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话九十四

◎《黑人白话》
  张宏文建议:防护与等待,自保与排外。
  
   ◎《黑水白沙》
  有一种付出,不仅为了成就别人,也包括成全自己。记得上小学时,冬天里起大早到教室生炉子,同学们进来时屋子里暖融融的,我的心里也暖融融的,尽管大家并不知道生炉子的人是谁。
  
   ◎《黑人白话》
  把昨天的烦恼踢到河里,把今天的快乐揣到怀里,把明天的祸福交给上帝。
  
   ◎《黑人白话》
  黑人眼里的张宏文医生:第一是专业人士;第二是有良知的专业人士;第三是有良知敢于说真话的专业人士;第四是有良知敢于说真话但不一定都说对的专业人士,第五是有良知敢于说真话但不一定都说对也非行政权威的专业人士。
  
   ◎《黑水白沙》
  说来很巧,黑人正是在四十三岁那年,从一个笑眯眯的小朋友手里,接过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当时遭人陷害的黑人不无沮丧,且有那年生日的自题诗为证:人到四十三,日已过中天,坎坷下山路,道道鬼门关。不过,当黑人读完《苏东坡传》,感觉便大不一样:一是与“乌台诗案”相比较,黑人这点磨难根本不值得一提;二是以“黄州功业”为典范,黑人彻悟出挫折竟是人生契机;三是听“大江东去”之吟唱,黑人才真正懂得何谓胸怀博大。如今二十四年过去,黑人因祸得福,否极泰来,潜心写作,积沙成塔,相继出版了逾百万字的个人文集《听剑集》《检索黑人阿明》《大树歌》《落英缤纷》,目前正在编辑整理二百万字的系列文集《黑人白话》《黑水白沙》《黑马由缰》《黑手涂鸦》。试想当年,如果官场得意或者商场发达,不是文山会海就是灯红酒绿,肯定没兴趣也没精力更没素材写下这些思考人生、诉说心声的真情文字,搞不好还会身陷帮派或者锒铛入狱。那才叫乐极生悲,得不偿失。因为黑人知道自己,也有七情六欲,并非不败金身。所以才要感谢那个笑眯眯的小朋友,感谢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感谢苏东坡的黄州、惠州、儋州,甚至要感谢厄运,感谢恶人,特别要感谢文学。很难想象,没有文学的苏东坡,没有诗词的苏东坡,没有笔墨的苏东坡,怎能从自己的四十三岁重新出发,一路向南(难),最终登上中国文化和世界文明的顶峰。
  
   ◎《黑人白话》
  做事有信、有度,做人有容、有礼。是否?判人。
  
   ◎《黑人白话》
  艺术,是人生一切苦难的调剂者!(林风眠)文学,是生命所有画面的调色板。有了艺术与文学,艺术家和文学家就没有绝世的理由。
  
   ◎《黑人白话》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头些年,一提“教养”二字就和资产阶级思想观念联系起来;近些年,我们已经很资产阶级了,可还是没有教养。看来,教养和阶级无关,只和文化、文明有关。
  
   ◎《黑人白话》
  加强营养和锻炼,提高免疫力和自愈力,不能完全依赖口罩和疫苗。该吃肉就吃肉吧,胖了总比挂了强。
  
   ◎《黑人白话》
  尽管季节还在三伏之末,晚上的天已经凉了,特别是脚凉,早上起来痰多嗓子痒,赶紧喝“连花清瘟颗粒”,还有黄芪百合煮水。生活就是这样,天热的时候盼天凉,天凉的时候怕感冒。不过,黑人还是喜欢天高云淡的秋天,特别是桂花飘香的秋水和秋山。感冒也喜欢。
  
   ◎《黑人白话》
  如果社会进步,原先正常的人和事就可能不正常了,比如娼妓;如果社会堕落,原先不正常的人和事就可能正常了,再比如娼妓。
  
   ◎《黑人白话》
  某些公权力厌恶公知的声音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有时看到公众声讨公知便觉得有些奇怪了。公知——关注公共话题和社会问题的知识分子,替弱势群体说话的知识分子,对公权力试图监督和制约的知识分子。比如反对垄断资本和权力资本的无限扩张,比如反对商业教育、商业医疗、商业养老、商业住房……可是,如此“义举”却时而遭到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社会大众的攻击,因为他们被打上了汉奸、叛徒、卖国贼的标签。由此不难想到鲁迅以及鲁迅笔下的弱势群体,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当年的鲁迅就是典型的公知,在野时的共产党内也有许多公知,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都是公知。窃以为,有公权力的公知应当为民做主,无公权力的公知应当为民说话,无论在朝还是在野,公知都不应当成为贬义词。应贬的倒是“私知”,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良知、屈从强权的的知识分子。一个健康的公共权力体系,需要一种全方位全天候的社会监督网络,公知便是其中之一,老百姓应当知道他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