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荷香(散文)

喜欢《凤凰传奇》的歌,最爱的一首是《荷塘月色》。听《荷塘月色》时,需放慢心情地听,特别是在黄昏时分,迎着西坠的落日,你可以看见二胡的马尾卷起夕阳染红的云霞,如彩带飞舞;余晖洒古铜色的古筝上,一片鲜亮;美女婀娜,纤纤玉手在琴弦上时起时落,划动出的声响如水珠在荷叶上跳跃,顿时,淋了心情,湿了衣裳。
  不觉间,已是仲秋,黎明河的荷花早开了吧?去晚了,可能就谢了。在学校吃过晚饭,想想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要做。彼时天气正好,时间也够,不如去黎明河看看。
  来到公园的河边,忽地惊了——大片大片碧绿的荷叶,如云盘,似蒲扇,团团簇簇,高高低低,铺满了整个河面。微风袭来,河上绿波荡漾,散发出阵阵幽香。
  悄悄地走近一枝白莲,看着她,也让她看着我,彼此隔着一汪清水,就这么遥遥地看着,白莲出水很高,亭亭的,如挺拔俊俏的少女,不施丹粉,素面朝天。
  想起陆龟蒙的诗:“素葩多蒙别艳欺,此花端合在瑶池。无情有恨何人觉,月晓风清欲堕时。”
  白莲清而香,雪着肌肤玉为容,不落风尘骨自清。她在古人诗词中绽放,穿越了多少岁月的尘埃,在今人的眼中依然是如此地美丽。
  手机里《荷塘月色》的歌在唱:“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
  此时天清地明,周围一片宁静。难得如此美景,让我一人独享。
  小时候,家后面有一藕塘。边上有一水井,井水十分甘甜。夏日里,父亲经常挑着两个木桶到那里打水,回来的时候,会从塘里取两片荷叶放进盛满水的桶中,以免桶里的水在路上泼洒。我喜欢跟在父亲的后面,只为捞一片荷叶盖在头上,享受一下夏日的清凉。
  一日,父亲在井上打水,我却发现在池塘边上,有一小姑娘在洗涤衣裳。那不是我的女同学吗?瞬间,自己感到羞愧难当。当时,我们都上小学二年级了,她是班级课代表,语文特别好,记得作文常被老师当堂阅读。她写过家边的池塘,用过古人的一首诗:“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少年无忧的我,此时被她那一声声捣衣棒声惊醒了,并慢慢开始爱上了诗词,也理解了她面对家前的池塘,那一份坐卧荷香之美的心境。
  后来她转学了,那一方池塘也随水库的泄洪口改道消失了。可那一份随风传递的荷香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又见荷花,隔岸闻香,晶莹的水珠在荷叶上轻轻晃动,那一朵白莲幻化成一张小圆脸,在微风里摇曳,越发得美丽动人。
  《荷塘月色》的歌继续在唱:“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