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散文:淘金记

散文:淘金记

散文:淘金记
  余生于农家,自幼家境清贫。年稍长,父母支持,自有小聪,再加机缘巧合,便成村中少有之读书人。四十余年来,秉持平生可无华衣,亦可无华居,但惟不可无书。
  小学之时,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夏天逮蝈蝈,冬天追兔子。打弹球、推桶箍,撒尿和泥,偷菜摸瓜,与其他农村孩子相比,并无特别。初中之时,大伯时任学校校长。住校时,大伯办公室总有读不完的各种报纸书籍,生命的华章自此打开,遂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当时,农村孩子就业、入城,选择中专不失为最快捷之途径。遂于1994年考入中专。去图书馆几次,见馆内皆是“文革”余风,遂不再涉足。
  后与同学闲逛,见一旧书摊,自此便成常客。其时,常见清末、民国商务印刷馆竖排之《三言》《红楼》每本也不过一二元而已。那时家中父母省吃俭用,每月寄来百余元生活费,加上学校发放补贴,勉强维持腹肠。常为书资匮乏,不能畅意购书,深为憾事!然读书之乐,难弃,每餐省下一点,积少成多,常去旧书市场挑挑拣拣,故谓之淘金!日久便有些心得。
  常去旧书肆理由有五:
  其一:有人视财为金,有人视色为金,有人视名为金,各人喜好不同而异。余平生于钱财不甚纠结,独以书为金!故曰:淘金。
  其二:初时,新书之价格惶若天文数字,令我只能视其颈背!一本新书的价格大抵是我三五日饭资,或可购十余本旧书。权衡利弊之后,毅然弃新纳旧。
  其三:九十年代,盗版书横行,价格的确便宜。但是购得之盗版书,常为错字所扰,每每读起来甚为不便。
  其四:余始终以为,能够经的起历史考验,从浩瀚书海中,长久流传,脱颖而出的莫过于旧书摊上这些老书!
  其五:鄙人常以“书虫”自誉。三十余年来,新旧杂糅,亦薄集万余册,小可汗牛塞屋,依旧集之不辍!
  一个“淘”字谁人知辛苦几多!上万本的书杂乱地堆放在一起,要淘出一两本好书与淘金无疑,粗枝大叶又怕错过一本好书。故只能蹲下来,一本本地翻拣。时间稍久,两条腿几欲麻木。然而看着一本或几本从成千上万册旧书里淘出来的“宝贝”,所有的辛苦都一下子变为喜悦了。
  淘“金”之最大憾事:因为工作之关系,空闲时间较少,旧书摊亦不能常去,亦不能久呆。许多旧书被其它“淘友”淘去深以为憾事。
  久欲购清李宝嘉之《官场现形记》,偶然于旧书市见之(下)册,而(上)册却遍寻不着,于是购一(下)册置于书柜之颠常常念之,然淘一年余竞未得。每每想起不免意有不适。两年之后,又偶然于旧书市见(上)册,终成其配,了却三年夙愿一桩。欣欣然若旧友重逢!三日后,思之仍有余情绕梁之感。
  又有卜伽丘之《十日谈》,五年前得一(上),而(下)至今未能见之!每每于枕席之间念念不忘,犹若相思!
  久往旧书市淘“金”人极熟,于是将电话和欲购之书,列一目录留之,凡遇之,皆为我留。打电话告我,骑车前往。免去了漫无目的之乱闯,浪费精力。此法屡试不爽!欣欣然以为得其之法也!
  然旧书也讲缘分,偶尔还会去光顾旧书肆,偶得一卷,欣欣然也!淘书之乐尚在于每每有意外之收获。与久久相思之书,不期而遇,欣喜若狂,付钱之后就马路边道牙上坐而读之,不免废寝忘食。又常常夜读三更,人生之乐,夫复何求?
  人到中年,生活相对稳定。生活不算富足,勉强小康之家,倒不必再常为书资烦恼。每每有欲读之书,于网上购之。又加上十余年来,工作漂泊辗转南方十余城市,淘金之乐,已多年不可得矣!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放不下,一生的爱
下一篇: 乡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