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座城里,我其实没有一头野猪大胆

从三点到五点
  隔着对面工地的灯光
  可以听见远处的鸡鸣
  有些夜,依然还是安静的黑色
  
  我担心那些鸡
  会在天亮之后
  被关进笼子,押赴市场
  但我知道,在他们的无畏面前
  我的担心是多么怯弱
  
  我还担心,赶路的清江
  会在某处,被石头
  以及一些溺亡的鱼的骨头撞疼
  甚至于,我的心口里传来沉闷的回响
  
  因为庄稼被损坏了
  乡亲们开始议论怎样去收拾
  放药、用电、安夹子、还是套
  这让我突然想起,昨天下午
  曾谈论过的关于上吊的事情
  在这座城里我其实没有一头野猪大胆
  因为一场瘟疫,它们成为幸运儿
  为了生存,可以从容就义
  如果有哀乐,该是多好
  我想起26年,母亲寒碜碜的葬礼
  
  高速路上的车轮,呼啸而过
  而在此刻,我只得向在车祸里
  丧生的人们,致以诚挚的道歉
  夜晚之前,是黄昏,黄昏之前
  是下午,下午从采风团的合影开始
  我所能宽恕的,是这个世界的险恶
  而我所不能容忍的,是人心的不善
  
  天平街在白昼里会打烊吗?
  有些人,低廉的出卖肉体
  有些人,高价的贩运灵魂
  而我,则以活着等待死亡的宴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回家,回到红沙
下一篇:期待幸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