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人把自己葬与物质,
让变异的理念掏空实质。

我那万古遥远,穹宇深处而来灵魂啊,
曾经圣洁,纯真,
与穹苍浩瀚气息一体。
到如今,尘埃千尺,
屏蔽了人天的涓涓脉息;
那温暖柔软的躯体,
仿佛石化僵硬冷冰。
我沉珂四起。

历史中理念与物用日益标新,
物质的辉煌不能让灵魂安息,
失却穹苍的元功护体,
滚滚的物欲,
像分子般无孔不入渗透骨肌,
把灵魂一点点啃噬交付鬼蜮。
我的灵与体就要随尘埃败物,
一同腐去。

裹着努力的外衣,
这沸腾的欲求,
连绵的妄念,
灵与物俱灭的结局,
何曾是我来世的真意?

我求助五千年与神同存的大觉先耆,
我问询可有救世的圣智行世?
我生命遥远的记忆,
温暖修复我的躯体,
让我混元归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喜欢
下一篇:三月二十八日扬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