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老宅的思念

老宅的思念


  老宅,就在现在村子的西北角上。现在谁家在那里盖了房子居住,我也不大清楚。
  离开家好多年了,期间回去多次,每次回去,都想去看看,但都没看成,原因是那时还健在的父亲说:“原来咱家的房子已没有了,人家新盖了房子。房也不是那栋房了,院也不是那个院了,还看啥呢?”想来老人说的也对,就一直没去。可我在心中还是念念不忘那栋已经消失了的老宅,那房前屋后的园子,那院中的杏树和海棠树,还有那充满无限乐趣的童年生活。
  我七八岁前,村子里只有30户人家,不到200口人。我家老宅在村子的最西头,三间正房,三间厢房,正房住着我家和伯父家,一家一间半。三间厢房就做仓房用。我兄弟姐妹6人,都出生在老宅的房子里。后来伯父家搬走了,不久,父亲又在原房基上重新盖了三间房。那时,我已当兵二年多并被提拔为干部,我在半年内帮助家里还清了盖房所欠的三百元债务。又过了10多年,重新盖的土平房也陈旧了,赶上村子规划盖砖房,父亲便又在60多岁的年纪上,张罗着盖了三间砖房,可这回不是在原来的房基上了,而是在村子的另外一个地方了。这时村子里也不是30户人家,而是有50多户了。
  老宅的房前和屋后各有一个大园子,每到春天,父母便把前后园子里的土翻一遍,然后打成整整齐齐的垅,种上土豆、豆角、黄瓜、茄子、大葱、辣椒、西红柿等,还有的打成一畦一畦的长方形池子,那是种春白菜、水萝卜、茴香、香菜、菠菜等用的。园子边上还种上一排高一些的或甜高粱或向日葵或早熟的玉米。每当父母干这些活时,我就用并没有多少力气的小脚帮着踩垅台踩池埂,或帮助从屋里拿来种子,或帮着用脸盆端来清水,一瓢一瓢地往挖好的坑里浇。几场春风刮过,几场春雨润过,那些种子就争先恐后地钻出泥土,园子里就绿了起来。由于园子里的小秧棵种的早,水和肥都要比大地来的充足,因此,村子里就比大地绿的早,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园子里那一垅垅一畦畦的绿,着实令人感到可爱。当大地的庄稼苗出土时,园子里的黄瓜、茄子、豆角,南瓜等小秧棵都已开出了黄色、紫色、白色、粉色的小花。记得有一次中午我钻到豆角架里,去摘那紫色的豆角花,吸吮那甜丝丝的花蕊,一会儿,竟在豆角架下甜蜜地睡着了,在地里干活回来的母亲怎么找也找不到我,差点急哭了。
  老宅的园子里,还种着一些杏树、海棠树。杏树是爷爷栽的,有三棵。海棠树是父亲栽的,有四棵。东北平原水果比较少,只有一些这样的果树。每到春天,我都和父亲一起给这些果树浇水。浇水时,先把树根部周围做成一个圆圆的土坑,每棵至少要浇一担水。我那时小,挑不了水,但总是跟着挑水的父亲来回走。我家离村中水井有100多米远,父亲每挑一趟水,我就跟着走一趟,手里提着个空酒瓶子,当父亲把水从井里打上来倒进水桶里时,我就把瓶子捺进水桶灌满了,提着跟父亲一起回来,当父亲把一担水倒在树下时,我也把瓶子里的水一起倒出来,然后再跟着去。看着父亲连挑七八趟水累得气喘嘘嘘的样子,心想等我大了,就替父亲去挑。到了十多岁时,我就可以打水挑水了,开始挑不动满桶,就挑两个半桶水,因父亲在生产队干活太累,我的努力多少可以减轻些父亲的负担。由于前后院都是茂盛的水果菜蔬,老宅一年总有大半年被浓绿包围着,被香气缭绕着。
  老宅并不宽敞,先是全家七八口人住在一间半房里,只好在一间屋里搭个对面炕。后来翻盖了,成了三间房,相对宽敞了,兄弟姐妹也都长大了,还是显得拥挤。但是,老宅给我的感觉始终是温馨的。那时,家乡还没有电灯,点的是煤油灯。每到冬天,妈妈就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给全家人做鞋做衣服。我就坐在妈妈身边,边看妈妈做活,边听妈妈讲故事听。妈妈的故事可多了,有花木兰充军的故事,有穆桂英征西的故事,有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也有包公铡陈世美的故事等,那些故事非常好听,我就是从那些故事中,知道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启发,发了长大了要当好人不能当坏人的誓愿。有时听着听着,就依偎在妈妈的身边热乎乎的火炕上睡着了,进入了梦乡,有时竟梦见了自己成了花木兰、穆桂英。当醒来把梦讲给妈妈听时,妈妈总是欣慰地点着头说:“等你长大了,妈一定让你去当兵,去保卫国家。”后来还真的实现了,我18岁那年冬天,部队来家乡征兵,我不在家,还真是妈妈给我报的名,使我实现了当兵的夙愿,而且一当就是22年。
  老宅,虽然早已在小村里消失了。然而,老宅,却永远温馨在我的记忆中,融入在我的生命里。
  再回家,我一定要去看看老宅,虽然我已经知道老宅早已不在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闲锤子
下一篇:美食记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