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寂静的乡村

寂静的乡村

寂静的乡村(一)
  
  牛与人
  
  大人忙于地里的活,家里的小孩子就散放在家里。五六岁的我整天游手好闲。在村子里闲逛。
  我常常会手拿一根柳枝或一根高梁杆,那是我幼时的玩具,可以随时抽打路边的野草,傍晚把臭水坑的鸭子赶回家,也可以追赶飞来飞去的蜻蜓或蝴蝶。
  喜欢牛,是从队里刚产下来不久的小牛犊开始的,那天清晨,天还有点凉,睁眼起来,见父母已经下地干活了,我塌垃个鞋,鞋邦快当鞋底了,鞋面上已经开了天窗,大脚趾一鼓一鼓的露于鞋外。(直到现在,穿过的旧鞋都因大脚趾头长的原因,过早的丢弃一双鞋)
  生产队的院子里的牛棚多了个黄色的小牛犊,也许在我朝院子里走时它就看到了我,还朝我一蹦一蹦的,它瞪大眼睛看着我。牛犊的眼睛清澈透明,睛睁睁地看着我,我好奇也斗胆过去,想用手中的柳枝去抚摸它的头,牛犊也许感觉到我手中的柳枝对它构成伤害。一尥蹶子跑到牛妈妈跟前,回头看我一眼,低下头向牛妈妈的肚皮供去,我发现牛妈妈的奶子好大,鼓鼓的,小牛犊供了几下,就把奶头叨在了嘴,一边吮吸奶水,一边拿眼睛斜愣我。
  小牛犊吃的香,不时地松开奶头看上我几眼,再回过头去供牛的奶子,叼起奶头吮吸几口,同时也拿眼睛乜斜着我。
  我有些妒忌,想起妈妈,妈妈的奶子。
  阳光正烈的时候,妈妈从地里干活回来,妈妈走得急匆,单薄的衣衫后面那对乳房一颤一颤的,那里涨满了奶水,它已经喂养了我们兄妹四个,我迎着妈妈跑过去张开双手映求妈妈抱,妈妈一边抱起我一边说,不在家看妹妹,往哪跑啥。我什么话也不说,搂着妈妈把脸贴在妈妈的脸上。
  刚进院妈妈就放下我,我跑到屋里喊着妈妈回来了,妹妹一听,哇的一声哭了,妈妈一边往衣服上抹着带着水珠的手,一边抱起爬到炕岸边上哇哇待哺的妹妹,解开系在妹妹腰上的棉布条子(防止孩子爬掉地上用的绳索)撸起衣襟。妈妈那双白又大的乳房暴露在妹妹和我眼前,妹妹一边哭一边迫不及待地把乳头叼在嘴里咕咚咕咚地吮,一边用一只小手揉捏着另一只乳房,一会儿,吃得差不多了松开乳头朝着我笑,笑里全是自豪和满足,我很想伸出手去摸妈妈的乳房也想和妹妹一样抢吃妈妈的奶水,知道妈妈的乳房这个时候是属于妹妹的。但妒忌会使我经常抽打妹妹的屁股和手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