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 > 城春草木深

城春草木深

◎小城
  
  暮色里,小城升起摇曳的灯火
  溢出了窗口
  每一个回家的人,都接纳过光的问候
  
  我们正在挥霍的时光,是多欲的春天
  在一场花事里策划着缤纷的梦
  桃红和梨白,像一群鲜艳的女子
  都将迷失于某些角落
  
  让一河绕城之水保持行走姿势
  需要引来大雨,一些人决堤了的感情
  他们从河畔路过时
  影子比树叶还薄,更轻
  
  我有时会乘淡的月色,只身走上天台
  看夜色向浓,灯火渐次凋谢
  然后等星星出来,尘世开始空旷下去
  
  ◎仲春
  
  暖风拂地时,旷野有了旺盛的情欲
  对镜梳妆的人
  曾在花下赏花,月下赏月,向春天邮寄
  第二封情书
  
  把三月带进尾声部,是人间蓄谋已久的
  你听过的曲子不止是鸟鸣
  还有我唱出的流水
  进入了山间,小溪,都将成为主旋律
  
  借一笔春风,在婆娑树影下填一阙词
  我也蓄谋已久
  现在春已过半,野草愈加茁壮,葱郁
  而我腹中的文字还很清瘦
  
  你之所以如此犹疑不决
  皆因为爱得小心翼翼,走得过于缓慢
  跟不上春天的步伐
  
  ◎野草之势
  
  春日有雨水
  野草的长势,轻易就显露了它的性子
  油菜花交出金子色彩
  在低丘上,把家乡之美又炫耀了一遍
  
  烟火纲举目张,顺从时间的节奏
  续生火焰
  若等到秋风来了,它们就会揭竿而起
  让我相信命运经过燃烧,必能重生
  
  钢铁丛林也只是幻境
  坐落在人们内心抵不及的远处,或高处
  我们曾从泥土中走来
  终究会像野草一样,又走回泥土之中
  
  汽笛声淹没了无数个白昼和黑夜
  我们习惯了沉默
  在陌生的城市里拼命,潦草地活着
  
  ◎驿站
  
  某个黄昏落幕
  一座城接纳了流光溢彩
  一些人在驿站煮茶,或论酒
  从彼此的方言里,听懂了故乡的春天
  
  痴想着作一介书生,携伴童,赴京考
  在宋时的春风里
  把前人的际遇再走上一遭
  梦里也有飞花令
  有妙龄女子,在青楼等我
  
  记忆由远及近,打马而来
  又随风而去,尚留有早年雪花的蹄印
  书桌上的宣纸过于空阔,虚张
  只待我手篆一幅,亦作我多年的备忘录
  
  当夜色抬升,人声相继散去
  然后我将自隐,混迹于一片墨香中
  
  ◎老街
  
  被老街留住的往事,在青石板上泛光
  爬墙虎越攀越高
  高过木窗台,一个人的头顶,整个节气
  我渐渐矮下来
  一低头就看见人世沧桑,也换了容颜
  
  林立的楼阁造出一些旧巷子
  有深邃的眼眸
  人影三三两两,被巷口吞进去,吐出来
  又走进了谁的丹青中
  
  在街上步行一天,会看见昔日的堂皇
  是另一种幻象
  而现在,我乐于坐在茶水摊前
  与路人寒喧,说着毫无根基的语言
  不知不觉,天色就深了下来
  
   2021.03.31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