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我喜爱的花儿们

1、向日葵
  
  我想为你们改个名儿,傻傻地,一厢情愿地,不止一次地。
  干嘛老赏咱半个太阳的头衔而又只让咱趋向于他?向日葵?咱去掉一个“向”字不行吗?
  君不见,春来抓一把咱的籽实儿,撒向黑乎乎泥土。拔节生长、穿刺秋天的,赫赫然一枚枚太阳。
  有你们在照耀,高处不胜寒的危局砉然化解。
  你们的脸庞,密密麻麻攒满了太阳的血性、颜值和热力值,时刻准备着,把丰收的喜悦弹射给黝黑粗糙的手掌,亲吻那一条条在辛勤后傻笑的掌纹。
  脸上没有五官,却远远不止五官,长满了心心相映整齐划一的眼睛,被时光的纤毫擦得铮亮而炯炯有神。
  金色柔发不仅仅是护卫和美化你的脸庞,更是挑逗炽热的风,跳荡出太阳足以惊艳整个太阳系的舞姿!
  直说了吧,在我的眼里,你们就是一颗颗太阳。晒熟的,是一整部人类社会的稼穑史;照亮的,是大地回馈天恩的缤纷文字。
  甭嗔怪多事之秋肃杀之冬了吧。小太阳们弯腰垂首,不是慑于冷酷权贵之淫威,也不是为颅内空空而颓丧。
  同泥土一样质朴的思想者,其实是在闭关修炼,为来年蓄积更多的太阳能。
  至于那些大朵大朵的金黄,不妨犒赏在艺术驿路上苦苦跋涉的梵高们,无论是喂养其生前的孤独,还是繁衍其身后的盛名。
  
  
  2、棉花
  
  丰腴了秋的娇容,丽日和风,挽起丝丝坏笑走来,搭讪着你,觊觎你揣着的桃,色色撩开桃的衣襟。
  性感乍现。白花花的肉,或者说肉乎乎的花,绽开,袒露,晒心,但绝不卖弄。
  你定然懂得:风情,并非都是用来卖弄的。
  此桃非彼桃。
  不是高挂枝头、腮帮嫣红的桃,恪守的是低处的光阴,透出的是土地一样的皮色。
  成熟之日乃是开花之时。
  温暖、温情、温良的生活相中了你。
  说你是冬日里的大众情人,一点也没有拔高,更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说你是花,不如说你是一条植物形态的蚕。
  不然,你怎么会将全身心爱字牌纤维素绵延不绝吐绽成一朵朵固态的实物的云?
  这,固然是你自身情动于中而形于外的需要,在更大程度上,何尝不是农业之于你的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一份彼此高适配度的默契?
  你不是花,至少不在百花园中占有一席,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你坦然拥有花这张经典名片,以你质本洁来质本白的绝对纯情。
  用柔软力克坚硬的冷,以蓬松营造温情,以质朴包孕幸福……
  她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驻扎着一颗利他的心灵。
  你裹在长绒里的中国心,为世界跳动,在新疆无垠沃野撰写全球纺织大系的洁白史诗。
  纵然,西天滚滚,黑幕重重,罪恶的飞沫频频来袭,你洁白的长绒,始终编织地球的球衣。
  球衣上始终立着洁白的五字:中国新疆棉。
  
  
  3、稻花
  
  泥里水里发轫的白发,拱出来就绿了,绿成你芊芊的诗苗。
  瞧那日下月下、风里雨里,云里雾里、霜上雪上,广袤无垠的水田涌动多情的季节,守时的节气。
  坐在高高的谷堆上,极目四望,无限极拉长视线扩张视野的是你貌不惊人香袭人的小花,随后,才是你浩瀚的稻浪稻茬乃至稻之魂。
  君不见,由你领衔主演的粮食大片组成浩瀚而整饬的方阵,厉兵秣马,整装待发。
  君不见,你率领的方阵正以叙事诗的韵脚,平平仄仄挺进土肥水美的农业深处。
  丰饶让你愈益谦逊,沉甸甸一弯腰,风就从你金丝般稻叶上纷纷滑落,并借势将流连其上的我的手眼我的心,拌进时空的多彩拼盘。
  月出,不惊山鸟,开启我心房里的农夫痼癖,倾倒一盆月色浇灌你的苗穗。
  无时不在的稻花香,从形而下到形而上,无影植入;然后乘势去分蘖心田里正自葳蕤的诗意。
  
  
  4、槐花
  
  在我高高仰起的视域上,你,也只有你,能把开花这样的美事,举到云雀与白云相互攀比的高度。
  鸟语花容装潢着的光学角度,不把我的草帽削落,不足以彰显你执意扮靓这个暮春的仪式感。
  我的青春系在南方一群留鸟安贫乐道的翅子上,有眼也不认识你。就算爬上过你朴实的树干枝丫,也不知道你可以在北国举事一样举起一个崇高的花季。
  当你以平面布景的形式贯穿一出大戏,拉动七仙女与董永的爱情行走于天上人间,我终于知晓世上原来还有你这么高雅而又特接地气的花朵。
  为了一睹你成林成片占座偌大云天的风采,我把属于我的老而不衰的时光,裹挟到北方。
  你的脚趾有多长,有多少叉,有多少弯?我没法挖开那么深厚地掩埋着,不,培育着它们的沃土去一一丈量、历数,我只是惊讶于你的树身,相对你竖直向上顶着的那块天,只是一个点之于一个面,一根细细的伞柄之于一圆硕大的伞面。
  我不想也没必要褒贬你回馈阳光风雨以及植树者辛劳而盛开的花季。平心而论,你的花季并不鲜艳夺目,尽管一次次夺走过我咔嚓咔嚓声声快的相机眨眼高频次。
  走过风,走过雨,走过北方温煦而粗犷的春夏。在广袤的林地,我的目光沉下来,沉下来,在好一片辽阔的淡紫普蓝的花海里沉沦。是你的花季悄然谢幕,缤纷委地。夏,始盛开;你,不落寞。
  至少,有我在用心陪你。轻轻地,我来了,我不忍用重力加持于焦点的脚践踏你满地落英。
  那么,用心灵渗出的爱液涂满全身,用我尽可能大的面积拥抱你吧,直到时间这个腐蚀剂把你消弭于大地深心,把落英关于你的记忆烙进我的骨骼。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