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大弓老师的重逢

我与大弓老师的重逢(散文)
   文/凌冰
  
   我与大弓老师的重相逢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春天,我正坐在办公桌前写一份教学计划,手机的屏幕上突然飘下这样一行字:“大弓是咱老师,还是那个名叫张弓的同学?”
  当“弓”这个字映入我的眼帘,触到我的眼球时,我的心随之颤动了一下,我的思绪立马回到了三十年前。很清晰地记起一节语文课,老师说过我们班上的同学中,他最喜欢张弓同学的名字。因为老师也姓张,所以最喜欢这个“弓”字。想到这里,我便断定这个网名为大弓的人一定是我的老师。我匆忙点开微信,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被邀进了一个师生群。
  群里很热闹,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的课堂。我不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在人群里发表言论,所以,一直保持沉默。只是不由自主地点击了大弓的头像,并发送了好友验证请求,而且附上了一条这样的信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一定是我的老师了。虽然三十年已经过去,《岳阳楼记》、《小石潭记》、《登泰山记》、《桃花源记》……那些课文却记忆犹新……
  信息发出以后,我的好友验证请求很快被通过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一定是我的老师吧?”我心情异常激动,匆忙打招呼,码字的手不停地颤抖。
  “是的,我就是你的老师。”
  “老师还记得我吗?我是三十年前您课堂上那个默默无闻的女孩。”
  “不说名字记不得了,你叫什么名字?”
  “秋日周末的午后,阳光和煦,清风送爽。我独自驾着一叶小舟,逆行在碧波之上,寻找小河的上游,小河的源头……”我故意没有报上姓名,而是发送了中学时作文本上的一段文字,想引起老师的回忆。
  “哦,知道你是哪位同学了。”老师不假思索,喊出了我的名字。“前几年,经常遇见你哥,打听到了你的一些情况,知道你现在是英语教师。”
  “是啊,老师!我的名字还是您送给我的呢!谢谢您,分别三十年后还记得我,我只是您课堂上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虽然,许多年已经过去,我依然是那个单纯稚气的小小少女,犹如那个在社会这只大染缸里几经熏染,依然洁白无瑕的‘若瑟夫’。”我故意用了三十年前老师给我修改的《白玉微瑕》那篇文章里的一句话,以此引起老师更多的回忆。
  “你可不是默默无闻,你的作文写的特别好,现在还写吗?”
  “老师真是过奖了,中学时作文写得好,是因为您指导得好。不过,我自幼就做着一个文学梦。然而,文学与我似乎无缘,高考志愿表上全部填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后来,阴差阳错读了英文专业,就一直没动过笔,儿时的梦想竟然放下了。不过,读书的习惯一直坚持着,这几年业余时间常在一些公众平台读一些美文。”
  “都差不多,如果你还想写,写了拿来我看看。读书的习惯一直坚持着,这很好,要读一些有文学价值的书,鸡汤文就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了。”
  三十年过去了,老师一直牵挂着我,一直关注着我,还记的我作文写得好,还对我满怀期望,还要为我批阅文章。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二十多年不动笔了,我可能没这个能力了。我只是喜欢想象,想象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个人想象的世界表现出来就是文学,你喜欢想象,正好适合写作,你有写作的天赋。”
  “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想要我想象的生活。可现实中根本找不到,我只好借助于文字表达。”
  “这正是文学产生的沃土。”
  “文学来源于生活,可我缺少生活体验。”
  “更应该说来源于心灵,心灵的艺术展开即文学。沉于自己的心灵之中,听从于自己心灵的呼唤,流淌为文字,即是真文学,这是第一标准。就你的文字功底,表现手段不是问题。”
  “工作二十多年来,一直说英语。汉语放下二十多年了,重新开始,也许很难。”
  “不登堂入室,啥事也难,一旦路走对了,做出来就不一样了。十几年来,我利用业余时间在网上写了不少文学评论,有空你可以去看看。如果你也写,写了拿来我看看。成功与否都无所谓,当作娱乐,充实精神生活,我想象不出没有精神生活的世界。”
  “可以了解一下,不值得细读。不要影响了工作,照顾好孩子,照顾好家庭。”老师特别强调。
  “好的,老师!我一定抽空读,我会合理安排时间的。老师的文学评论,在哪能读到呢?”
  “搜索我的博客,兴许还能找到。”
  “我正准备学习甲骨文字,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教给你,我们一起学。”老师又补充道。
  “甲骨文字一定很有趣,我想,我会感兴趣的。我也自幼喜欢书法,只是缺乏引导,错过了学习书法的最佳年龄。”
  “甲骨文字的出土和发现对中华文化史的完善,对汉字形形成和演变的研究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它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它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它是中华文明诞生的标志,我希望它能传承下去……”
  就这样,老师与我闲聊着,仿佛遇到了分别已久的老朋友,又仿佛遇到了分别已久的知己,已完全感觉不到学生时代师生之间的距离与隔阂。
  老师隔屏一席话感动的我泪流满面。此刻,好想,回到三十年前,重新坐进老师的课堂,重回中学时代,重温中学时光。
  老师的文学评论,我读。甲骨文字,我学。文章,我也写。重拾梦想的信念,瞬间在心里坚定了下来。
  按照老师的指引,我搜到了老师的博客。走进老师的博客空间,我看到了一个精彩的世界:诗歌、散文、随笔、文言文、狂草书法应有尽有,更多的是文学评论。这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在这里,我看到了老师辛勤耕耘的足迹。
  近两年来,业余时间,我便忙里偷闲地在老师开垦的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不停地觅食、咀嚼、品味、消化……贪婪地吸食着老师送来的琼浆玉液。
  就这样,与大弓老师一次偶然的网络邂逅,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带我重温中学时的美好时光,唤醒了沉睡在心底三十多年的文学和书法梦。从此,开始了艰难的文字之旅和甲骨文字的学习及书法的练习。大弓老师的到来,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向,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与大弓老师重逢两年来,大弓老师几乎每天都要忙里偷闲,在师生群发两个他亲手写下的甲骨文字,我认真欣赏解读。从老师的字里,我能读出老师的生活和心情:紧张忙碌或轻松悠闲。我也习惯随手记下生活中感触较深的一些事情,表达我的思想,展示我的心灵,随手分享到师生群。往往我都会第一时间看见大弓老师的点赞或留言。就这样,老师的甲骨文字和我的文字链接便成了我们师生沟通和交流的最好方式。
  在大弓老师不断引导和鼓励下,近两年来,我跟大弓老师学习了一千多个甲骨文字,书法练习也得到了提高,写下文章、诗歌三百多篇(首),分别发表在微刊、纸刊和网站。大弓老师也便成了我最忠实的读者和教授甲骨文字和指导书法的老师。我知道,是大弓老师的不断鼓励和督促才让我有勇气重拾儿时的梦想,并在追梦的路上不停地向前奔跑。
  在这期间的几次师生聚会,每次餐桌上,都看见老师不由自主地擦擦眼睛。我知道,老师的眼睛一定不舒服,这是老师长期面对荧屏阅读大量文字所致。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文章,老师还是每篇必读,这让我无比不安、感动、心疼。父亲节那天,在师生群读到老师一篇《奉父日常》的文章,知道老师工作之余侍奉着九十多岁的老父亲,老师自己还在不停地学习。还要抽空教我甲骨文字,还要忙里偷闲地读我的文章,更让我不忍心随便打扰老师。
  大弓老师——我的恩师、我心中的父亲、我人生的坐标、我学习的楷模。与大弓老师的重相逢,是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情。
  “山高水长有时尽,唯我师恩日月长。”感恩之心无以为报,只愿余生孝敬恩师如父亲。
  (父亲节来临之际,发布此文,送给我心中的父亲——大弓老师,回忆我们重相逢的日子,以此表达我的感激感恩之情。)
  
  2020.7.15.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