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长寿老人


  我的老家就有一个活了115岁多的老人家,我们叫他“爱满满(方言,满满叔父之意)”,他有两儿两女,最大的女儿外嫁蒋家冲,四女外嫁千里之外,儿子都在本地。可以说,老人一生勤劳,一生幸福!是村里的典范!八十岁以上,仍然坚持自己照顾自己,一日三餐不愁,衣服清洗自己搞定,真是奇怪的老人家,还自己上山砍柴,儿孙们都劝不住。虽然国家每年给他老人补助,但他改不了生活习惯!
  在他的心里,儿孙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六七十年代,养活四个儿女,让他们衣食无忧,是很困难的,但他挺过来了,没事人一样,何况现在国家政策好了。他还常说“你们管好自己的儿孙,不要气我就行!你们孝敬我,我吃好睡好就可以了!”多么淳朴的语言,有父如此,好安心。越如此,子女越孝敬,不是吗?
  他的儿女都很孝顺,特别是两个儿子,都争着接他到家里,但一辈子劳动惯了的他,死活不答应,仍然自己砍柴做饭,自己每天早出晚归地劳动着,这个老头就是这样执拗,“顽固”着。儿子们感受到了父亲的执着,没办法,只能有好吃的时,给他用大碗装一点过去。听说,他的儿子们看到父亲没牙的嘴吃着肉,特别欣慰。后来还在乡里乡亲面前说,“我的老爸身体那叫一个好,一大碗肉不出一个小时,通通干完!”
  说起老人家,那是一生的故事,毫不夸张,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在此,我只说其中几样。
  在农村犁田,他是一把好手,从没听到他“耗赤耗赤”(方言,赶牛声)的声音,但牛儿总是很听话,一个劲儿的往前拉,一亩田,不出2个小时,弄得干净利落。我不会用华丽的词藻赞美,我只是记录生活的点点点滴滴。大家都赞扬他能干!所以他在队里的总是满功分,十分。他做事总是那么麻利,不会拖拉,在我们心中就是能干!也许,人都是那样,总会有些人看不惯他的作风,所以总在后面说他的坏话!说什么“称能干”之类。领导们不理时,多嘴的就把“莫须有”的事情说的像真的,领导没法,只能现场去看。记得有一次,他刚刚犁田回来,赶着牛儿回去,多舌的人就去组长那里告状,说他大清早不让牛吃草,就拉着牛犁田,想饿死牛……这一类话说了一大堆。结果组长去牛栏看时,牛栏里堆了好多青草,那是他五点多钟起床给牛准备的“早餐”,多嘴婆无语,被组长狠狠地骂了一顿,她很无趣,畏畏缩缩地走了。后来听他讲,牛在半饿的时候是最勤快的,我也不知真假,就是一听而已。但他犁田时,对牛脾气的了解是无人能及的,到今天我仞然感到奇怪!
  她的妻子早逝,就靠他一人养活四个孩子,艰辛自然不用多说。后来分田到户,担子更重了,他一个人扛着五个人的活,每天只见他早出晚归,从不停歇。为了改善生活,他带领儿女们开荒种柑橘树。八九十年代,柑橘还是比较值钱的,在他的带领下,就栽了几十亩冰糖橙,在那时,冰糖橙那时候都卖一块多钱一斤,几十亩地,年年都是几千斤冰糖橙,在八九十年代,绝对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看到他有收获了,我们沈家溪组,大家纷纷把荒山、油茶山改成柑橘园,那种开梯硰(方言,“shā”,梯形旱地。)的日子我是深有体会的,暑假里,有时半夜三更都在挖。我的父亲就是这么执拗,他总认为,比人家起的早就是好事,一辈子,毫无成就,没钱花,就是那样!我不想鄙视自己的父亲,但事实的确如此!
  由于我的班辈比较大,虽然相差几十年,我仍然叫他叔叔,他的勤劳是我无法忘怀的,都在记忆中!
  在他最后的几年里,他又栽种了很多优种茶树,果粒粗大的,是杂交品种,要施肥,出油率高,还年年挂果丰盛,我的老娘就把我拿给她老人家的钱,全部买了油茶树和柚子树,她老人家总是为子孙后代考虑,如今柚子树每年都有几千块钱的收入,不用自己摘,老板自己安排人进柚子园摘。
  在老年时候他也糊涂了,有时候经常做错事情,那是没有办法的。但儿孙们都理解,一直很精心地照顾他!不求其他的,只愿他安度晚年!
  回顾起来,老革命,就是硬朗,都那么大的人,依旧如此,我敬畏,我爱之,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只有不多见的语言“您太厉害了!”
  太多的语言不想多说,但我知道,孝仍在,爱永远流传,愿这份爱永在人间!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浓浓荷花情
下一篇:夏之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