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指甲

指甲

1.指甲
  
  隔一段时间
  它就被人当做刺头抱怨
  说它刁蛮,说它执拗
  没一个说它是值得珍惜的
  
  它比不上支撑人站立的骨架
  比不上五脏六腑,甚至
  比不上眉毛
  还给人提供装饰功能
  
  一次次上演的骨肉分离
  一次次交出的弯月
  就那么生长就那么死亡
  交出来的这一份白骨
  只为限制着人心痒难耐
  
  2.山里的黑枣树
  
  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听凭山顶经年累月的风
  一点点的把我剥离,一点点
  把我送到山坡,去和阳光
  商量扎根的事情
  
  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我保证飞舞的时候
  不给人世留半点阴影
  我不哭、我不笑、我不喊
  我肯定不打扰你
  
  想我了的话,我就在那个
  你知道的地方等你
  什么?你居然忘了?你忘了
  忘了,忘了?忘了!忘了……
  
  那趁我醒着,我告诉你地址
  很好找到的
  我头顶的蓝是一蓝再蓝
  我脚下的土是一红再红
  我有刺,我微小,我满山满坡
  记住了吗?那么永别了
  
  3.活着
  
  他对她笑了:流氓
  他对你笑了:色鬼
  他对狗笑了:白痴
  他对花笑了:恶心
  他对鸟笑了:神经
  他对悬崖笑了:想寻死了?
  
  “他怎么那么多笑?”
  “不知道,脑子可能有病”
  “一个大男人整天跟个女人一样”
  “嗯?这难道不是生活情趣吗?”
  “多关心一下蔬菜涨价的事情吧
  你儿子该上高三了吧?”
  “嗯……老大已经上班了
  老二还在上五年级”
  
  4.我要去故宫
  
  我决定明天早上去紫禁城
  乞求天子把秦淮浆影里弹唱的
  那支歌赐给我,做我的女人
  我将在她飞旋裙摆上安放一首诗
  借淡淡的翅膀,在江南夜色里安身
  
  我知道宫的范围,我知道乌鸦
  我知道殿前的月光,我知道有猫
  这些皇家的东西,如今都成了
  深邃这个词的绿叶,是的
  如今所有天子都没有了,我知道
  
  但你不知道
  在一盏枯油灯里打坐的天子
  那个撤退到影子之内的天子
  厌烦了尘世的缓慢
  已经赋予自己神性的解脱
  我去,我求,我一直得偿所愿
  
  5.色象之慨
  
  暖风拂面,阴阳合和
  万物交替,初醒的槐花
  在各自一方水土
  清点来者以及离人
  人间即将处处青衫小袖
  当世时,炙热奔赴马踏的天涯
  
  云头花纹的屋檐下
  蝴蝶自远处携诗酒而来
  阴凉处的清爽仿佛触手可及
  出发,只在呼吸之间一个小决心
  当是时,人世已经不是
  从萌动走向繁花,所以说
  想就去做,搞不死人的
  
  一个光阴更改另一个光阴
  一片绿色交接另一片绿色
  我等这耗不起的残生,还能有
  几次打磨,将来肯定的是
  墓草越长越高,坟头越来越低
  命只一次,珍重珍重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江城子•挽歌
下一篇:立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