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秋玉米

秋玉米


  九月一日,农历七月十四,中元节前夜。时间是排定的,不必更改也无法更改,所以此时此刻发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此命非彼命,其范畴超越个体,穿越时空,包含时代次序,人物自然,以及各种偶然与必然。晚上八点多,月亮赶着晚霞爬上东天的树梢,对着霞光微笑,圆圆的铜钲上显现上翘的唇影,似乎在说:走吧,快去追赶你的太阳吧,现在的世界该是我的了。听听,“你的太阳”里是不是有些妒忌跟迫不及待?或许吧。好在表面态度还是温和的。从来没见过月亮着急慌忙,它始终是个有胸怀大丈夫的光辉形象,没有过戈壁滩上沙尘暴那样暴虐无羁、狂放恣肆的神态。它有些像处暑时的细雨,拿柳丝学春天一样轻轻抽打在人身上,慢慢浸入人的心底。只不过,现时浸入人心的已是远望着冷寂的枯萎荒芜,而不是萌动着的明丽希冀。
  十五的月亮十四已经很圆。云隙里钻出来的圆月在秋玉米上晃荡着,像在选择哪块玉米地里哪个棒子更饱满,想偏爱地多照一些。它眨巴着晶亮的眼睛,伸长脖子细致辨认。一块连着一块地里密密匝匝站直了秋玉米,每个都像兵士一样挺直腰身、圆睁眼睛、挺拔身姿。现在的它们已然成熟坚定,连二三级的西北风都吹不动了。风大一点的时候,它们便会挽起手臂,挺起胸膛,翻动叶片,用齐整而宏大的呼啸抵御。它号叫着告诉那些从来没把它们放在眼里,惯于左右它们姿态的风们:在阳光雨露肥水哺育下,在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折磨考验中,我们长大了;那种没有主见任人支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风们当然最会见风使舵。它们惯用的手法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现在看到秋玉米强大到无法指使,便带着些尴尬讪笑道:哪里哪里,我们相辅相成,想起时常对你们的扶持、考验与疏通,想起你们成长中轻快地的歌唱欢呼,看到你们茁壮成长到如此自信,也有一份骄傲自豪呢。好的,我们还忙,还要到戈壁滩上凉快,到沙漠中奔走,到海浪上游戏,到天空中推动云朵,到林海里帮助叶落,就不陪你们了。再见!风扭头拐弯,顺河道一溜烟没了踪影,只有月光高高在上望着它们远去的影子微笑。再一看玉米,浑身银光,整齐的穗头像战争年代民兵的红缨枪头,闪光的枪头下缨络飒飒,煞是威风。这让它不由想到“亿万人民亿万兵”的话来。它想起来这是中国,住着地球上历史文化最悠久的民族。这个民族的特性跟美欧完全不同。他们讲仁义礼智,信义至上。他们没有嗜血的侵略习性,但他们也从来不甘受别人欺侮。“不惹事,不怕事”是这个民族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秋玉米被一股不成规模的流动的风吹动,哗啦啦地翻了一遍叶儿。将要进入梦乡的玉米一齐睁开眼睛来:谁啊,这么没眼力见儿,不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来打搅。流浪的阵风一听好家伙,这秋天的老玉米不敢惹啊,声都不敢出就灰头土脸地溜走了。秋玉米再一次掩好被褥走进梦里。圆月儿勾勾地望着像是千军万马般的玉米阵势,完全被它们矗立坚定的样子所震撼。它从没这样看过秋玉米威风八面到如此程度。在它的记忆里,玉米还是那个绿芽儿,小叶儿,被大风一吹东倒西歪的小苗棵。几个月没太注意,没承想它变得如此铁骨铮铮了。“唉,什么不是在时间里成长?没有它们的成长,怎么能看出我的老迈啊!”它其实也弄不明白自己的生辰八字,但它知道一亿年前照耀过的地方,沧海桑田早已轮换了几回;一百年前到过的地方,现在已然面目全非;四五十年看过落后的中国,已经繁荣兴旺得叫宇宙天地间所有见到者都吃惊。于是释然,一棵玉米的变化,上面不就有时空变化的所有信息,不就是世间所有事物变化的写照吗!
  秋玉米酣畅淋漓地度过一个美好的夜,天麻麻亮就肩扛着鸟雀们叽叽喳喳地迎来新一轮朝阳。圆月站在西天树梢上看着它们醒来憨萌痴呆的样子,倒有些喜悦:它们到底还是年轻娃娃们啊,如我们历经时光打磨,哪儿还有多少叽里喳啦说个不停地欲望呢。秋玉米们确实年轻,它们的生命不过春天到秋天的四五个月,不足半年呢。虽然经历过风吹霜打雨袭,有的还受到过五月雪的刻薄,但与树木、与天地间其他生命相比,它们就算短寿了。命的长短不由它们决定,是由天地分配指派的。老天决定了让谁什么季节种植、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起身、什么时候收割,并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这里最合适它们的话应当是“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个生命都在一个参照系里确定自己的位置,也确定自己的幸福。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有从纵向与横向对比出的不同结果。横向比如果不如其他生命的话,最好是纵向从过去看现在、从现在展望未来。这样一比,是不是能够看到更多的幸福开心呢?过去的土地、肥水等条件那么差,现在有了科学种植、精细管理,同样面积收成成倍增长,种田的农民们个个喜悦挂在脸上。这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兴盛时代,这是与人类一起进入了最好的新时期啊!秋玉米们已经基本成熟,它们等待着九月里“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盛大场景呢!
  是的,等秋深霜落,叶枯穗萎,那肯定是一场丰收的盛宴。那是圆鼓鼓金灿灿的玉米棒子登台露脸的时候,是大型收割机开进田地用轰鸣滚动硕大的轮胎,用钢铁的牙齿咬断硬棒棒的根茎脱下包裹紧紧的衣裳,把名叫粮食的玉米大白于天下,让种植的农民把心安放进肚子、并把一份喜悦推送到他们脸上。这也是若干年前的玉米们不可能享受到的现代化待遇呢。曾记得,提着提筐跟在大人身后掰玉米,掰一个棒子,定然会受到它锋利的叶片在手背上、脸上或者脖子上留下一个血色记号。掰完一块农田,身上的血迹重重叠叠,见风见水像被撒上盐一样。那个记号在我远离玉米田地四十多年的今天,还深刻地叫喊着疼痛;再见到玉米地的时候,会过敏般地发生某种躲避的化学反应。曾经把这种经历讲给孩子听,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质问:怎么不戴手套、不戴口罩、不弄个保护的头罩?然后还会问,那时候没个机器啥的帮人干活吗?出于抓住每个传统教育的机会,我只能细致地给他们介绍当年的生存环境,说如何贫困,连衣服都穿不囫囵,哪里有手套口罩这些东西。不说没钱,就是有钱都买不到个头罩呢。至于收割机,还是人们在前苏联电影里看到的名词……
  圆月,玉米,九月,以及明天的中元节,这些时光排好的事物汇合在一起,就是我所看到并感受到的当下。当然我也荣幸地被时光排进这个序列,才有了这样一份看见感悟的。秋玉米马上就要收了,我会跟乡亲们一起欣赏他们的丰收、感受他们的快乐、幸福他们的幸福。玉米收获之后,西北乡村一年的种植便画下句号。从留下玉米根桩的土地看向前方,冬天在望。今年的冬天会冷吗?秋玉米颗粒归仓离开田地不能作答。我还留在这里。但我只能当马后炮,说去年是个暖冬,未来咋样,实在没法预测呢。
  
  2020年9月1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怪病奇招
下一篇: 父亲•铁锤•石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