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是千山万水,早已是梦绪心痕

一定有一条河流竭尽全力
  一定有一汪大海遥遥相望
  
  山水卧胸,烈酒入手
  插着翅膀的心承受着冗长的引力
  
  自由,疲惫,机械,死循环着
  不寡不淡,等待光影入梦
  
  人是剧中客,剧演心中意
  人群里,发下一场场无关紧要的生死之约
  
  前一个,这一个,下一个
  像一个个齿轮,吻合、分开
  
  阳光细密细密,攀爬那些无中生有的身影
  微妙的部分被分成几个段落,早已是千山万水
  
  早已是梦里心痕,来自涟漪的寓意
  在遥远的某个期限,那注定的海棠开不得、败不得
  
  【蝉灭】
  
  太阳躺进金色的河道
  叶子不再明艳,连诗意都染上些微苍凉
  
  秋风停了下来,该迁徙的都在迁徙
  菊花熠熠生色,暗语着某些有和某些无
  
  蝉灭声寂,一开始就辜负了秋色
  风月内敛、灵魂萋萋,你们好——
  
  被辜负的人四合暮色
  穿过街头巷尾,勾连自己生活的曲线
  
  尾声了、不想了
  有那么一会万物消解,大地已开始沉睡
  
  远处寺庙的钟声时断时续,敲进时光的空隙
  远比人间声色来得更执念、更恢弘
  
  是的,我们无法一直活在惊鸿中
  每一次撕下日历的时候,恍惚都带着青苔的气息
  
  【圆满】
  
  比如这盏灯,如此纯良
  罪孽和业障止步吧,落进尘泥
  
  比如枯叶、比如无花的蔷薇
  还有无边际的回音,谢谢你们
  
  褪去色彩,归于皴法
  我还漂在浮世,或者说
  
  抱着一座泥菩萨一声不响地修行
  时光那么快,菩萨那么慢
  
  灵山寺摇摇晃晃,山门弘大,袈裟如云
  众生的命纹佛都知道,众生安能接住虚空的佛旨
  
  灵山寺巍然不动,鼎沸的木鱼声中
  给出的暗示都是明路,麻雀的惊慌来自于红尘
  
  我的世界可大可小,吞下的果不谓功德
  不苦了,没有受戒的灵魂,不苦了——
  
  菩萨让我空,枯荣随缘,什么时候
  梧桐子厌倦悬挂,落入尘泥打坐、圆满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