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身体劈成两半


  《劫》
  
  一米阳光,轻浅岁月
  不羁的过往
  一闪一闪地盘旋
  
  那些细碎的光
  嵌入大脑
  纷杂着千百种情绪
  无力,苍白
  
  有时候,弄不明白
  爱情就像浸泡碗里的桐油
  被动地,以生命精华
  燃尽最后一滴血
  照亮不大不小的房间
  
  许多故事
  由西往东,从南到北
  风雨漂泊
  跌倒又爬起
  
  然细数掌心
  一个一个结痂的旧伤
  黏糊着新的锅巴
  浮现,又拐进死胡同
  
  拐角处
  那段高墙,已静止张望
  那个路口
  充满了焦虑不安
  
  或许,是因为一个你
  碰巧路过我家窗台
  而春天已远离
  
  每次经历
  都是一次难过的驳杂往事
  在时光里纠缠
  或遗忘
  
  一路走来
  有时候,如坐泥潭
  脚拔不出
  心呼不畅,压抑地
  只好待在原地
  不进,也从不后退
  
  但总有一个故事
  会葬掉
  用忙碌来减轻
  呼之欲出的哀叹
  
  只是,春天
  注定埋在雪堆里
  等待蚕食
  
  
  《我们之间》
  
  第一次见你
  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
  你就像随处可见的野草
  无忧无虑地躺在那里
  
  第一次
  你身上携带火花
  用月老的油线
  燃着了我的袈裟
  一烧,烧到心底
  
  第一次
  你若即若离
  装上满满一缸醋
  举着高高的盐
  将我从头淋到脚
  一遍一遍地
  从衣服淋到心里
  从旧伤口里溢出来
  
  第一次
  我生出高山仰止
  你上神坛
  然后,远离尘世
  而另一株野草,只好埋到沙堆里
  等待枯黄
  
  第一次
  我们像两个车轮子
  你做前轮,我做后轮
  中间横隔一根巨大无比的轴
  断绝了两个世界
  
  我们之间
  就像两条轻轨
  走在没有声波的高速上
  你向东,我奔西
  然后,消失在洪流的陌生里
  
  
  《把身体劈成两半
  
  把身体劈成两半
  一半献给文学
  一半献给工作
  从此不忙碌
  
  我要过一种生活
  一半在梦里
  一半在当下
  从此身心愉悦
  
  我要炼出一具分身
  一具回去看看父母,妻儿
  一具留在路上奔跑
  从此两头兼顾
  
  我要寻找另一个自己
  一个暖家,生活事业有成
  一个孤独终老,寻求诗作
  从此了无遗憾
  
  车轮已走了一辈子
  我还在水深火热里挣扎
  没有家
  也没有诗
  
  如果身体能劈成两半
  一半遇见你
  一半和你诀别
  从此两不相欠,也不相忘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夜半
下一篇:诗七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