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诗二首

诗二首

·不做那棵白杨树·
  
   不是说过了吗
  我不会站成黄昏底下的那颗白杨树
  在一个山口
  把一个注视的目光高挑成明亮的灯笼
  你走了,这空旷的山村
  这无声的河流
  这不在娇柔的夜晚
  可是我开始浮在了空气中,一直飘飞
  我不再拥有光亮,弧线,轮廓
  我甚至没有了实质
  谁都看不到我了,这诞生下我的山野
  消失了我的声音还有身形
  这游荡的灵魂
  这被远方稀释完光彩的皮囊
  不被人惦记
  也不惦记起别人
  深秋,高原上一根飘落的羽毛
  高原至大,天空至高
  我是谁,为何耻于面对那只手握黑夜的乌鸦
  背过身去,向世界举起双手
  向爱情举起了双手
  向深爱我的人交出了自己的匕首
  谁都不再保护了
  像蒲公英一样
  不依不靠
  此生只做飘零
  
  ·走进伊甸园·
  
  我们促膝长谈吧!
  我们把匕首投进天河吧!
  我们摘下面具与世界和好吧!
  重新回到那个山村
  回到那个田园,回到泥土的清香中
  这一次我们要记住一些血和伤口
  记住怒涛和飓风过后夭折的花朵
  记住那些电闪雷鸣刀刀见血的咆哮
  残破不堪的四季呀!
  所有的风景一闪而过
  所有的风景碎裂消融
  什么大漠孤烟,什么落日黄昏
  窗外星空绚烂时
  窗内只有背影,鸦雀无声
  今夜那第四十九颗太阳会当空轮过
  体内无数个警钟便会开始敲响
  我们病了,时间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于是目光中有旖旎荡漾
  手中本就握着春天的容光
  从今天起,我们都卸下金灿灿的盔甲吧
  重新走进伊甸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镜子
下一篇:飞扬中凌乱的生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