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像佛经般浩瀚

◎天山天池
  
  破镜重圆,破涕为笑。可天下镜子
  并不都是圆的,笑容也有毛边
  像针叶林濯足的池水,马牙咬过之后
  白云也有伤痕
  
  风是最好的医师,你看不见他
  天池却尊从他的吩咐
  把鹰翅划破的镜面缝合
  让蓝天继续温暖在梦幻中
  
  博格纳雪峰呆立在童话里
  像一头白牦牛卧在天山雪线上
  它眼里天池是一片寂静草地
  它想吃这片草,但却够不着
  兀鹰在空中看着笑了
  骄傲在水面布施碎银
  
  在天山天池,雪松覆盖着时间
  像油画里的翠绿色块
  但时间总有空白,阳光无论怎样鲜亮
  也无法掩饰岩石下的阴影
  就像我借助游轮和索道
  依然看不清天池的深浅
  
  ◎达瓦昆沙漠
  
  男人有时候百无一用,就像荒漠里的英雄
  只会以失踪让亲人心痛。达瓦昆
  以女人的名字命名,水就漫了上来
  铁板似的沙漠也渗出柔情
  犹如一首诗,充满情怀
  语言也摇曳着生命
  
  生命不会在古墓里再现
  可我们总想着在遗址上捡漏
  不放过每一棵沙枣和骆驼刺
  实在找不到所爱,就摘一片馒头柳叶
  夹在胡杨和龙爪榆的星空里
  像某些向日葵向着奢望旋转
  
  沙漠里北斗最亮,但也有人在白天迷失
  有些事物进入太深就难以返回
  就像达瓦昆对面是塔克拉玛干
  那里有彭加木和余纯顺
  他们一直被跋涉者模仿
  但从未有人敢超越
  
  ◎香妃墓
  
  睡在里面的是香妃还是香香公主
  或者都不是
  爱过皇帝还是爱过总舵主
  也许都爱又都不爱
  身上的香味姓回族还是维吾尔
  蜜蜂也分不清
  
  少女朦胧在金庸笔下,风华绝代
  花看花萎,鸟见鸟遁
  唯有帝王和英雄天可怜见
  还有夜空镀金的新月
  昆仑山下叶尔羌河如镜的流水
  都照见过你身体里的甜
  
  白杨树朝着香妃的一面光滑如雨水
  另一面却被虫咬满了伤疤
  香甜是爱怜的药,百虫不侵
  犹如我们的心,不到香妃墓
  香妃就一直美丽在想象中
  去过之后,香妃永远消隐在墓里
  
  ◎敦煌月牙泉
  
  就像在唐诗中读李白
  宋词里品河豚鱼
  柯平说,那是河鳗的表兄
  想象越千年,苏东坡比想象年轻二十年
  
  扯远了,喝茶在沙漠里有点奢侈
  何况是月牙泉,一叶茶舟
  在瀚海里越泡越瘦
  像弦月,色如沙
  
  沙随风走,水往低处隐
  月牙泉旁孤楼如少年,胡杨如画戟
  面对身前身后的喊沙声
  荷戟独苍茫
  
  此刻蓝天静如水,无波
  可我依然不敢乘坐滑翔机
  我怕从天上往下看,月牙泉
  像骆驼倒下前眼中含着的一滴泪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席地而坐
下一篇:空山流云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