,我们在不停地抽着烟……
  此时的我多么希望自己是时间的主人,让它慢点走,让这个夜晚拉得更长些……
  “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待过。”金默对黑暗中轻声吟唱,似乎对荷塘说,又像是在跟我说。
  那一夜,我俩一直坐着,守候着荷塘的夜色……
  今夜,我一个人又独坐在这一片荷塘边上,对着夜色对着荷塘祈福:唯愿陈金默的爱人早日安康,他乖巧漂亮姑娘平安喜乐!四奶奶能够长命百岁!愿陈金默早日实现他的愿望!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王的剑
下一篇:乡村的长寿老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