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四月的回忆

四月的回忆

◎ 诗是一个站台
  
  历经千辛万苦
  我终于找到了
  一个隐在深山的车站
  
  这里砾石满地
  杂草稀拉、枯荣生灭
  任由天变、地化……
  
  撂荒的那个小小车站
  站台没有熙来攘往
  亲人的叮嘱
  情侣的握别、挥手
  跟踪笛声、黑烟的远盼和奔跑……
  
  而我,非常留恋这份
  荒凉这遍杂乱
  我要在此寻觅奇特、怪异的石子
  我要找找有否我从未见过的
  奇花、异草……
  哪怕虫蛀、鸟啄的残叶
  皲裂虫蛀的树洞、伤痕累累斑点
  
  多想,寻得一块
  我的心爱
  多想,最不起眼的一叶小草
  一张叶片
  让我眼发亮,心紊乱
  
  我愿在这里驻留
  做一位护路工
  为来来往往的绿皮
  举绿灯、摇绿旗
  ——迎来送往
  将我的诗歌
  随着车来人往
  在汽笛的鸣唱中
  让诗情与诗行延
  绵延……绵延
  
  2021年4月26日
  
  
  ◎ 在沙滩上
  
  多年前的一个清明大假
  全家人去了三亚
  我特别喜欢,那些雪白的沙滩
  也喜欢泡海
  在蜈支洲岛,我戴着游泳圈
  我自由自在泡在海天相连的海里
  也仿佛在云里飞天
  忘记回归的时间
  
  十岁的孙子找来了
  拉着我的游泳圈
  带我游回雪白雪白的沙滩
  
  孙子刨开一个沙坑
  露出一张红彤彤的小脸
  让我咔咔咔留下这一瞬间
  
  至今孙子已经考研
  这张倒片——让我回到了
  那帧难以忘怀的画面
  2021年4月26日
  
  
  ◎ 当我经过一座人口稠密的城市
  
  也许,我真的太过幸运
  刚从蜈支洲岛回家
  便迎来妹妹、妹夫千里迢迢
  从新疆赶来
  
  我们一同去到上海
  浦东、陆家嘴、城隍庙
  直冲云霄的东方之珠……
  
  我们不分早早晚晚
  无数次往返、流连外滩……
  南京路更是必须打卡的地段
  
  去的太早,游人还没来到
  在南京路上,我们突发奇想
  一曲曲舒缓的华尔兹
  姐妹翩跹、雀跃
  吸引了不少惊诧的眼睛
  这一瞬,被随行“记者”
  ——妹夫
  为我们留下了一帧“珍贵的存照”
  2021年4月26日
  
  
  ◎ 小白马
  
  深刻的记忆刻在坝上
  的影视拍摄基地
  颤巍巍跨上了一匹白色小马驹
  
  面临古稀
  只好请求马主人陪同驾驭
  
  多想,背后上的马主
  是我田园牧歌里的梦寐……
  一股温暖来至后背
  酸奶、酥油和草原特有的奇香
  直抵鼻息
  瞬间,沉入甜蜜的梦寐
  
  如此的驰骋,此身第一
  第一次疯狂,过了“一把瘾”!
  
  当我从梦中醒来
  依然弥漫着一份难以诉说的甜蜜!
  2021年4月26日
  
  
  ◎ 断木
  
  在喀什葛尔
  砾石、杂草遍布原野
  一望无涯的戈壁滩,远远被雪山拥围
  
  矮小、干红、驼色骆驼刺……
  连天、接地……
  迎着清冷、刺骨的,嫣红如霞的朝阳
  
  一群疯狂的初来者
  手舞足蹈,摇动帽子、纱巾
  欣赏着荒凉戈壁滩上
  欢乐的剪影……
  
  一根断木,横陈
  枝桠上没有一片叶子
  树皮皲裂,横七竖八……
  多少故事,记载仔细
  多年年轮——清清晰晰
  
  孤孤零零,即便千年等待
  即便寒风凌冽、日照炽烈……
  也要等到——那个
  愿意聆听——一个孤魂发自内心的
  述说与呻吟
  2021年4月26日
  
  
  ◎ 最后一枚硬币
  
  已剩下最后一分
  市面已不再流行
  那是我的一件珍藏,一份私密
  
  记得么,那一年,你给了我两千“港币”
  我太了解你的脾性
  ——“愉快”地留下两百
  其余的,请你“留给孩子”
  
  虽有些犹豫
  ——那个川妹的“辣”
  不得不“遵从”
  
  那是我们最后一面
  多少次的“计划”
  都被“变化”扼杀、湮灭
  从此,只有书信往来
  
  后来,便被厚厚黄土阻隔
  随时拿出那那枚一分的硬币
  用热泪洗去沉积
  用手心焐热
  用汉字反复擦拭……
  恢复昔日亮泽
  
  2021年4月26日
  
  
  ◎ 他醒于飘过房顶的歌声
  
  那首歌,从山间的茅草缝里
  随着冉冉炊烟
  遥遥飘在山间,与白云组成牡丹
  ——一团团,一朵朵……
  那是山间放羊、打柴
  自编、自唱的儿歌
  多么熟悉、多么亲切的旋律……
  
  还记得那些土里吧唧的词么
  反正,我是一句也未曾忘却
  2021年4月26日
  
  
  ◎ 又怎样
  
  即使,那些歌词,深刻于脑海
  悠扬缠绵的伴奏与旋律
  始终出至,一双巧手
  自削、自戳……
  精心制作的一支牧笛
  来至心底
  娓娓倾述、释放的心曲
  
  可是,如今,只有我
  ——一人留人间
  那牵肠挂肚的笛声
  随时随地——刺痛
  早已穿孔的耳鼓膜……
  2021年4月26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诗七首
下一篇:夜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