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游狼山有感

游狼山有感


  一
  外孙女会背的第一首唐诗就是《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小家伙口里娴熟地念着,手里却顾自地玩着,漫不经心的。这首清新欢快、朗朗上口的诗,是“初唐四杰”的骆宾王七岁时所作,应是许多小朋友背诗的首选。
  八月的一天,带家人从上海到南通旅游,尽管天气炎热,但狼山是一定要去爬的,因为骆宾王墓在那。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狼山在南通市区的西南,屹立在长江岸边,山并不高,海拔只有一百多米,名气却挺大。只要你问:南通有哪好玩的?本地人都会说:狼山。我似乎听见狼山的召唤:有江在、海在、云在,有我在,你在哪?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杨慎《临江仙》)长江浩浩荡荡,蜿蜒流淌,一路汇流,一路奔腾,到南通已经绵延了六千多公里,经历了多少暗礁险滩,激起了多少惊涛骇浪,掠过了多少悬崖绝壁,领略了多少旖旎风光,南通的狼山,相比而言实在算不得突出,它既不高拔,又不雄奇。可是,它幸运地占据了地利,在平坦的江海平原,在辽阔的长江入海口,惟有它突兀,惟有它出类拔萃。正如人在不同的位,就具有不尽相同的势。狼山的特殊地理地位,铸就了它独领风骚的气派。拱卫狼山的还有马鞍山、黄泥山、剑山和军山,但只有狼山居中挺拔,独树一帜,难怪称它为“江海第一山”。
  源远流长的江水,川流不息地流向大海,犹如长江母亲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更加无垠的天地,带去了神州大地的锦绣,带去了九州方圆的深情,也寄托了这块古老土地对一望无际大海的向往。这突兀着的狼山,南缓北峭,舒展着雄姿,似是一面凝固的旗帜,肃穆庄重地向浩瀚的江水做最后的告别,代表了母亲河,代表了中华大地,满怀着深情,充满着希望。
  在北宋之前,狼山“遨游半在江湖里”(王安石诗句),曾经屹立江中,后因河道的变迁,才登陆上岸。长江的水,滋养着狼山的根基,使得它的山骨刚中带柔,色泽带紫。狼山的山势南缓北峭,似是侧卧着躯干的长江之子,依偎在母亲的身边。江风吹拂,雨露滋润,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山色苍翠,生机盎然,真是“仙风入山骨,佳气遮林丘。”(郑刚中《癸本中冬四日江行》)它的繁茂与葱郁,是在尽一份孝顺,奉献给长江母亲一簇秀丽和俊美,为壮美的长江锦上添花。
  
  二
  狼山文物古迹众多,这些古迹,这些人文,丰富了狼山的内涵,宏博了狼山的胸怀,让狼山的紫岩与青林有了灵魂与意韵,是狼山的独特,是狼山的与众不同。
  骆宾王在光宅元年,跟随英国公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撰写《讨武曌檄》,后兵败流落通州。骆宾王墓,在狼山的南山脚。据史料,骆宾王墓原在南通(古时的通州)东北郊的黄泥口。明正德九年,有个曹姓农民挖地发现一块刻有“唐骆宾王之墓”的碑石,棺内还有尸骨,随后重新掩埋。清乾隆十三年,《通州五山全志》作者刘南庐在黄泥口访得骆宾王墓地,挖出一块残留着“唐骆”二字的碑石和枯骨,请命于时任太守,将墓迁葬于狼山脚下。由此,这位七岁《咏鹅》的神童,赐给了狼山一份诗情,为狼山添了一抹墨彩。
  走近墓园,才知道其实是三墓并排,刘南庐墓和南宋的金应将军墓,分居骆宾王墓两侧。怆然肃立的石牌坊,刻着对联:“碑掘黄泥五山片壤棲,筆傳青史一檄千秋著”,笔刻苍劲硬朗。几步环形石阶,伫立静默,心中凭吊,情绪“山木萧萧风又吹,两崖波浪至今悲”(陈恭尹《崖门谒三忠祠》)。
  狼山上,还有几座英雄冢,如白雅雨烈士墓和朝鲜爱国诗人金沧江墓。还有反映江北抗倭史的抚台李公平倭碑。沙淦烈士纪念碑在半山腰。这些古迹,让狼山不仅人文翡翠,而且格调高远。当然,鉴真东渡曾在此停留避风,也为它添了一行注脚。大圣菩萨驱狼的传说,是狼山的一段神秘。大圣菩萨就是唐释伽僧,是狼山的开山之祖。狼山是大圣菩萨的道场,又供奉大势至菩萨,位佛教“八小名山”之首。从山脚攀展到山顶的广教寺,青烟袅袅,使得狼山香雾氤氲,清静又庄严。
  广教寺的主殿在山脚。大门紧闭,是因为疫情,还是因为想护着佛殿的清静?从广教寺山门左侧的山路往上走,山外暑热,山中却清幽凉爽。先是阴郁中的法聚庵,接着是玲珑峻峭的幻公塔,游山已进入佳境。山道上游人很多,有人说,因为南通旅游景点少,所以都来狼山。其实南通人对江、海见多不怪,故更喜登山揽胜。当然,狼山的秀美和古迹,是人们喜好到此一游的原动力。
  观音殿在半山腰。从登山道右侧,拐一小段山路,一块山间的平整,几栋楼宇,独成一景,这里就是观音殿,还有康熙御书碑。它们藏在山林里,很容易错过,像是要考验人们的虔诚。
  支云塔、大圣殿在山巅,要近睹必须登顶,这是你“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动力。
  山道掩盖在苍翠的树木下,浓阴凉爽。那条旧道贴近山岩,碎石子和糙石的路,路边有青苔,路面泛着绿光,铺成着狼山的拙朴与古韵。外侧的新道,是抛光规整的石条路,宽阔平稳,缓缓向上,似乎更不费脚力。不急不赶,一步步踏踏实实,累了就歇一会,慢悠悠地,一边登山,一边欣赏沿途的景致,不累但很惬意。当然,也许小朋友的惬意是爬山时,还要来根冰棒,或一根热狗。到了振衣亭,抖擞精神再上,就是面江的西看台,正对翠景楼,楼后是供奉大势至菩萨的圆通宝殿,殿后是支云塔,而大圣殿又在塔后。金碧辉煌的殿宇与耸入云霄的寺塔,是狼山峰顶的壮丽。
  
  三
  人们喜欢登山,除了健足、览景,内心深处更是有“山高我为峰”的豪迈和“一览众山小”的激情。昂于峰顶,睥睨天下,人们总是豪情万丈。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孟浩然至广陵》)登上狼山顶,遥望西北,那是长江的源头,江水从三江源的泉孔汩汩而出,还只是细流,但却生就了绵长的个性、磅礴的气势,汇小江,纳大河,摇摆着,起伏着,在中华大地的版图上绵延,成浩瀚之势。到了南通,万里长江宽博浩渺,江面辽阔,江水滔滔,百舸争流。转身极目东南,江南那“十里青山半入城”的虞山,隐约可见;下游那“风起浪花生”的海门,只需一阵征帆。思绪随江流,绕崇明岛而入大海,也是“眼见长江趋大海,青天却似向西飞。”(孔尚任《北固山看大江》)面对如此波澜壮阔的一江浩水,人们激动万分,争先恐后地留影。
  支云塔北侧也有看台,可俯瞰南通城区。近处湿地与林木,点缀着一些房屋,一片葱绿。远处高楼林立,想那里应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南通是“据江海之会,南北之喉”的要隘,江与海的交汇,让它集“黄金海岸”与“黄金水道”优势于一身。沿江串串排列的吊架,是南通造船业的兴隆,一派跃进勃发的气象。江与海的滋润,让南通风调雨顺,气候温和,环境宜居,人们生活温馨恬静,“世界长寿之都”是南通的名片。狼山,是南通的地理地标。尤其支云塔,插云霄,像是贯通天宇的信道,把人间的晨钟,把凡间的愿景,射入苍穹,送达灵霄,也接受着寰宇的佳讯,福佑尘寰。
  在文天祥心中,望狼山是“风起千重浪,潮生万顷沙”,“狼山青几点,极目是天涯。”(文天祥《渡海望狼山》)因为他刚从金营逃脱,正怀着一颗抗金复宋之心,漂泊渡江。面对狼山盛景,他心中更多的是家国情怀,但也有些茫然。而狼山在王安石眼中,是“晓寒云雾连穷屿,春暖鱼龙化蛰雷”,并“始觉今朝眼界开”(王安石《狼山观海》),这是他任海门县令时的豁朗心绪。在八月长江万里晴时,我登狼山,慕着骆宾王的名,仰着狼山的景,看五山翠影连碧浪,望百波滟潋涤潮头,壮美丰富了感观,浩瀚辽阔了胸怀。虽“长江后浪推前浪”,但老骥伏枥,仍有向往大海的激情,仍有做弄潮儿的澎湃。
  外孙女再次诵起“鹅鹅鹅……”,车子却已上返程的高速,可我的思绪却还飘在狼山之巅。
  
  原创首发江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雕刻时光
下一篇:拥抱黄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