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秋风不跟茅屋玩了

当秋风不跟茅屋玩了
  
  从不微我的堂侄刚刚微了我一信
  就一视频
  啪啦啪啦秋风打熬不住
  不跟茅屋玩了
  撤出最后一根风骨
  决意不朽的百年祖屋朽了,垮了
  
  骨头们扑地时像摔跤
  挽着抱着别着扭着叉着楞着
  黑湿厚重的稻草就算光凭一己之力
  也足以压死骆驼
  何况木柱木檩竹片墙没骆驼鲜活
  早熬死百年光阴也熬空了自己
  
  只是要保存最后一笔茅屋秋风么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秋风之于茅屋的一系列迷恋
  如无限循环小数般的破开缝补破译设密
  
  至于一茬茬田野盛产的金发
  何以在鳞鳞大厦丛林中找到如此古朴孤陋
  绝无仅有的头颅并密密植入
  我问过充值太多风雨阳光的骨头们
  
  是的,是一种需要
  是骨骼金发食色性也的需要
  是骨髓做最后努力流动农心的需要
  当这种需要被当成累赘直至反噬如梭日月
  不朽就朽了,垮了
  
  从视频里我似乎看见了秋风的面孔
  没了茅草的帽子,原来很一般,也很哲学
  我听见它呐呐地说
  沉舟侧畔,废墟之上该有什么
  会有什么
  
  ◎蚂蚁和它们的诺亚飞舟
  
  一群蚂蚁小憩
  坐在一片梧桐落叶上
  落叶趴在岩石上
  岩石嵌在马口里
  马口只是河埠码头一处凹陷
  
  一会儿蚂蚁上天了
  起因吗
  没有,只有起风
  一片落叶,成了蚁群的诺亚飞舟
  
  落叶好想乘风直上原枝丫
  风不这样想
  急急徐徐跑跑停停上上下下兜兜转转
  叶脉们血脉贲张又纷纷吃瘪
  叶飞,依然归不了树
  
  也没保住诺亚飞舟的形象
  蚂蚁没受过跳伞训练何况也没有伞
  是否和铁球同时着地来不及考量
  落叶再度作舟,普渡蚁航
  飘临马口,不够
  着陆岩石,没完
  直抵岩石一洞口
  
  送佛送不到西
  送蚁总得送到家哦
  
  ◎写意晨昏
  
  想绑缚这一峰峥嵘么
  你瞅瞅水看看山发啥奇思妙想
  你说无须用这条玉带
  就近用朝日霞帔即可
  
  一群乌鸦向红丸子飞去
  直到每一片羽毛都红得发紫
  每一声鸦鸣都打疼峰腰
  你才肯放飞鸦嘴永远也够不着的丸子
  
  更大一群不甘寂寞的白鹭
  水里水面低空不断切换舞台
  灵动鱼虾做了痴呆看客兼美餐
  在鸟嘴里还在摆尾点赞
  
  白昼只剩几许余晖
  白鹭精疲力尽睡在舱中梦霸三栖
  
  唯有高空哇哇盈耳
  乌鸦的翅膀再度熔金飘红
  欣欣然飞往山坳间那株老槐
  那一个个斑痕累累的咯吱窝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