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八日扬沙

七八级的风
呛人的土腥味儿
口罩和风镜露的部位
沙粒砸上如针刺痛
哭天嚎地的声响
令人不敢前行半步
与扬沙的斗争中
我败下阵来

想起买卖人
嘴边的一句话“刮风减半”
这是他们自己安慰自己
看着窗外
只有风
撕扯着吐绿的树枝

一个人也看不见
或许自己真闲得难受
去外面
想看有无热闹
也不是时候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杨絮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