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可否复活

1、《复活》可否复活
  
  昨夜,走在《复活》里
  人,却在红尘里
  
  人在红尘里,影子却在《复活》里
  我不知道,如何来区别
  
  也许,我也会坐上一列孤独的列车
  去寻找,那个落寞的小站
  
  但不知道,那位让所有人远离的神
  是否允许
  
  
  2、干旱的浊漳母亲河
  
  耕者都知晓,那一条浊漳河的伤痛、悲吟
  她在这干旱的沧海间,一天天消瘦
  从未有停留之意,笼罩在瘦骨嶙峋的影子里
  她被炎炎烈日,掠夺了奔涌的激情
  又被滚烫的风,烧焦了柳叶娥眉
  还有那波光粼粼的诱惑
  她把自己和积云的生死流放
  干涸、裸露、驱亡
  她的两岸,任凭一个个苦苦挣扎的禾苗
  列队殉葬。而心中的龙王
  一位越来越不关心人类的天神
  怎不听菩萨的旨意?把龙口收紧
  使人类,不再询问上帝,是否有慈悲
  只因是人类,就总会牵挂那母亲河
  可不可以放纵一下,把那玩世不恭的龙王捉来
  囚于河床,还一个碧波荡漾
  可不可以把殉葬打倒,从而不再有殉葬
  
  3、盖着棉被做梦
  
  总想问,有谁曾盖着厚厚的棉被做下的梦
  待醒来后,就可实现了?这不过是
  一个再也不能老套的传说,很似滑稽
  俗话那么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然梦的前身,是烟柳和云月
  或许有不愿苏醒的人,还想做个好梦
  而更多枉然的人,直到看见忘川河影才肯回头
  并在漫长的夜色下,惶惶不敢入睡
  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凝望天空
  出神、迷茫、恐惧。那些做过梦的人
  什么时候?怎就看作是流星
  一群逐着一群。使掉落于江湖的银汉
  又黯淡了几分。我知道,有的流星,并没有消逝
  像在童话中打了个盹,它们仍活在自己的掠影里
  被眼球,一闪一闪地抹去,并永久地
  停留沉默在瞳孔晃过的帷幕中
  沉默间,没有人甘愿说出自己的梦
  也就无从洞晓,月桂是否从梦中走过
  
  4、诗人来到了云竹湖
  
  云竹湖等于琼池。再也找不出
  一个比美丽更美的字眼
  镶嵌成诗人的眼珠。眼珠是绿色的
  云睑,想关也关不住
  可诗人,偏偏把一面属于诗人的旗帜
  举过头顶,带领着飞艇
  向波涛冲锋——
  此时,诗人是将军,所有的鱼,都是士兵
  诗人的诗,是烈烈风鸣,是号角
  吹舞着流光掠影。最耀眼的
  还是那一朵红彤彤的飘扬着的牡丹花
  在浪雪花雨间,独自绽放
  使得诗人忘掉了,脚下的输赢、生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蜕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