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凉聊天引发的愤怒

疫情之年、洪涝之余,是广有些闲人的,拚上几桌麻将,大呼小叫可解一天之闷,阔论家国之事,高声低语热议到汗流浃背可不惘来村囗一番避暑,此正夏之村景也。

就是在昨个,邮差顶着午后毒辣的太阳,将一纸录取通知书送达村口,乘凉的闲人顺便把高登金榜的二妮盛赞了一番,可也勾起了前些日子的一则旧闻,从而引起话场里的一通牢骚与愤怒,尽管风马牛不相及。

旧闻是这样说,湖南某中学考前,由班主任带着本班考生集体跪拜孔子雕像,说是为了宏扬传统文化。小D不善言辞,是零零后,也曾高考落榜,他拨发的愤怒就是因这个而来。

“跪有卵用,即便把地球跪透,也不可能保证能考的上。”他知道,这或许是是一次基本公平的决战,自已虽没能考上,但毕竟自已努力过,无愦于薄祚寒门。

“光从他们的姿势看,也不虔诚,虚情假意。呵呵!”小D又冷笑着补充。

“不错,净是瞎胡闹,一个石头雕像能让你上学?愚民教育!”我接了句。

“这样教学生,恐怕将来出来的不是人才,是奴才了。”又有人说了句。

“即便是做奴才,考上了也保不齐被顶替呢。”又有人说。

是的,顶替是前段日子里的热门话题,此时又被聊起,引得小D瞪大了眼睛,但还没说什么,或许还没缓过神来。他是知道的,从小学到高考的一路艰辛,一但被顶替,所有的努力将付诸东流,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机会也转瞬即逝。然而,他却不知道的是,优质的教育已经安排为优等生与贵族的预留,底层的孩子大多是被放任的,至于有伤于整个国民教育,有害于国之未来,这个问题至今也谁指出来!出现顶替自然也是预料之中的。

终于他憋出了一句骂来:“真他M的缺德!无耻!”

“缺德算什么事呀!在处理时,顶替者虽被除名、但相关人员担刑责极少,当权者更被轻描淡写地以党纪或政纪处分!公平正义也将无从谈起了。”我说了句。

“公平正义?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事还多着呢,新诚控股老总王振华犯案有近一年了吧,前些时候才审!被推定为猥亵罪,只判了五年!能没猫腻?而女童的轻伤级鉴定,却不能认定有强——奸意图,引得一时网愤。更有甚者,陈有西大律师竟还作无罪辩护,真是寡廉鲜耻,有钱能使鬼推磨,说的一点都不错。”有人一下子把话题叉到前些天的副焦点上了。

农村人聊议大多是顺着话扯的,有人说到了这件事,就小议几句,继续接着话茬跑,至于跑到那儿,须看接话人的接茬。

此刻小D听的又瞪大眼睛,有人接着说:“是的,现在的法律是为有钱人服务的,最高法也表过态,应尽力保护民企,如果犯了事,也应疑罪从无,能不捕的就不捕,能不诉的就不诉!”

“这是什么破法律!简直是纵容!简直是庇护!”小D怒了,他的怒火一下了点燃了话场的气氛,谴责与不满成了人们一吐为快的议点。

“这是十足的为有钱撑腰啊!狗屁!啊呸!”小D继续地发怒。

“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从前是这样,我看现在也好不到那儿去。”有人接了句。

“不错!法律就是为统治者服务的,有着明显的阶级性!宽严也有着明显偏向性!比如,对咱农民工讨薪事件的处理,法律的公平公正也只能表现在文书上了。比如,周秀云讨薪被扭断脖子丢了性命,维护开发商利益的警察王文军,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也只被判了五年。更有甚者,四川阆中民工讨薪案,反被告有恶意,涉嫌寻衅滋事,竟被判刑!一切的一切表明,用谎言堆砌出的‘真理’,成了底层的,无产者、穷人被专政指针!没有任何其他原因”。我接着说了句。

“吃柿子挑软的捏呗!什么公平,公正,狗屁!看看外国的人权!咱!没得比!”小D怒火中烧。

“骂几句过过嘴瘾算了,别又被洗脑,前不久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锁喉至死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至今末平息,老美法典也不怎么的。”有人回道。

“不错,种族问题是美国的固疾,底层人受压迫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咱们国轻!这不得不说了,制度是造成这一切一切的根源!”我补充了一下。

“制度?!咱国和老美可是两条道啊!”小D有点疑惑。

“不错,咱们国家自76之变以来,就开启了以美为师的改革之路,经几十年的零敲碎打,社会主义也只剩特色二字了!具有领导地位的工人阶级已沦为被压迫的一族了,出现上述事件一点也不奇怪了。”我回答了小D。

“阶级?现在不兴这么叫了,应该说阶层才对。”小D展示着他的才学。

“只知道阶层,不了解阶级,你就无法知道你愤怒的原因!阶级是在私有制下,处在社会关系中不同地位的集群,形成的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你上高中没学?”我反问小D。

“只是一语带过,老师只说如今已成功地消灭了阶级,并没细至讲解,也不涉猎考试,谁刻意地去研究它呀!”小D说。

“消灭阶级?那只能说是空想吧了,咱不从理论上考教,单单从现实中你就能深刻体会阶级依然存在,压迫与剥削无时无刻不在‘逼良为娼’,住房、教育、医疗给人带来山一般的压力,低收入者更是旧愁未去新愁又至,以至于终日抑郁,极端行为时有发生!也就在今年五一那天,咱村外号叫‘棒槌’的,竟上吊死在颍河岸边的小树上!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在劳动节劳动者竟因无钱看病选择了离开这太平盛世,你不知道?”我向小D发问。

“他是我堂叔能不知道吗,还是我们几个年轻人从河半坡把他拉上来的,惨哟!嘿!就因为长期在外务工,没及时交养老金、没交医保,结果回来了,挣的那几钱时常捉襟见肘,因为有儿子也没被评定为贫困,补救措施也不给,农村人仅有的一点保障竟也没沾边!这是什么事呀!通融一点都不至于……!”小D又激动的骂骂咧咧,怒气更涨红了他幼稚的脸。

“哎!死了也许是好事!省得阳间再受活罪!别嘟囔了,我发现你也成易怒族了,有点象我年轻时一样,不能见不平事,爱激动易愤怒,我如今已是少吃咸鱼少口干了!”我劝了小D一句。

“不平的世道让人气哟!能不怒吗?”小D回道。

“你愤怒的有用吗?没有!能改变些什么吗?不能!我替你回答吧,不是吗!?曾记得,包产到户后,公粮以外繁重的杂税,年年递增,以至于所剩无几!让我,不!让我们农民愤怒过,八几年大规模展开的计划生育运动,扒房、牵牛、导致超生户倾家荡产,让我们农民愤怒过,胳膊拧得过大腿吗?你懂得!九几年,企业改制,几千万下岗工人一片哀怨,我替他们以及他们都愤怒过,还不是一如如即往,砸三铁、减员增效!再后来,为‘银河号’事件愤怒过、为南斯拉夫大使被炸愤怒过、为南海撞机事件愤怒过,……总之,我从一个愤青熬到一个愤老,几十年间,我们改变了什么吗?没有!也就是说,能引起庙堂的注意一定是天塌的大事,升斗小民的一点怨气与诉求惊不动一方神圣!”我也激动起来,冲着小D大声说道。

“那我们就活该如此了?”小D意与我抬杠了。

“可不是吗!看看如今底层的凝聚力,再看看国家制度走向,想回到大道至公的路途上来,确实不太容易。”有人接了句。

“不错!现在连国家都在嫌贫爱富,为了资本,政策法律的都在荒谬地倾斜。昨个长岭县一企业家犯了袭警这样的重罪,人民检察院竟通过了免于起诉的决定!更有甚者,甘肃省省长曾放言‘谁与企业家过不去,我们就与他过不去’!这才叫亲啊!真的亲如兄弟啊!想想看,换成老百姓会咋样?想必都清楚。前面提到过的周秀云其实只是个个案,老百姓想改变命运?难了!”有人接了句。

“不假!如今的党已非昔日的党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初衷、和消灭私有制为己任的宣言,也只写在了旧的党——章里了!为人民服务业已成了过去,现在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只不过是安慰民心的把戏罢了。”又有人真揭真象。

“其实,现在老百姓如此的处境怪不得别人!坑都是自己挖的,当年我们为逮捕‘四——人——帮’敲锣打鼓的庆祝过,举过‘小平您好’的牌子游行过,还为包产到户的新政激动过,更为后来的朱总理备棺执政点过赞,总之,当官宣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时,我们一切的忧怨、悲喜与狂热都是紧随着庙堂起舞的……想想这些这事,再看看现在,确实感觉到我们掉到了自己挖的坑里了,也体会到了小学课本上曾印上的一段话,‘如果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我们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真滋味了。你们说对吗?”我反问了一句。

“很对!不过,并不完整,我须补充一下,课本上的那句话后面还有一句,就是‘……我们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嘿!没法说,仔细品味品味,是不是曾坚决‘不答应’的事,现在不都‘答应’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也!可怜啊!刚翻了身的底层重新又被压上几重山岳!”有人接着说。

小D听的目瞪口呆,直勾勾的望着西沉的斜阳,再无抬杠之意,我这才继续接了话茬:“不错,是被蒙蔽了,可后来知道被蒙蔽了却无一人站出来提出质疑与反对,可悲的是,底层人反而从委屈中求得了一丝安稳,甚至还咂吧出幸福来!”

小D忽然一震说:“是啊!我原以为物阜年丰的,父母把心操着,基本不用问什么事,自恋于网游、心念着八卦,觉得幸福的不得了。今天听你们这么说,才知父辈们是在就泪蘸血地填写着现实打印出的生存表格,承受着如山的压力!嘿!惭愧啊!”

“是的,啃老已是普遍现象!消耗父辈的精力与积蓄似乎天经地义,而自身却不思进取、沉浸于娱乐的惬意、懦弱到毫无斗志,养就了一身奴性!‘少年强则中国强’,直觉告诉我,一代不如一代了。然而,我们社会也做着同样的事情,也在蚕食几千年修成道德水准与善良,拆分着先辈开创的制度架构等等,一切的一切,只能用一个‘嘿’字感叹!”有人批判了一句。

“谁又在妄议国是,前几天胡总(锡进)还在官媒上发推,国家大事自有高层决断,吃瓜群众应以围观为宜,难道你们不懂吗?”进城打短工回来的小D父亲,见我们正聊议的起劲,突然住足开玩笑似的“斥”道。

“就知道是你,吓了我们一跳!这么热天还往工地上跑?”我向小D的父亲打了声招乎。

“热也得去啊,不是想歇着就歇着的,就一个字‘难’呀!”小D父亲望了一眼小D。小D不敢与父对视,见父亲脏兮兮的自觉惭愧随悄悄地溜走。我见此形景随说“天不早了,都散了吧!”大家这才陆续离开村口,离开避暑“圣地”,带着话场里的愤怒与纠结,于暮色中消失在村巷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